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嵎生:北京APEC,美国不能再“孤芳自赏”了

2014-11-05 16:04:00 环球网 王嵎生 分享
参与

  一、APEC引领合作发展方向及其价值观

  今年是APEC成立25周年,也是中国第二次做东道主。

  十几年过去了,国际形势以及地缘政治和经济都有了很大变化。真是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随着时代变迁量变进程的加速发展和力量对比的历史性变化,APEC 也在与时俱进,进一步发展和演变,一步一步更上一层楼。

  APEC是国际上最重要的区域性合作组织,一直在战略上引导着合作发展方向。它的“核心价值观”,从一开始就是“平等伙伴关系”、“自主自愿,协商一致”,以及开放性和包容性;战略目标和诉求,始终是贸易投资自由化和便利化,合作发展。它一路走来,尽管有各种干扰,仍能坚持原则,顺应时代潮流,而且不断深化。

  从战略层面观察,二十几年来,它主要取得了以下引人注目的成就:

  (一)、1993年西雅图会议,领导人庄严承诺要“深化APEC大家庭精神”。这是在政治上引领APEC 发展方向。当时,由于条件还不够成熟,包括中国在内,各方面对其重要性和历史意义认识还不足;美国想搞“共同体”,也由于不切实际没有成功。现在时代不同了,适时推进和深化,很有必要,它将具有强大的生命力和时代性。

  (二)、1994年印尼做东道主,经过多轮磋商,领导人达成一致,宣布要实行APEC 贸易投资自由化和便利化,而且有两个时间表,即发达成员要在2010年完成,发展中成员要在2020年完成(简称“茂物目标”)。后来又制定了“大阪行动纲领”,规定所有成员都要全面地和无条件地执行“茂物目标”,同时,有一个例外条款:当其成员遇有困难时,允许有“灵活性”。这是在经济上引领APEC贸易投资自由化和合作发展方向,也是意义重大和深远的。

  (三)、1996年制定和宣布了“APEC方式”,即承认APEC 成员的多样性(经济发展水平和发展阶段不一样,社会制度、文化历史和宗教等都不一样);允许灵活性和渐进性;遵循自主自愿和协商一致原则,平等互利;集体制定战略目标,各成员按照自己的实际情况制定达标措施。当年宣布要深化大家庭精神时,未来得及探讨什么是“大家庭精神”。“APEC 方式”实际上解决了这个问题,成了“大家庭精神”的灵魂,丰富和发展了APEC价值观,使其成为“新时期国际合作的全新方式”,对本地区乃至全世界都“至关重要”,实际上具有了新时代的“普世价值”。

  这些战略性成果,为APEC 的发展和国际影响奠定了坚实的基础。十几年来, APEC 正是在这些战略性的指引下运作和开拓前进的。

  磋商、协调和合作发展,始终是APEC的主旋律,但这25年来,也并非一帆风顺。由于各自利益有异,战略考虑不同,矛盾和斗争在所难免。最大的分歧和博弈,主要是秉持什么样的价值观,是坚持“平等的伙伴关系”,还是一家或几家说了算的问题,也就是“主导权”问题。说实话,发达成员、特别是美国,并不喜欢“平等伙伴关系”和“自主自愿”原则,它们更多的是关心自己产品的市场准入,尤其是“主导权”,而这正是广大发展中成员不喜欢的。 

  今年中国做东道主,共同商定的主题词是:面向未来的伙伴关系,要共商APEC 一体化大政方针,推动建立自由贸易区、加速互联互通,以及创新合作,不仅要推动如期和提前完成茂物目标,而且要着力推动APEC 贸易与投资自由化和便利化“更上一层楼”(茂物目标的“升级版”)。20年以前,美国热衷于搞由它主导的APEC“共同体”,但条件不成熟,未能如愿。现如今,时代不同了,条件也比较成熟了,它20年以前主张的自由贸易区和一体化,现在正当其时,美国理应大大“给力”。否则,人们不禁要问:美国是不是变了?难道又要另搞什么新花样?聪明的美国人应该明白:“一支独秀”固然值得羡慕和骄傲,但“孤芳自赏”毕竟不讨人喜欢。一支花或几支花,也许有点“春意”,但毕竟不是完美的春天。人类社会需要的,是“万物并育而不相害,道并行而不相悖”,是一个万紫千红和阳光绚烂的春天,一个“合作共赢”与“共同繁荣”的春天。 

  二、平等的伙伴,重要的贡献

  1991年, 中国与APEC签署一份“谅解备忘录”,中国以主权国家身份、中国台北和香港以地区经济体身份同时加入了APEC,并出席了汉城(现在的首尔)会议。从此,APEC便出现了崭新的全面。因为,一个没有中国参加的APEC,就不成其为名副其实的APEC;一个没有APEC 的中国,也是不可想象的。

  在APEC,中国一直是一个平等的伙伴成员,始终遵循、维护和坚持APEC 共同制定的基本原则——实际上也就是它独特的“价值观”:平等的伙伴关系,自主自愿,协商一致,以及开放性和包容性。尽管有的成员块头很大,但APEC 从来没有、也不承认有什么“老大”和“老二”。

  二十几年来,中国对APEC发挥了什么作用?有过哪些贡献?

