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海运:上合不用对吸收新成员犹豫不决

2014-09-12 02:35:00 环球时报 王海运 分享
参与

  上合组织杜尚别峰会于11-12日召开,在国际舆论关注的问题中,扩员问题首当其冲。对于扩员,上合组织已经酝酿多年。前不久上合组织外长会议原则上通过了有关组织扩员的程序及申请国的义务两个文件,此次峰会批准这两个文件应当不存悬念。但正式启动吸收新成员的进程,恐怕还需一定时间。

  至于哪些国家可能被首批吸收,舆论有各种猜测。笔者认为,最有可能首批被吸收的国家是印度巴基斯坦。印巴对正式加入上合组织都有很高热情,而且巴基斯坦早已提交书面申请。之所以迟迟未能启动吸收两国的进程,主要是因为上合组织关于吸收新成员国的文件尚未出台。

  另外,中国上合组织研究界对于吸收印度加入也存在不同声音。反对者主要担心:印巴冲突尚未真正解决,国际组织通常都回避吸收存在军事冲突危险的国家加入;印度与美国走得太近,贸然吸收印度可能会影响上合组织的团结,存在把上合组织变成“清谈俱乐部”的危险;印度与中国存在不少分歧,吸收印度加入可能会削弱中国在上合组织的影响力。

  支持者则认为,上述议论基本都属技术层面、操作层面问题,而从战略层面考察,吸收印巴同时加入上合组织可收获多重战略利益:第一,有利于强化印度的新兴大国意识及中俄印、金砖国家合作机制,以上合组织为依托打造新兴国家集合体、深化新兴大国战略协作,联手改变严重失衡的国际战略格局,推动新型国际秩序构建。

  第二,有利于拉开印度与美国的距离,防范美国拉印度构筑南部对华围堵带,从地缘战略布局上破解美国的战略围堵。

  第三,有利于上合组织突破前苏联中亚地区的区域局限,改变上合组织成员国“中国+前苏联国家”的构成,从根本上化解上合组织建设与欧亚联盟计划间可能发生的竞争,深化中俄在上合组织发展上的战略协作。

  第四,有利于减少印度对中国的战略疑虑,促进中印关系改善,上合组织章程和条约有关条款对印度在边界争端和达赖问题上的行为亦可构成一定约束。

  第五,有利于印巴关系的改善及印巴与上合组织其他成员国共同应对北约联军撤离后阿富汗可能出现的变局。

  第六,有利于“丝绸之路经济带”特别是西南方向能源大通道的建设。

  而且组织章程规定,上合组织是开放性组织,不能迟迟不吸收新成员;杜尚别峰会即将批准扩员文件,启动扩员进程势在必行;绝大多数成员国已在多种场合表示支持印巴首批同时加入上合组织。

  因此,中国舆论界在扩员问题上应当更多地关注如何使扩员进程做到积极稳妥,如何使扩员进程成为上合组织发展的新动力,如何更好地维护中国及其他成员国的利益,而不应是是否吸收印度与巴基斯坦的问题。

  至于吸收伊朗加入上合组织问题,一段时间内恐难提上日程,尽管伊朗最早提出正式加入的申请。这主要是因为,伊朗尚处在联合国的制裁中,上合组织章程明确排除了接收被制裁国加入的可能。伊朗应尽快在弃核问题上做出令国际社会信服的承诺,上合组织特别是中国和俄罗斯应帮助伊朗尽快摆脱“核纠缠”。一个摆脱了“核纠缠”的地区大国加入上合组织,对于上合组织的发展可望产生非常积极的作用。▲(作者是上合组织国家研究中心高级顾问)

责编:翟亚菲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环球兵器库为天下军迷,倾力打造环球第一兵器数据引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