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正龙:G20该如何扮演全球治理新角色?

2014-11-14 16:14:00 环球网 吴正龙 分享
参与

  二十国集团(G20)领导人峰会于14日在澳大利亚昆士兰州首府布里斯班市举行。随着全球经济复苏日益明显,因危机而生的G20走到关键性路口。

  G20是1999年9月由八国集团财长在华盛顿提出的,目的是防止类似亚洲金融风暴的重演,为有关国家就国际经济、货币政策举行非正式对话提供一个平台。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爆发之后,G20由部长级会晤升格为领导人峰会,这从根本上改变了全球经济治理的结构。

  正是在G20峰会构架之下,所有成员国同舟共济,通力合作,挽狂澜于既倒,避免金融危机演变成上世纪30年代的大萧条。G20顺理成章,取代八国集团成为全球经济合作的主要论坛。

  在过去几年里,G20从金融危机之初的商讨应对危机,逐渐转向谋划全球经济治理。当前,G20不再仅仅解决全球金融危机所造成的遗留问题,而是着眼长远,适应国际经济常态化的新需要,为全球经济治理扮演新角色,提供新附加值。

  首先,创造持续稳定的增长。目前,虽然经济复苏初现曙光,但增长仍面临巨大挑战。要实现去年圣彼得堡峰会所确定的目标:即在未来5年内,G20成员的总体经济增长将在当前预测的基础上额外提高2个百分点,还有很多工作要做。无论此次峰会所确定的主题和议题,还是制定的发展战略和行动计划,都是围绕着这个目标,挖掘世界经济新增长点,推动世界经济从周期性复苏向可持续增长转型。

  其次,尽快落实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改革方案,完善全球金融治理结构。作为世界经济增长的“火车头”,中国在全球金融治理体系中所占的地位被严重边缘化,拥有IMF的份额甚至不如比利时荷兰的总和。如果改革方案得以实现,中国在IMF的份额将升至第三位,仅次于美国日本。然而,美国对IMF的重大决定拥有一票否决权。美国国会4年来迟迟未能通过相关立法,其理由是改革会增加美国财政赤字、降低美国影响力。事实上,IMF改革压根就没有触动美国的否决权。上述借口只是美国行政部门与国会演出的“双簧”,是为了维护美元垄断地位和美国在国际事务中主导权而采取的缓兵之计。美国拖延IMF改革严重影响了IMF有效性与合法性。

  再次,解决全球性经济问题。G20要加大对发展问题的关注,以增长促发展、以发展促增长,推动国际社会就气候变化、国际能源安全、防控埃博拉疫情等加强合作。

  最后,改革全球治理结构,跟上时代步伐。战后以来,随着新兴经济体国家群体崛起,世界经济的规模和结构已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国际贸易和国际资本流动同样也发生了根本性变化,对全球治理提出了新要求。上个世纪形成的老规则老架构要根据新情况适时进行调整完善。20世纪的治理结构“管理”21世纪世界金融和贸易的现象再也不能延续下去了。

  习主席说,“大时代需要大格局,大格局需要大智慧。” G20未来发展取决当下的决断。从应对危机,过渡到常规治理,G20正处在一个新的起点,进入一个新的发展阶段。G20要承担起引领全球治理、协调各方宏观政策的责任,为促进世界经济强劲、可持续、平衡增长作出应有的贡献。(作者是前驻外大使,现任中国国际问题研究基金会高级研究员;环球网特约评论员)

责编:翟亚菲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网Huanqiu.com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环球兵器库为天下军迷,倾力打造环球第一兵器数据引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