  从总体和综合的角度看,中国在APEC领导人承诺要深化“大家庭精神”、制定有两个时间表的“茂物目标”(贸易和投资自由化和便利化)等方面,发挥了积极的协调作用,坚持了务实和互利原则,反对持强凌弱,维护了发展中成员的利益,对APEC 贸易和投资自由化起到了稳步推动的正面作用。

  从战略层面看,中国对APEC的贡献有两点值得大书特书:

  (一)、把一个什么样的世界带向21世纪?

  1993年APEC领导人第一次非正式会议前夕,邓小平很有针对性地提出“把一个什么样的世界带向21世纪”的问题。他指出:本世纪是人类文明大有进步、科技和生产力大放异彩的世纪,也是战乱频仍、很不安宁的世纪。本世纪打了两次世界大战,扔了两颗原子弹,其它冲突和局部战争不计其数,把这个世界搞得乱糟糟的。现在冷战和两极格局已经结束,国际关系发生了一些积极变化,同时也爆发了许多地区冲突和错综复杂的矛盾,天下还很不太平,世界的和平与发展面临新的严峻挑战。把一个什么样的世界带到二十一世纪,这是我们这一代领导人必须认真探索和解决的重大问题。他还说,到本世纪结束还有好几年,我们还来得及做些事情,应该有所作为。如果经过我们的努力,克服困难,排除障碍,为人类迎来真正的和平与繁荣,那么世界人民将会感到我们做了一件有意义的大好事;如果进入二十一世纪的时候,世界还是一个乱糟糟的、没有安全感、经济艰难的世界,我们就向世界人民“交不了账”。作为新旧世纪之交的领导人,历史注定我们要承担这样的责任。

  后来,在西雅图APEC领导人第一次非正式会议上,江泽民主席据此发表了“把一个什么样的世界带到二十一世纪”的著名讲话(主旨发言),为APEC的健康发展,以及营造“APEC大家庭精神”,做出了卓越的贡献。这个讲话无异于一颗和平与精神的“原子弹”,震撼了世界,表明中国心中不仅装着中国和APEC的命运,也装着整个世界,装着世界人民的疾苦和希望,装着人类的未来;而且,高度概括了二十世纪的主要经历和问题,描述了世界人民对新世纪的基本希望,指出了世纪之交领导人义不容辞的责任。后来胡锦涛提出构建“和谐世界”的理念,显然与此有关。习近平提出的建立“新型大国关系”,更是中国外交战略的传承和创新。 

  (二)、“APEC方式”的诞生和生命力

  1993年,APEC 领导人庄严承诺要努力深化APEC“大家庭精神”时,还来不及探讨究竟什么是“大家庭精神”。经过三年的实践,中国于1996年苏比克领导人会议上提出“APEC方式”:一是承认多样性(APEC成员在历史、文化、社会制度、经济发展水平等很多方面差异很大);二是强调灵活性、渐进性和开放性;三是遵循相互尊重、平等互利、协商一致、自主自愿的原则;四是单边行动与集体行动相结合。这些原则实际上照顾了合作伙伴不同的经济发展水平和承受能力,使他们不同的权益和要求得到较好的平衡。

  苏比克会议《领导人宣言》明确指出,“按照APEC方式深化大家庭精神,对于APEC在本地区和全球发挥积极影响是至关重要的”。1997年温哥华会议上,APEC领导人又进一步指出,这是当今“国际经济合作的全新方式”。当时,除个别发达国家对此有点“勉强接受”外,发展中国家普遍感到高兴,认为这实际上是构建“APEC大家庭”不可或缺的支柱,反映了冷战后世界人民追求和平、发展与合作的愿望,体现了真正的平等伙伴关系,肯定了“协商一致”和“自主自愿”等一系列基本原则,具有重要的战略意义和深远影响。

  十几年来,APEC之所以长盛不衰,正是由于这一“方式”的独特作用和它指引的方向。

  如今,和平、发展与“合作共赢”正在逐步成为时代的“主旋律”;发展中国家大面积兴起正在推动我们时代的变迁,促使国际力量对比发生历史性变化。

  今年中国是领导人会议的东道主。从会议的主题词不难看出,中国顺应时代诉求,正在做出新的贡献;会议将推动APEC 向着自贸区和一体化大方向迈进,让APEC大家庭更加兴旺发达。(作者王嵎生是中国国际问题研究基金会战略研究中心执行主任,前中国APEC高官)

责编:翟亚菲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网Huanqiu.com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环球兵器库为天下军迷,倾力打造环球第一兵器数据引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