庞中英:G20站在十字路口

2014-11-17 02:35:00 环球时报 庞中英 分享
参与

  澳大利亚布里斯班G20峰会再次显示了G20的必不可少性,但同时也显示了G20目前的局限和问题。

  2009年匹兹堡峰会的声明指出G20是“最主要的国际经济合作平台”。可如今,G7尽管力不从心,却稍稍回潮,正试图主导G20进程。俄罗斯尽管精心主办2013年圣彼得峰会,却在2014年被赶出G8,失去在G20中横跨G8和金砖集团之间左右逢源的优势。俄罗斯与西方的对立发展到大规模经济制裁的地步。最大不协调是G20的不少成员国,为了克服危机,违背“宏观经济政策协调与合作”的共同承诺,先后推出货币“量化宽松”政策。

  此外,G20还面临其他一些核心问题。首先,G20仍然局限在金融,尤其是国际货币体系改革和国际金融监管领域。当然,最近几年G20主办国,竭力让G20不仅讨论金融,而且讨论经济以及气候变化。国际发展问题以往并未受到重视,而韩国在2010年意识到这一问题,成功地把发展问题纳入中心议题。今年澳大利亚主办,“全球增长”是中心,“发展”不是核心议题。但土耳其总理指出,安卡拉将把发展问题纳入G20明年的主题。这显示土耳其将利用其主席国权力试图在这个问题上做文章,让“全球化经济”最后以人类的发展为归宿。

  尽管G20每年也要面对一些迫切的政治问题,但长远的国际政治,例如管理世界经济的新规则、新兴大国与老牌大国的关系、新的全球治理安排和新的世界秩序等深层问题还是没有触及。但是,全球国际权力的转移和扩散,导致了国际政治的紧张,G20不能再漠视这些问题。一年一度聚会的G20政治领导人不仅面对全球金融治理,而且应坦率直面世界秩序之重大问题,告诉全球公众他们到底想把世界带到何处,未来的世界是否真如基辛格等人所说的将进入一个“无序时代”?

  最后,中国作为2016年G20峰会的主办方,在突破G20的局限方面将发挥积极作用。中国外交政策正在转型,更强调国际合作、多边主义。中国主张改革现有国际金融组织但同时也积极探索建立新的国际金融机构。中国国内的全面深化改革与G20讨论的多数议题之间,具有高度契合的相互作用。G20有助于中国的进一步改革,同时中国对G20的宏观经济政策协调与合作发挥着不可或缺的推动作用。笔者认为,作为G20重要的一员,中国主办G20将为G20本身的改革提供了历史机遇。在成功举办北京APEC之后,中国将再次为G20全球治理发挥国际领导作用。在总结前10次峰会的经验的基础上,我们应办出中国自己的风格和气派,推动G20进入新阶段。▲(作者是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兼重阳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

责编:翟亚菲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环球兵器库为天下军迷,倾力打造环球第一兵器数据引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