庞中英:“金砖银行”要有新发展观

2014-08-15 02:35:00 环球时报 庞中英 分享
参与

  在全球经济治理处于特别困难的时期,在严重缺少真正的全球治理的情况下,金砖国家成立了新发展银行和应急储备基金。对于金砖五国来说,这是一种全球治理解决方案。金砖合作对全球治理的影响将超出金砖集团,在未来逐步显示出来。目前,非洲和拉美开始从金砖合作中受益。

  然而,从国际合作制度创新的角度,我不得不担心的是,如果金砖合作只是简单地模仿世界银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那么,真正有价值的国际制度创新就非常不够。

  所有金砖国家都是世界银行和IMF的成员。所以,新发展银行和应急储备基金脱胎于世界银行和IMF,是青出于蓝。银行的名字最后没有叫金砖开发银行,而是新发展银行,这个变化耐人寻味。“金砖”一词来自华尔街,顺势而为,借用而已。当进入具体合作,这些国家舍弃“金砖”,反而用“新”来称呼这家银行,足见其不凡的抱负。

  一方面,金砖国家从世界银行和IMF中受益,但另一方面,金砖国家也对世行和IMF代表的西方在全球经济治理中的统治有所不满,抱怨自己的发言权不够,于是他们成为两大机构改革的推动力,要求民主化。因此,金砖银行的游戏规则不同于世界银行。金砖国家中经济实力最为强大的中国没有谋求绝对控制地位,这体现了中国主张的国际关系民主化。但是,游戏规则还是有一定的类似性。可见,金砖合作在促进全球经济治理的国际制度创新上有进展,但也有不足。

  许多人认为金砖合作是对世界银行和IMF的挑战。实际上,从制度创新——即全球治理的软实力的角度,金砖国家的挑战仍然有限。金砖合作既然独立于世界银行和IMF之外,与其竞争不可避免,所以制度创新是成功的保证,也能贡献于未来新的全球经济治理。

  新发展银行的关键不是一个不同于世行的开发银行,而是在理论上不同于世行指导思想的新发展观。无疑,新发展银行一定会促进金砖国家和其他全球南方国家的基础设施改善和互联互通,但是,是否会带来“新的发展”?即颠覆长期以来西方强加给非西方的发展观,尚未可知。

  一个也许绕不开的争论焦点是,中国模式或者印度模式或者巴西模式,是否就是新发展理论?只有金砖国家探索出真正的可替代现有世行和IMF主张的发展理论,新发展银行才是真的“新的”。

  一般而言,“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但是,金砖合作是一项前所未有的联合冒险,现在谁也不知道金砖合作未来能否会更成功。金砖合作是对美国和欧洲主导的西方自由秩序的挑战,同时也是对这一秩序的某种有益补充,其成败系于许多因素,其中在制度设计和指导思想上是否代表21世纪全球治理的方向才是关键。▲(作者是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环球兵器库为天下军迷,倾力打造环球第一兵器数据引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