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短房:当奥巴马取消了休假

2014-08-21 11:07:00 新华网 陶短房 分享
参与

  奥巴马要回去上班了——据CBS报道,原本按部就班跑到马萨诸塞州玛莎葡萄园岛,去享受一个天天都有沙滩和高尔夫球假期的奥巴马,当地时间8月18日不得不提前返回白宫上班。

  按照《明尼苏达论坛星报》的评论,能迫使近来对高尔夫球痴迷入骨、一向将假期视作神圣不可侵犯权利的奥巴马回去上班,动力主要来自内外两件事:“内务”系8月9日,密苏里州圣路易斯市黑人少年迈克尔·布朗被警察打死;“外务”则是伊拉克的那些烦心事。

  撇开“内务”不提,单说“外务”,原本奥巴马8月7日宣布“有限空袭”后,便把其伊拉克战略的主要侧重点,放在逼伊拉克总理马利基“脱袍让位”,和向正被极端武装“伊拉克及黎凡特伊斯兰国”(ISIS)猛攻的伊拉克库尔德自治区直接提供军援、向被围困在辛贾尔山区的雅兹迪派提供人道主义援助上。8月14日,马利基终于“下课”,奥巴马才貌似松了口气,放心筹划海岛假期,何以没过几天功夫,又忙不迭回去上班?

  正如许多分析家所指出的,在客观上,奥巴马政府的一系列伊拉克对策,并没有起到多少实质性作用。

  奥巴马煞费苦心策划的空袭,规模既有限,目标也让人费解。日前他接受媒体采访时,令人奇怪地将空袭的目的,解读为“保护美国在库尔德自治区首府埃尔比勒的外交官,和防范针对少数教派的‘潜在的种族灭绝危险’”。老对手麦凯恩称,奥巴马此举“等于告诉国际社会,美军只打算保护在危机现场的美国人”,这固然尖酸刻薄,却也并非毫无道理,而“不设时间表”的说辞固可解读为“只要需要随时可继续炸下去”,却同样可理解为“不一定非限时炸出成果,慢慢炸着也挺好”;即便美国高级将领、参联会成员威廉·梅维尔中将也坦承,这样做最多可迟滞、但无法完全遏止ISIS在埃尔比勒省的攻势,更不用说在伊拉克和叙利亚其它地方了。事实也的确如此,ISIS针对埃尔比勒的攻势稍有缓和(原本许多人也不认为他们有能力持久巩固地维持此前战果),但当地的人道主义灾难在继续。更要命的是,ISIS似乎已开始有意识地加强对外渗透,这意味着原教旨极端势力在更广阔地域的蔓延。8月16日安理会以15:0的罕见共识,通过了防范国际“圣战者”加盟ISIS和ISIS对外渗透扩张的决议,这也从另一方面揭示了事态的严重性。

  马利基的下台固然避免了又一次巴格达组阁危机,却很可能破坏了后萨达姆时期脆弱的伊拉克政治平衡。原本按惯例,有职无权的总统、有权而非最高职位的总理、议会议长三个要职,分别由库尔德人、人口最多的什叶派,和此前几百年一直是“当然执政者”的逊尼派出任。奥巴马逼马利基下野的初衷,一是为自己的伊拉克政策寻找替罪羊,二是希望借此安抚失意的逊尼派,避免后者倒向ISIS。但马利基虽下台,继任者阿巴迪仍然是什叶派,而决策“换马”的关键人物——伊拉克什叶派大阿亚图拉阿里·西斯塔尼,却不是谁想换就能换的。“换马”不免让什叶派内部出现分歧,而仍对昔日“绝对权威”念念不忘的逊尼派,又如何会对象征意义大于实际意义的“什叶派总理换什叶派总理”心满意足?一旦这脆弱的政治平衡出现动摇,各派原先被压抑的政治欲望受到鼓励而重新勃发,就可能出现新的政治危机。

  不仅如此,库尔德人号称“世界上人口最多的无祖国民族”,长期以来梦寐以求的,就是趁地缘政治混乱,建立独立的库尔德斯坦国家,最不济也要扩大自治。库尔德问题本就是棘手的国际和地缘政治问题,牵扯到两伊、叙利亚、土耳其等多国,一旦措置不当,就等于引燃一枚“地缘政治炸弹”。如今美国CIA甚至军方绕过巴格达,直接向埃尔比勒输出武器,在某种程度上就等于向这枚“炸弹”里填火药、装引信。

  人无远虑,必有近忧。美国和奥巴马政府的上述举措,未必能对ISIS的威胁构成决定性制约,却可能留下对伊拉克稳定、统一而言更致命、更危险的隐患。

  奥巴马此前一系列决策的更大目的,一方面是用“作为”来堵住指责他“不作为”者之口,另一方面死守“不派地面部队,不扩大行动”底线,避免自证从伊拉克撤军决策的错误。然而从近几日情况看,这一目的也并未达到,正如法兰西24电视台所言,其应对ISIS的行动在美国远未达成共识,不仅共和党人出于党派意识不断抨击其“战略糟糕透顶”,其他人的批评同样尖刻——在他们看来,奥巴马压根就没有什么战略,之前他让美军撤离伊拉克,并声称已经做好了一切善后,但如今证明,他几乎什么也没有准备好。甚至,民主党内也出现了不以为然的声音,参院情报委员会主席、著名民主党人范斯坦就含蓄表明,空袭是根本不够的,“只有一支军队才能打败另一支军队”,她在一份声明中指出“无为而治不应继续成为应对ISIS的选项之一”。

  如今的伊拉克局势可谓既棘手又复杂,对奥巴马而言更是做与不做都动辄得咎,即便回去上班了,恐怕也暂时没什么太好的办法。但正所谓两害相权取其轻,对注重政治形象的奥巴马而言,去上班总比继续打高尔夫、晒日光浴的政治效果要更胜一筹——有没有对症良药可开,是“大夫”的能力问题;但在没在诊所坐诊,却绝对是态度问题。(作者是专栏作家、评论人)

责编:翟亚菲
环球兵器库为天下军迷,倾力打造环球第一兵器数据引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