您的位置:环球网>评论>国际>正文

王文访韩日记之二:怎么俘获韩国芳心?

我有话说 字号:TT
2014-06-19 08:39:00 来源:环球网 责任编辑:翟亚菲 作者:王文

  2014年6月18日 星期三 晴 初稿于从大山回首尔的高速大巴上

  长1公里、宽200米左右的首尔光化门广场是韩国的政治心脏。广场正北宫殿门上写着硕大的“景福宫”三个汉字,这个相当于北京故宫,它的后方就是总统府青瓦台,宫殿前侧是韩国人最崇敬的世宗大王雕像。两旁高矗大楼上最显眼也是“朝鲜日报”、“东亚日报”等大报的中文字样。站在广场,中国人会很容易地感受到汉字文化与儒家传统在韩国的影响力惯性。

  然而,在广场旁媒体中心的午餐会上,坐在身旁的《京乡新闻》副总编洪仁杓告诉我:“在韩国,最有好感的国家是美国。在美国有200万韩国人,但在中国,只有100万。”他还说,不是很了解的韩国人都会认为,中国是威胁。在很多韩国人看来,美国仍是最大的梦想之国。“中国人太勤奋了,韩国人在中国很难获得成功。”这位曾驻北京八年的资深韩国媒体人不停地感慨,而我则一边用微信与北京的研究院同事沟通着后天的工作事宜,一边附和道:“是的,我们每时每刻都得工作着。”两人相视而笑。

  洪仁杓的陈述折射了美国、中国这两个世界最强经济体在韩国的悖论存在。中国与韩国的地理距离,比美国要近10倍以上;中韩贸易额约3000亿美元,是美韩3倍以上;每年去韩国的中国人将近500万,人均消费超3000美元,是美国人的近2倍。但韩国就像是一个身在曹营心在汉的少妇,念念不忘远方的山姆汉子。中国要俘获韩国的芳心,必须要吃透美国的魅力到底在哪。

  不能怪韩国人的脚踩两只船,也不必吃干醋,要深思与评估的仍然是中国崛起对外幅射的深度与广度。韩国人是在中国旅居最多的外国人;韩国是中国周边经济影响力最强、双边关系最密切的国家之一,即便这样,美国仍然是韩国人心目的最爱。这不是什么独特现象,2013年,全球有120多个国家的最大贸易伙伴是中国,最大贸易伙伴是美国的只有70个国家左右,但要说各国最有好感的国家,中国肯定整体上落后于美国。

  洪仁杓似乎看出了我的沮丧,安慰道:“中韩建交才20多年,美国与韩国结盟都60多年了。中国是韩国的新希望。”这也是事实。种种迹象表现,韩国正在出现二战以来最大的西移之势。资料显示,韩国赴华留学生数量(6.2万,2012年)正在接近赴美留学生(7.3万,2012年),美国和中国是韩国最多的两个留学生目的地。过去11年间,在中国的韩国留学生占全部留学生比重从10.9%增加到26.4%,在美国留学生则从38.9%下降到30.7%。在我所在代表团的5位陪同人员里,其中有一位就认为学汉语才有未来,并选择9月份到北京留学。

  韩国财阀也在把盈利的宝押在了中国身上。2014年5月,三星电子在西安高新区一期投资70亿美元(全部项目将达200亿美元),生产世界上最先进的10纳米闪存芯片。这是中国有史以来最大的一笔外国投资。韩国企业比日本、欧美企业厚道的是,愿意把最好的东西都拿到中国来生产,而不是把过剩产能转移到中国。这也是韩国绑定中国经济的重要标志。大财阀掌控韩国经济的命脉。三星集团的销售额约占韩国经济总量的20%,前十大财阀资产约占到60%。富可敌国的三星崛起进程,折射着韩国崛起的历史;而三星的走向,又牵动着韩国经济的未来。

  这些年,韩国人对中国的示好是显而易见的。今年初,韩国归还过去视为“敌军墓地”的志愿军遗骸;文化创意公司、明星经纪公司几乎都在瞄准中国市场;韩国官方反复申明,现在是中韩关系有史以来最好的时刻,是最需要两国高层相互走动的时刻。

  韩国的示好代表着中国对周边国家的内心俘获持久战的初步效果。在韩国的影响力是否能成功拓展,直接检验着中国对外的亲和力、吸引力、包容力、领导力。在韩国成功了,在其他国家也能继续成功。

  很长时间来,中国舆论都在担忧,周边各国纷纷倒向美国的危险,比如蒙古、朝鲜、缅甸越南巴基斯坦,事实是,那些国家从来就没有单独在中国怀抱的时候。夸大革命时代中国的周边影响力,既是对1978年前中国外交史的美化,也是对当下中国实力拓展的自卑。相反,现在舆论与智库都要未雨绸缪的是,周边国家想投怀送抱,中国是否有足够的接纳力?

  生意往来不是一切,要构建国家影响力与接纳他国,让他国觉得很重要、很有好感,必须要在经济、贸易之上,跟进更多的政治、文化、社会甚至还有军事因素。美国明显在后几项占优,过去中国人总是忌讳后几项的竞争,现在中国应当更坦然与自信。这种自信主要来自于国内,35年来中国国内的最大成功仍限于经济,现在正在努力的结构调整与国家转型必定伴随着政治、文化、社会、军事的强大。国内的成功,自然会外溢至国际影响力的成功。这也正是中国对周边国家接纳力量的来源。

  2013年12月,韩国617名教授问卷调查,将“转迷开悟”作为韩国新年第一成语,意为“从烦恼中脱离,看到事物的真实面貌。” 朴槿惠也随后承认执政一年确定存在着如四字所说的“烦恼”。不过,这位创造多项历史的韩国女总统没有说,她烦恼中的元素有多少美国的成分?她内心是否认可的“真实面貌”,即四项“经济复兴”、“国民幸福”、“文化昌盛”以及“构建和平统一基础”执政大纲的真正外部希望就在中国?

  韩国想要脱离烦恼的欲望,暗示着时间是站在中国一边。对于中国而言,需要的仍然是定力和耐心。(作者是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执行副院长,近著有《大国的幻象:行走世界的日记与思考》)

免责声明版权作品,未经环球网Huanqiu.com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分享到:

点此查看新闻表情排行榜请选择您浏览此新闻时的心情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