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环球网>评论>国际>正文

刘杰:“伪价值化”,让西方民主扩张失灵

我有话说 字号:TT
2014-08-05 16:18:00 来源:人民日报 责任编辑:翟亚菲 作者:刘杰

  西方民主的失灵是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爆发以来人们关注的话题。一方面,西方国家仍然把自己塑造为民主的化身,在世界各地扩张其民主价值;另一方面,日益衰落的经济实力又导致这一扩张正在受到日益强烈的质疑与抵制。

  在当代,公开和有竞争的选举被视为西方民主最基本、最核心的制度形式,但正是在这里,资本对民主的控制成为公开的秘密。从根本上讲,西方严密的选举安排不过是为资本控制政权提供了便捷的途径,以至于人们普遍坚信,谁能从有产者那里筹集到更多金钱,谁就更有可能登上权力宝座。美国的民主以“钱袋的民主”著称于世,花钱多的一方入主白宫早已成了美国的政治惯例,金钱被称为“进入白宫的钥匙”。

  20世纪90年代初期,国际政治格局的剧烈变化成为工具化的西方民主“伪价值化”的历史性转折。西方在占据了国际政治和世界经济的超强势地位的同时,刻意把自己塑造成了国际道义的化身,在虚幻的“华盛顿共识”下,西方世界坚信“历史已经终结”,对自己的政治制度抱以莫名的优越感,以傲慢与偏见对待所有与西方政治制度不同的国家制度。那些新自由主义者们,甚至臆想出只有西方民主才是唯一合理并必须在世界范围内进行推广的价值体系。

  基于此,西方肆无忌惮地在世界各地推行“民主运动”,任何一种非西方的政治制度都会受到严厉的舆论攻击和打压,与西方民主价值不同的国家都被贴上“不民主”“威权”“专制”,乃至“无赖国家”的政治标签。

  在同样的心态下,西方把自己臆断为民主标准的制定者和裁判者,把其他地区和国家民主状况的评价简化为一条基本的标准:只有按照西方的意志和方式发展民主的国家才是可以接受的,任何与西方标准不一致的民主形式都必须给予强大的政治、经济甚至军事压制。然而,很多被西方改造成的所谓“民主”国家的人民并没有得到西方有力支持,最初因失业、贫困而抗议的民众不但没有因此改善自己生存状况,反而陷入了更加持续的政治动荡,甚至连人身安全都难有保障。可以说,西方在实现了民主扩张的目的后采取的是不负责任的放任自流做法,打着解放被暴力统治的人民的旗帜破坏了原有国家秩序后,又让这些人民陷入更无穷尽的暴力和无序之中。

  人们越来越意识到,资本对民主的操纵和滥用导致了经济的衰退与福利的削减,进而导致民众严重不满。“伪价值化”终究无法改变西方民主的工具性实质,尽管在大多数西方国家内部,资本对民主的控制仍然是强大的,但无疑已经显露疲态,“伪价值化”的西方民主扩张失灵是注定的结果。

  (作者为上海社会科学院政治与公共管理研究所所长、研究员)

分享到:

点此查看新闻表情排行榜请选择您浏览此新闻时的心情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