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康:切不可轻视伊斯兰文明

2014-10-30 02:35:00 环球时报 刘康 分享
参与

  耶路撒冷是文明融汇和冲突的重要地标。那里是犹太教基督教伊斯兰教的圣地。阿克萨清真寺、金顶清真寺在古城高处的阳光下闪耀,俯瞰着犹太教圣殿遗址的“哭墙”。不远处即是耶稣受难、埋葬、复活、升天的基督受难教堂。这三大教来自同一个闪族的祖先,崇拜同一个造物主。近现代的几百年来,这三个一神教扮演了轴心角色。没有阿拉伯世界保存的古希腊文明传承,也就没有现代文明滥觞的文艺复兴,现代文明也许就不会是起源于西方。

  然而犹太-基督教与伊斯兰教的冲突与纠结、血腥的战争更为漫长。从中世纪的十字军东征到20世纪中东冲突,到“9·11”事件,再到全球反恐。一个不争的事实是,犹太-基督教文明与希腊-罗马文明的完美结合催生了西方主导的现代文明。而在“现代”这条急风暴雨的不归路上,包括伊斯兰、儒家、印度教佛教文明在内的各种古老文明纷纷落伍,或沦为强势西方的殖民地,或被推至边缘。其中伊斯兰文明与犹太-基督教文明的冲突在殖民主义、帝国主义时代始终是挥之不去的一条主线。

  中国跟三大教的接触源远流长,基本同步。由于不属同一文化-宗教同心圆,中国一向未卷入这场“兄弟之争”。但现代文明大潮席卷全球,中国无法作壁上观。中国跟伊斯兰世界在现代化这条单行线上,都是被动的后来者,命运颇为相似:西方殖民者和帝国主义的坚船利炮,让非西方文明现代化的旅途充满耻辱、仇恨和辛酸。“落后就要挨打”成为被动挨打者的共识。曾受压迫和奴役的相近历史经验,让中国跟亚非拉美第三世界国家和民族相互亲近,而伊斯兰国家基本上在亚洲和非洲。许多年来,中国始终支持巴勒斯坦民族解放运动,在中东争端中立场鲜明。

  穆斯林民族跟中国的渊源远远超过了国际交流的范畴。在中国55个少数民族当中,穆斯林民族就有10个之多。在1亿多少数民族人口中,有3000多万穆斯林。穆斯林民族无疑是中华民族中的重要成员。然而多数穆斯林民族生活在欠发达的西部地区,中国汉族主流社会与穆斯林民族的交流欠缺。穆斯林的形象经常是两个极端:要么是美丽迷人、能歌善舞的维吾尔姑娘;要么是新疆“东突”分裂主义极端分子的恐怖活动。

  总之伊斯兰文明与世界、与中国的关系扑朔迷离,今天更加复杂。我们的主流媒体虽不像欧美媒体那样着力妖魔化穆斯林民族,但对于这种与我们现代世界息息相关、跟中华民族大家庭难以分割的关联,关注太少、太简单,切记我们不可轻视伊斯兰文明。

  我们不可忽略伊斯兰文明是西方所引导的现代化的内在文明,也是中国的内在文明。这不仅是因为中东的能源和地缘政治,或伊斯兰与犹太-基督教文明的历史纠结,更不单单是“疆独”或分裂恐怖势力的麻烦。作为现代化运动的后来者,我们千万不要忘记跟世界其他穆斯林民族“被现代化”的相近经历和相似思维逻辑,这样我们才能不至于跟着西方媒体,以傲慢态度,来指责伊斯兰文明的落伍,潜意识里瞧不起在西部地区的穆斯林兄弟姐妹。▲(作者是美国杜克大学教授)

责编:翟亚菲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环球兵器库为天下军迷,倾力打造环球第一兵器数据引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