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义桅:新型大国关系,中美认知有差异

2014-11-06 02:35:00 环球时报 王义桅 分享
参与

  从历史经验和人类担当的角度看,不同于任何大国关系,中美关系可以不追求最好,但要防止最坏。没有新型大国关系引导,中美关系既无法追求最好,更无法避免最坏。换言之,中美新型大国关系不是选项,而是必然要求。正如基辛格在新书《世界秩序》中指出,不管中美看法有多大不同,但“新型大国关系是避免历史悲剧的唯一之路”。

  然而,中美建立新型大国关系,存在认知差异:

  一、 内涵:中方强调“不冲突、不对抗”,美方无法承诺不冲突,顶多是不必要的冲突与对抗,甚至这样的承诺都不便做出,生怕被套牢,失信于盟友——如美接受之,盟友会担心美国为中美新型大国关系牺牲自己利益,从而质疑美国霸主诚信。其实,中方强调的是战略对抗,美方担心的是战术冲突。

  二、目标:建立什么样的中美关系,决定21世纪国际政治走向。美方理解起来侧重“新型关系”,更多琢磨以新的方式延续对华接触政策,维持美国领导地位,担心中方强调的“相互尊重”让美国不能干涉中国内政,有悖于美国价值观外交;中方要的“尊重”是希望美国尊重其核心利益,渐而认可中国的“大国”身份。

  三、性质:中方强调塑造中美新型大国关系的性质定位——以不冲突、不对抗、相互尊重的形式追求中美合作共赢,但美方将新型大国关系理解为成效累积的工作模式,如中方在朝鲜伊朗核问题及阿富汗、“伊斯兰国”等问题上配合美国,将增强美方对建立新型大国关系信心。同时,美方认为当年“中美共治”(G2)遭到中国公开拒绝,如今中国以“合作共赢”引诱美国,目的在麻痹美国意志,实现不自觉赶超。

  四、出发点:美方担心新型大国关系只是中方试图取而代之的过渡安排,出发点在于动摇美国领导地位;而中方强调新型大国关系建设的出发点是减少战略互疑,塑造战略共识,凝聚战略行动。这既对中国好,也对美国好,还对世界好。

  五、担当:美国认为新型大国关系的担当在于管理好两国关系,而中国认为中美新型大国关系的担当在于成为制订世界秩序的基石。中方认为,中美关系是世界上最重要的双边关系;美方则只承认,美中关系是世界上最重要的双边关系之一。与中方较具担当不同,美方越来越短视而敏感。

  六、未来:如果建立不起来又怎样?美方对中美新型大国关系未来前景多质疑,认为建立不起来并无大碍,而中方担心中美如不能建立其新型大国关系,很可能陷入历史上大国政治的悲剧。

  这些认知差异,阻止或推迟中美建立新型大国关系进程,亟须克服。即将举行的第二次习奥庄园会应努力消除这些认知差异,将中美新型大国关系从愿望一步步变成现实,使这一建设进程不可逆。▲(作者是中国人民大学国际事务研究所所长)

责编:翟亚菲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环球兵器库为天下军迷,倾力打造环球第一兵器数据引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