劳木:一位日本老人的中国情怀

2014-11-17 17:58:00 《环球人物》 劳木 分享
参与

  近20年来,每每距新年还远,就会收到国冈茂夫先生从札幌寄来的贺年卡。那上面除了祝福的话,还常常或写一段箴言,或抄几句偈语,很合他作为日本佛教界首领的身份。如今,这一切已不再可能。对中国极为友好、年逾米寿的国冈先生已驾鹤西去,留下的是我对这位日本老人的深切缅怀。

  与国冈先生相识有些偶然。1993年7月,我应邀去北海道参加一个国际会议。我所在的报社书画院得知后,让我将一捆中国画带给一位叫国冈茂夫的日本友人。我请报社驻日本记者介绍一下相关情况,结果听到了一段感人的故事:1979年,中国决定在札幌设总领事馆,国冈热心地陪中国外交官走遍该市,也没物色到合适的处所。一天,他请中国外交官喝茶,当场拿出两份合同,说:“我们全家昨晚连夜讨论过了,一致同意把我家借给总领事馆作临时馆舍。房子免费使用,直到新馆建成。”一周后,国冈一家搬进了临时搭建的简易住房,一住就是1年零8个月。

  总领事馆从他家搬走时,国冈又提出愿将他家三楼辟为画廊,作为中国优秀中青年画家的常设展室无偿使用。20年来,已有数百位中国画家的上万幅画作在这里展出,有的画家从此声名鹊起。

  在国冈的住所兼办公室,摆挂着许多中国朋友送的礼物,其中有时任中国佛教协会会长赵朴初为他书写的“照见五蕴皆空,度一切苦厄”的题字。国冈在日本佛教界的身份同赵朴老在中国佛教界的身份相似。1987年8月,赵朴初访问北海道时,还在国冈家赋诗相赠。

  我去送画时,也受到了国冈先生热情诚挚的接待。晚宴时,他请来6位长者作陪,其中有85岁高龄的著名画家国登松。老先生是北海道开发史上的功臣之一,长我三四十岁,却执礼甚恭。席间大家一起玩小游戏,他竟跪行到我坐处,变了两套戏法,令我感佩万分。

  第二天,国冈令他的三儿子国冈睦史陪我去当地知名的定山溪洗温泉浴,北海道新闻社编委寺井敏作陪。在依次泡过药泉、温水泉和热水泉后,我们回到房间,席地而坐、喝酒聊天。寺井先生谦恭而善谈。他出生于中国沈阳,日本投降后回国时才七八岁。他痛恨日本侵华战争,觉得日本特别对不起中国。国冈睦史评价他是“促进中日友好的中坚分子”。朋友相告,按日本习俗,与人裸身共浴,表示的是赤诚相见、不存芥蒂。国冈的这一安排,颇具深意。

  在80岁以前,国冈经常来中国。1997年我们在北京相聚时,他告诉我,自己有个去内蒙古绿化草原的计划,问我是否愿意作为筹委会成员参与其中,我虽欣然领命,但因故未能尽力,遗憾至今。

  国冈还有个非同寻常之举:将一幅宽约30厘米、长5米多的《阿房宫宫女欢乐之图》送还中国。据说这是明朝四大才子之一、与唐伯虎齐名的仇英的作品。清亡,此画流落民间,后到了袁世凯手里。袁大人将它送给日本小妾,并允许她将画带到日本。多年前,国冈以大价钱购得。他说,将此画送还中国是这一传世名作的最好归宿。虽说后来有中国专家认为此画是赝品,但即便真是赝品,也绝不丝毫减弱国冈先生对中国的深厚情谊。

  国冈在家中卧室的正墙上特意挂了一幅赵朴初为周恩来总理京都岚山诗碑揭幕写的诗作,笔力苍劲,赫然在目:

  苍松夹岸几株樱,绕石流泉澈底清。

  景物未随人世改,诗心长共海潮生。

  濛濛时雨三生石,霭霭停云万古情。

  从此岚山存胜迹,弟兄相见更相亲。

  同老一辈日本友人一样,国冈对周总理怀有深情,对赵朴初的佳作备加珍惜,视为至宝。他说:“这件墨宝我先保存着,早晚也要送还中国。”

  一生礼佛,研究经卷,国冈常有独特的人生感悟。去年他在给我的贺卡上摘录的是日本三祖僧璨大师的《信心铭》:“至道无难,唯嫌拣择,但莫憎爱,洞然明白。一即一切,一切即一,但能如是,何虑不毕。信心不二,不二信心,言语道断,非古来今。”哲思禅意,跃然纸上。(劳木)

责编:翟亚菲
环球兵器库为天下军迷,倾力打造环球第一兵器数据引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