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义桅:世俗伦理与社会主义精神

2014-10-27 02:35:00 环球时报 王义桅 分享
参与

  从大国崛起的角度,国际社会常常将今天的中国与当年的德国相提并论。这基本上是误导舆论,因为中国是自成体系的文明母体,自秦朝以来就是大一统的国家,而德国直到19世纪下半叶才实现统一,是基督新教国家。然而,就其冲破现有话语体系角度而言,两者还真有些类似。

  在欧洲,“文明”是英、法等先发国家的专利。德国最早成为西方文明的反抗者。斯宾格勒的《西方的没落》将文化界定为精神层面,而文明为物质层面。以“德意志中心论”取代“西方中心论”,成功让德国精神上站起来。在斯宾格勒之外,另一位德国人马克斯·韦伯在《新教伦理与资本主义精神》一书中,揭示了资本主义领先世界的奥秘:新教,而德语地区是新教发源地,因此德国崛起是引领资本主义先进文明的自然结果。

  中国的斯宾格勒、韦伯在哪里?换言之,中国如何面对普世价值,以精神立国?中国崛起如何开创人类崭新的文明形态而不只是民族复兴?如何寻找到中国现代化的五千年文脉?这是中国的学术自信、学术自觉必须解决的问题。笔者在《海殇?——欧洲文明启示录》一书对此做了初步探讨。然而,更多的问题有待回答。概况起来,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关键词是复兴,三大问题待厘清:

  其一,复兴到何种程度算够?复兴之后就不发展了吗?其二,中国为何要复兴?被西方打败的国家多的是,其中还不乏文明古国,它们就不复兴了吗?其三,如何对待他国的复兴?西方国家本身要不要复兴呢?如果大家都复兴,地球够用吗?

  这说明,中国梦是在自立、自强基础上的自尊诉求,通过不争论的方式寻求国内对未来发展前途的最大共识,同时打造新的国际身份,寻求国际社会对中国发展的认可,依次承担以下三方面历史使命:

  一是正源,也就是要回答中国复兴的源头在哪里的问题。中华原生文明是中国梦的不竭源泉。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其实也是在复兴并超越五千年中华文明成就。同时,世界对中国梦的需要和期盼,是中国梦的不竭动力。通过复兴中国而复兴世界,是中国梦的历史使命。世界对持久和平与共同繁荣的需要,是中国复兴的永恒追求。世界对中国的需要就是中国复兴的限度。在这一过程中,中国梦让中国成为自己——再造中国。

  二是正名,解决中国为何要复兴的名分问题。为此,须突破普世价值与中国特色的矛盾。中国梦将西方普世价值包容成人类共同价值,还原世界的多元性。为什么是中国?因为中国是古老文明中唯一延续至今,未被西方所殖民掉的古老文明。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是历史上唯一世俗文明的伟大复兴。要为中国崛起正名,同时也为社会主义正名,必须撰写出《世俗伦理与社会主义精神》这样的书,说清楚中国崛起是世俗伦理开创社会主义精神的自然产物,中国梦的终结目标是开创人类新文明——社会主义文明,才能让中国梦为世界之所期、各国人民之所盼。在这一过程中,中国梦通过包容西方,让西方成为自己——再造西方。

  三是正道,也就是中国如何对待他国的复兴?我们期待各国的复兴,回归人类正道。中国梦的价值在于为世界转型提供“源于中国而属于世界”的器物、制度与精神公共产品。中国梦在吹响中华文明复兴号角的同时,也在开启全新世界梦的时代。在这一过程中,中国梦通过包容世界,让世界成为自己——再造世界。▲(作者是中国人民大学国际事务研究所所长、国际关系学院教授)

责编:翟亚菲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环球兵器库为天下军迷,倾力打造环球第一兵器数据引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