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环球网>评论>国际>正文

王嵎生:冷战思维的“幽灵”和中国的“照妖镜”

我有话说 字号:TT
2014-06-26 11:15:00 来源:环球网 责任编辑:翟亚菲 作者:王嵎生

  ——纪念和平共处五项原则60周年感言 

  60年前,在中印缅领导人共同努力和合作下,催生了和平共处五项原则。那是一个民族独立和解放运动、反帝反殖风起云涌的时代;也是冷战已拉开序幕,美苏将争夺世界的时代。

  和平共处五项原则的诞生具有很强的针对性,是那个时代的需要,对维护国家主权和民族独立、反对干涉内政;对维护世界和平、反对战争;对推动不结盟运动、促进平等互利合作等很多方面,都发挥了历史性作用,至今仍具有不可忽视的现实意义,具有强大的生命力和凝聚力。

  历史在发展,社会在演变。上世纪90年代初,苏联解体,东欧剧变。但冷战并未真正结束,冷战思维仍像幽灵一样在世界、特别是美国和一些北约国家徘徊,世界仍不太平,甚至很不太平。和平共处五项原则仍然是人们用以应对冷战政策行为的重要“武器”,但随着时代变迁和发展中国家大面积兴起,国际力量对比发生了历史性变化,和平共处五项原则的内涵也更丰富了。

  邓小平继提出“和平与发展是当今时代的两大主题”之后,在1993年APEC领导人非正式会议之前,他又进一步明确提出“把一个什么样的世界带到21世纪”的问题。他说,本世纪打了两次世界大战,扔了两颗原子弹,其它冲突和局部战争不计其数,把这个大好世界搞得乱糟糟的。两极格局和冷战结束后,国际关系发生了一些积极变化,同时也爆发了许多地区冲突和错综复杂的矛盾。现在离本世纪结束还有好几年,如果经过我们的努力,克服困难,排除障碍,为人类带来真正的和平与繁荣,那么世界人民将会感到我们做了一件有意义的好事;如果进入21世纪后,世界还是呈现出一个乱糟糟的、没有安全感、经济艰难的局面,我们就无法向世界人民交代。“这是我们这一代领导人必须认真探索和解决的重大问题”,历史注定我们要承担这样的责任。当时中国领导人在西雅图APEC会议上的主旨发言就是根据这一指示做的,引起国际社会广泛关注。

  十年磨一剑,经过新的实践和总结,中国领导人胡锦涛提出要“努力建设一个持久和平、共同繁荣的和谐世界”,并指出,这是人类“崇高目标”,“符合世界各国人民的共同福祉”;为了实现这一伟大理想,应该倡导“互尊互鉴”和“开放包容精神”,也引起国际社会的热议。

  近两三年来,中国新领导人习近平高屋建瓴,站在历史唯物主义高度,继承和发展了和平共处五项原则精神,提出构建不冲突、不对抗、相互尊重和互利共赢的“新型大国关系”。这是中国坚持走和平发展道路在新形势下的适时反映,具有鲜明的时代性和针对性;也是中国“外交新政”和大战略的重要组成部分。它向全世界表明,中国决不会走“国强必霸”的老路;也向包括美国在内的所有大国释放了中国的善意和诚意,牵动着全世界人民对和平、发展与合作的殷切期盼。

  现在中俄已经建立了牢固的新型大国关系,而且颇具时代特征。中印两个最大的发展中国家正在逐步向着新型大国关系迈进,也颇具代表性。中国还正在同“金砖国家”一起,朝着新型大国组合方向发展,这也是史无前例的。中美两国领导人也就建立新型大国关系的大方向取得了共识,尽管美国方面目前仍在对中国“两面下注”,但主张“正面下注”的有识之士日益增多,还是令人可以谨慎乐观的。

  构建“和谐世界”和新型大国关系,与和平共处五项原则是一脉相承的。它们基于和平共处五项原则,又顺应时代潮流,更上一层楼,深入发展了和平共处五项原则;它们是新时期冷战思维和冷战宣传的照妖镜,也是对形形色色“中国威胁论”旗帜鲜明的否定。(作者是前驻外大使,中国国际问题研究基金会战略研究中心执行主任)

免责声明版权作品,未经环球网Huanqiu.com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分享到:

点此查看新闻表情排行榜请选择您浏览此新闻时的心情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