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文G20参会手记(一):中国第二次改造世界

2014-11-14 11:07:00 环球网 王文 分享
参与

  2014年11月13日 星期四 北京时间凌晨4点半 广州-布里斯班CZ381航班42H座位

  增删于11月13日 星期四 澳州时间晚11点半 布里斯班Vivo酒店房间内 

  昨天中午去北京机场参加G20首脑峰会的路上,“习奥会”会谈结果――信息技术贸易与针对气候变化的排放量控制――被报道出来时,同事Sam Overholt不禁感叹中国对自己祖国的影响力。这位“第一个在中国智库全职工作的美国人”不止一次对我说:“王老师,这是突破啊。奥巴马在国内努力那么多年,总算这次访华后实现了,意义很大”。

  这不是他第一次给我最直观的美国人惊叹。几个月前的早餐偶遇,聊美国经济近况,他说:“美国经济几近没救,幸亏中国帮忙”;还有一次,与几位教授交流美国外交自小布什总统以来的各类失误,他显得沮丧,连说:“别谈美国外交吧,聊聊中国发展。”无论Sam的观点在美国有多大百分比的代表性,他至少折射了一批了解中国的美国人看法:他们爱美国,也喜欢中国,对美国恨铁不成钢,希望中国能够帮助、甚至改造美国。

  “改造美国?这不是开玩笑吧!是美国在改造中国,好不好?”一些人会这么看。

  但被人忽视的真实情况是,中国是在改造美国,甚至还在改造世界。中国发展的外溢效应,远远超过我们大多数人的想像。随着这些年到访国家的增多,尤其是这次受邀成为首家也是唯一一家中国智库承办G20峰会官方分论坛之后,我更坚定地这么认为。

  近期我在几次讲座中都提及新近总结的改革开放成绩口诀:“0杀人,1代人时间,2亿人致富,3亿人脱贫,实现4个现代化。”大多听众都认可。尤其第一点,更具有重大的世界历史意义。1500年以来的九次大国崛起――荷兰葡萄牙西班牙英国法国德国日本、苏联和美国――都伴随着对外殖民或战争的血腥过程,只有过去30年来的中国崛起过程是和平的,没有杀外国人,且正在用勤奋、劳作改造世界。

  在尼日利亚,大多数基础设施建设(铁路、公路、机场)都是中国公司在建,约有200万中国人在非洲当监理、劳工、运营企业;在纽约,当地人调侃道:“最难的事情,就是在纽约找到一件商品不是‘中国制造’”;在东南亚,一些旅游点的商店愿意直接收人民币;在旧金山、洛杉矶、温哥华的许多街区,只讲汉语照样可以生活;在欧洲的一些小城镇,越来越多商户学会周末商店开门……不严肃的说法是:全世界有人聚居的地方就有中国人,有中国人的地方,就随之的中华料理、汉语报纸、中式油盐酱醋、茶餐厅、足疗保健店,当然还有随之萌生并普及的中国文化。

  舆论中流行着对中国外交软实力弱的诸多批判。这些批判如果只是表达着对中国政府工作的不满,或许是值得思考的。但与事实有出入,因为我们不得不直面或褒或贬、或好或坏的事实:中国正在改造世界。

  而且,我还要强调的是,中国已不是第一次改造世界。3世纪开始逐渐形成的朝贡体系,就是中国人改造世界的第一次尝试。尽管这种尝试在后人看来充满争议,且最终宣告失败,但就历史谈历史,朝贡体系的世界意义并不能全盘否认。1368年明朝建立之后的东亚,可以视之为“中国治下的和平(Pax China)”。当时,明太祖朱元璋明确规定安南、战城、暹罗、琉球、苏门答腊、爪哇以及其他西洋、南洋等国为“不征之国”,确立了朝廷的势力范围,然后用“厚往薄来”的朝贡“利透”,拉拢了超过60个国家和部族,维持着农业时代数百年的东亚和平与稳定。与之同一时段,西欧却发生着百年战争与列强争霸。

  我重提那段历史,决不是要美化明清朝廷的虚妄自大以及后期的闭关锁国政策,也不想为过去的华夷体系辩护。现在看来,在19世纪初工业化时代欧美国家崛起的面前,那类封建制下的藩属关系显得无知、落后、脆弱且不堪一击。但另一层面,我也希望,中国知识界能去价值化地承认:中国人曾经拥有过足以影响世界相当大区域的权力与实力。

  1840年以后,在欧美列强冲击下的惨败记忆,让几代中国人丧失了本应有的自信。在不少学者看来,中国式历史辉煌显得一文不值。这可能也是2013年秋季丝绸之路经济带、海上丝绸之路倡议提出后,中国知识界一度不看好、保持数月缄默的重要原因,以许多人看来,复兴丝绸之路与中华复兴一样显得遥不可及。

  然而,2014年11月APEC会议让“一带一路”战略变得光芒四射,互联互通蓝图、丝路基金、打造全球价值链、亚太自贸区谈判启动等倡议的全面达成,显示着中国人再次改造世界的雄心。本来东盟10+3机制、东亚峰会、中日韩自贸区谈判、TPP等亚太多边机制正在稀释建立于1990年代初的APEC。“时代变了,队伍不好带”式的集体行为难题困扰着APEC。但中国承办会议的认真、重视,以“上善若水”般的诚意和雁栖湖式的浪漫,一下子挽救了本已出现颓势APEC。

  会后有人透露,这次APEC超过60%的倡议都是中国人主动提出来的。可见,世界的发展并不是缺乏前进的动力,而是缺乏制造动力的牵头者。中国就是这样的牵头者,令本不看好的世界形势就像打了一剂强行针。

  习近平令世人尊重之处就在于,让许多不可为的东西变成了现实,比如反腐、对霸权国的硬气、对生态的重视、对民心的凝聚、对党纪的整肃,以及对全球战略的中国掌控力……这些都让很多人重燃中国能够变得更好的希望。而一旦中国变得更好,其实就等于全球1/5人口所居住区域变得更好。

  最近两年各国政治学界最热门的话题之一就是“为什么中国会成功”。有谁能想过,仅十多年前,各国学者讨论的可是“中国什么时候崩溃”啊。主题变迁,体现了各国学界的见贤思齐,遗憾的是,只是中国学界的变化并不大。两年前,“历史终结论”提出者福山曾说:没有任何一个国家像中国这样成功地进行国家的治理,但他们的知识精英对自己国家却是那么没有信心。

  这句话值得在第二次中国改造世界的刚刚开始之际好好咀嚼。APEC只是开始,两天后的G20则是继续。(作者是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执行副院长,近著有《大国的幻象:行走世界的日记与思考》,公众微信号:rdcy2013)

责编:翟亚菲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网Huanqiu.com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环球兵器库为天下军迷,倾力打造环球第一兵器数据引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