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环球网>评论>国际>正文

王海运:中国对“颜色革命”的警惕性不足

我有话说 字号:TT
2014-07-30 02:35:00 来源:环球时报 责任编辑:翟亚菲 作者:王海运

  自本世纪初乌克兰格鲁吉亚爆发“颜色革命”以来,以“街头运动”推翻合法政权的政治动乱先后在多国发生。近一两年发生在西亚北非国家的“阿拉伯之春”,本质上也是种“颜色革命”。“颜色革命”无一例外地将有关国家拖入内斗不已、民不聊生的深渊,引起广大发展中国家特别是转轨国家的高度警惕。但是,我国相当部分学者、官员不相信“颜色革命”能够在大国发生,缺少必要警惕。那么,我国真的不存在发生“颜色革命”的危险吗?认真考察“颜色革命”发生的各种影响因素,所得出的结论恰恰相反。

  从发生“颜色革命”的国家看,普遍具有以下特点:经济社会发展滞后,社会矛盾长期积聚,贫富悬殊、分配不公现象突出,民众对政府怨气大;意识形态与西方大国不同,而又部分放开了“自由民主”,对防范街头运动缺少必要准备;亲西方民主派坐大,发展成为能量很大的政治势力,有的还建立起反对派政党组织;外部势力与国内亲西方势力联系紧密,拥有多种渗透渠道和操控手段。

  对照我国,虽然经济社会快速发展,但是多种社会矛盾大量积聚,特别是分配不公、贫富悬殊问题相当突出。随着权贵利益集团形成、贪污腐败盛行,加之反对派势力借助新媒体恶意煽动,相当部分民众中出现“仇官、仇富、仇国企”的危险情绪,针对政府的群体性事件接连发生。有充分依据认为,我国已形成敌对势力策动“颜色革命”的社会土壤。而对于这种危险我们却长时间估计不足。

  我国被西方污为“专制政权”。作为大国,我国维护社会稳定的能力较强,但是言论自由空前放开,各种政治性社团明里暗里形成,亲西方反对派的有组织行动日益增多,处置难度越来越大。加之新媒体高度普及,亲西方民主派间与外部势力相互勾联的渠道畅通。一旦有事,他们完全有条件公开举旗、此呼彼应。

  更令人揪心的是,外部势力代理人阶层已大成气候。长期接受西方灌输、崇尚西方价值观及各种学术理论的亲西方知识精英队伍十分庞大。他们接受西方政府和NGO资助,极力引导中国走全盘西化道路。他们在网络空间建立起话语霸权,对于任何肯定党和政府的言论总是群起围攻。还有一大批“裸官”,其子女配偶移居国外,财富转移国外。很显然,西方势力代理人阶层已在我国形成。一有风吹草动,这些人定会成为外部势力在我国策动“颜色革命”的中坚力量。

  美国日本已将我国作为主要战略对手,不仅从外部对华围堵,而且千方百计从内部搞乱我国,包括策动“颜色革命”、制造社会动乱。经过多年经营,他们插手我国内部事务、影响我国政治生态的渠道很多、能力很强。一旦国内发生涉及政府重大失误的群体性事件,特别是经济发展严重困难时,他们必然内外勾连、借机生事,策动以推翻共产党、建立亲西方政权为指向的“颜色革命”。

  一旦发生“颜色革命”,我国和平发展的政治环境必将遭到严重破坏,不排除出现政治分裂、经济衰退的巨大危险。如是,中华民族崛起为世界强国的希望有可能再次丧失。笔者呼吁,一切希望中国发展强大的人们对“颜色革命”必须保持高度警惕。各派人士只要还有一点爱国心,都应团结起来,共同打击亲西方势力的嚣张气焰。党和政府则必须在努力缓解各种社会矛盾特别是打击贪污腐败的同时,尽快采取坚决果断措施,消除亲西方代理人坐大所带来的巨大危险。有必要学习俄罗斯,制定“外国代理人法”,堵塞外部势力渗透的各种渠道,消除“颜色革命”的危险。▲(作者是中国中俄关系史研究会副会长)

免责声明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分享到:

点此查看新闻表情排行榜请选择您浏览此新闻时的心情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