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环球网>评论>国际>正文

俞晓秋:伊拉克“第三场战争”加剧中东风险

我有话说 字号:TT
2014-07-01 10:30:00 来源:海外网 责任编辑:翟亚菲 作者:俞晓秋

  眼下,伊拉克正在经历着一场新的战争。一边是什叶派政府军与ISIS(极端武装组织“伊拉克和黎凡特伊斯兰国”)和逊尼派极端武装在国内大部分地区激战,另一边是库尔德人谋独立。6月24日,库尔德自治区主席巴尔扎尼接受CNN专访时称,将寻求正式脱伊独立。27日,美国务卿克里突访沙特,分别与国王阿卜杜拉和叙反对派领导人贾尔巴会面,要求二者在抑制ISIS发挥作用,并表示将向叙反对派提供5亿美元援助。沙特先前曾要求伊政府组建一个全国和解政府。上述动向使伊拉克目前的混战局势显得更加扑朔迷离。

  当前的战事可以说是伊拉克正在经历的“第三场战争”。前两次战争分别是1991年美国根据联合国安理会决议率领盟军发动的第一次波斯湾战争和2003年美英在没有联合国授权之下单独发动推翻萨达姆政权的第二次波斯湾战争。

  不同于前两次波斯湾战争,这场战争的主角不是美伊两国,而是伊拉克什叶派政府军与ISIS逊尼派极端武装,美则扮演了“介入”的角色。这是一场ISIS极端武装、逊尼派地方武装与什叶派政府军、什叶派地方势力之间,ISIS极端武装与库尔德武装之间,以及“基地”国际恐怖分子也参与其中的混战,是以两个教派为主涉及全国和跨国界的内战。其背后还受到在伊拉克有教派利益的周边地区什叶派或逊尼派主导国家政治势力的影响和支持。战争的进程和结果将对中东地区国际关系带来变化和长期影响。这场战争使伊拉克正在滑向“名义一国、三分天下”的边缘,甚至有出现国家分裂、改变国家原有版图的可能。如果这场战争真的造成“伊拉克与黎凡特伊斯兰国”的产生,不仅在伊叙两国间将出现一个“国中之国”,还有可能进一步冲击第一次世界大战后形成的中东地区现行国家版图。

  2003年3月,美国贸然动武推翻萨达姆政权,对伊拉克实行占领和政权改造,点燃了伊国内长期潜伏的教派和民族冲突的“导火索”。这场“新战争”在2004年两次“费卢杰之战”时就已萌生。在第一次战斗中,反美旗帜下什叶派与逊尼派武装联手抗击美军。在第二次战斗中,什叶派武装却没与逊尼派武装联手,两派关系开始渐行渐远,而后分道扬镳,直至今日逊尼派地方武装投向日益坐大的ISIS极端武装,共同对抗什叶派政府军。

  这场教派间、民族间、跨国界和多种势力介入的战事之激烈残酷,是现代世界上少见的。对于如何平息这场内战,国际社会似乎显得无能为力。目前,美国无意也无力再全面介入伊内部事务,更无救治“良方”。美国防部已明言,在伊执行军事使命、携带炸弹和导弹的无人侦察攻击机旨在保护美军顾问和外交人员,而不会协助伊军打击ISIS与逊尼派武装。专注内部整合与乌克兰危机的欧盟北约也不想干预。伊拉克周边国家表面都在观望,实际在幕后激烈角力。日前,伊国内反对派提出建立“救国政府”以平息内战的倡议,被马利基总理为首的什叶派政府否决,使什叶、逊尼两派实现政治和解暂时无望。

  正如叙利亚内战仍处在胜负难分的胶着状态,伊拉克内战也将呈现类似的局面。在双方进行总动员的情形下,教派与民族之间的矛盾对立很难缓解,这场战争一时也难以平息和终结。中东正成为当前世界上的“高风险”地区。

  (俞晓秋,国际关系学者,海外网专栏作者)

分享到:

点此查看新闻表情排行榜请选择您浏览此新闻时的心情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