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环球网>评论>国际>正文

尹承德:“新柏林墙”能隔开乌俄吗?

我有话说 字号:TT
2014-06-23 15:58:00 来源:环球网 责任编辑:翟亚菲 作者:尹承德

  近来俄罗斯乌克兰关系急剧恶化。在双方之间发生一系列严重事件之后,乌首次发出了可能与俄断交的威胁,并于6月20日关闭了全部与俄边界;俄则重新加强边境驻军,乌指出俄在俄乌边境重新部署了2万军队,对乌形成威慑态势。俄罗斯总统普京还突然命令俄中部军区武装力量从6月21日起进入“完全战斗戒备状态”。外电认为,俄乌两国存在断交以至兵戎相见的危险。

  俄乌关系紧张升级是乌变局恶性发展的结果,并与乌新总统波罗申科在西方的怂恿与支持下,推行比乌前临时政府更加西化强硬政策密切相关。他就职伊始即高调发布“四不”政纲,即不改变乌亲欧盟立场、不允许乌实行联邦制、不放弃对克里米亚的领土主权、不停止对乌东部的“反恐战争”,即打出了“靠西制东”的旗帜。为此,他采取“两严一亲”方针。

  “两严”:一是对俄严厉,针锋相对,甚至公开呼吁西方“惩罚俄罗斯”,还破天荒地决定沿2000公里乌俄边界修建7米高的隔离墙,以为靠这种“柏林墙”式的“乌克兰长城”能将乌同俄隔绝,乌就可以维护国家统一,并随心所欲地完全融入西方;二是对乌东部亲俄地区严厉,强化对亲俄民兵的军事打击,仅6月20日一天,即打死亲俄民兵数百人,使之遭受乌危机以来最惨重的损失。现在波罗申科在完成对乌东部冲突地区全面包围的情况下, 宣布从6月20日晚至27日单方面实行停火的“和平方案”,同时警告在这期间亲俄力量如不放下武器即予以“消灭”。俄称这一“和平方案”实际上是限期要乌东部亲俄武装无条件缴械投降的“最后通牒”,最终只能成为废案。

  “一亲”是向西方“一边倒”。波罗申科一改前临时政府暂缓同欧盟签欧盟联系国协定经济部分的决定,不顾乌东部地区经济可能受影响,决定立即签之,并主张尽快加入欧盟。他还强调要同西方加强军事合作,称乌准备接受美欧“任何军事援助,包括从封锁领空到海上封锁”,流露出希望成为北约成员或准成员以接受其军事保护之意。这些都触及了俄所能容忍的底线,使俄难以不作出强烈反应。

  基辛格曾说,在当代条件下,乌克兰不应在西方与俄罗斯之间选边站,同西方结盟或同俄罗斯结盟都是自取灭亡的选择。基辛格的话可能有些过头,但其关于乌不应选边站的观点却是真知灼见。乌舍此而行“靠西制俄”之策决不是其自身之福。乌俄关系割不断,而俄也不会容许在自己的卧榻之旁出现一个敌对的乌克兰国。从历史上看,早在一千多年前,乌克兰地方就崛起了一个基辅罗斯国,奠定了今天俄乌共同文化的基础。1654年乌并入俄前身之莫斯科公国,从1922年至1991年,乌是苏联的一部分,苏联解体后乌才成为一个正式独立国家。这就是说,300多年来乌是俄和以俄为主体的前苏联领土的一部分。从人文上看,乌俄同属斯拉夫族,同信东正教,在乌有约1000万俄罗斯族裔。从经济上看,乌东部地区是乌工业重镇和经济命脉所在,而那里的经济严重依赖俄罗斯。在这种情况下,不要说筑一道“万里长城”, 即使筑多道“万里长城”,也阻断不了乌同俄这种历史悠久而又千丝万缕的血缘关系。

  在地缘战略上,乌紧邻俄国土腹心地带,乌首都基辅离俄西部边界仅400公里,是俄最紧要的战略缓冲与战略屏障。一旦乌加入西方联盟,俄彻底失去乌克兰,俄西部战略空间将被西方剥夺殆尽,乌将从俄的传统势力范围变成西方遏制俄的最前哨。那么,俄不但如布热津斯基所言,将“失去帝国地位”,而且其本土战略腹心地区也将直接暴露在北约的兵力面前,从而失去安全感。这是美欧竭力拉乌“脱俄入欧”的主要考量,也是西方实施“防俄弱俄战略”最狠的一招。这是俄绝对不能接受和听任的。因此,普京对乌划出了两条不得逾越的红线,一是不得加入北约,二是不得迫害乌东部俄裔居民。这关系俄的兴衰存亡,俄将坚持到底。

  乌总理最近指责俄罗斯欲毁灭乌克兰,这未免言过其实。但乌政府确需三思而后行,不要轻易越过俄的红线,以免招致灾难性后果。须知西方鼓动和支持乌“脱俄入欧”纯粹是为自身利益,不是真正为乌着想。其计谋给乌带来的祸害又只能由乌买单。前车之鉴尚在,乌不能再上当。(作者是中国国际问题研究基金会研究员,前中国驻美国大使馆参赞)

免责声明版权作品,未经环球网Huanqiu.com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分享到:

点此查看新闻表情排行榜请选择您浏览此新闻时的心情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