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1:巴格达之夜

2015-01-03 16:31:00 环球网 劳木 分享
参与

  打从少年时代读过《天方夜谭》之后,巴格达,特别是巴格达之夜,便带着瑰丽神秘的色彩,嵌在我的记忆中。我时常想,要能有个机会到那里去看看该有多好。 

  今年七月,我们终于来到了巴格达。七月,正是这里的酷暑季节。白日里,摄氏四十七、八度的高温,烤得人不大敢出门,因而夜晚便成了人们进行社交、娱乐和户外休憩的黄金时刻。真所谓“有所失必有所得”,酷热抹去了一些白天的参观项目,却给了我们领略巴格达之夜独特风韵的机缘。 

  夜色最诱人的去处要数底格里斯河畔。随着夜幕降临,两岸的灯火、树影,连同星光、月色,一起映照河中。从北到南穿城而过的河水静静地流着,满河浮光耀金,恍若童话故事中的彩练河。细浪击岸的啪啪声,以及远处传来的悠扬古朴的阿拉伯乐曲声,更增添了静谧的气氛,引起人无限的遐想和情思。我忽然记起了一位中国作家一九五八年访伊通讯中一段诗一般的文字:“底格里斯河滚滚滔滔,流过美索不达米亚平原,不知经过多少千万年,到八世纪中叶,一颗闪光的珍珠从历史的浪花里淘了出来,镶到大河的当腰。这就是巴格达城。” 

  想到我们正置身于伊拉克古代文明的摇篮里,想到人类历史从这里掀开了最初的几页,心中充满了一种难以名状的感觉。这时候,河畔几处篝火闪动,空气中弥漫着怪馋人的香味。当地朋友说:这是烤“莫丝古鱼”。莫丝古鱼是底格里斯河的特产,大的可重达数十斤。烹制的方法很别致:将鱼一剖两半,施以佐料,架在柴火上慢慢烤熟。 

  今天的巴格达是座古老而年青、发展迅速的城市。就市区面积来说,已从十年前的一百平方公里扩展到目前的八百五十平方公里。国家石油收入的猛增,带来了人们衣食住行方面的急剧变化。这种今古并陈、新旧更替的情景,在夜晚表现得尤为明显。 

  晚饭后倘徉街头,只见头蒙黑纱的老年妇女,身着紧身汗衫的摩登女郎,长袍曳地的中年男子,穿嗽叭裤、高底鞋的时髦青年,一起花花绿绿、擦肩交臂地走在人行道上。马路当中,背时的双层公共汽车不紧不慢地运载着乘客,款式新颖的各色轿车则争前恐后,夺路疾驰。数不清的街心公园里,由彩色灯泡组成的各种图案,明灭变幻,眨着梦幻般的眼睛;无数高达十多米的水柱,交织成色彩缤纷的珠帘。在挺拔隽秀的椰枣树下,人们席地而坐,有的在闲话嬉戏,有的在收听阿拉伯古典乐曲,有的则在高声播放现代西方音乐。 

  趁着好时光,夜市也格外红火。在闹市区,灯火通明的现代化商店鳞次栉比,里面定价出售从伊拉克特产到日本手表、西德电视、法国香水等应有尽有的商品。更多的则是当地称为“巴札尔”的阿拉伯式的古老商场。这些临街而设的店铺一家挨着一家。整个铺面上搭下挂,里里外外,摆满了各色商品,从绣有各种美丽图案的穆斯林花帽,骆驼皮制作的拖鞋,锃明耀眼的嵌银铜器到妇女面纱、结婚戒指,任人选购。在店内盘腿而坐的商人,殷勤地招揽着顾客,老练地跟买主讨价还价。 

  作为《天方夜谭》的故乡,巴格达市区有不少以书中故事为题材的雕塑。这些雕像,人物造型优美,形态逼真,栩栩如生,好象随时都会从座上走下来。在底格里斯河左岸,我们观赏了取材于故事山鲁亚德和山鲁佐德的青铜塑像。相传山鲁亚德是个很凶残的国王,他每天要娶一个少女作妻子,第二天一早就将她将杀死。少女山鲁佐德抱着自我牺牲精神,甘愿嫁给国王。她以每晚讲故事的巧妙手法,使国王为听故事舍不得将她杀死,从而拯救了无数少女的生命。从塑像上看到,她正在一面打着手势,一面表情丰富地给国王讲故事。国王半倚半躺,屏息谛听,完全被她动听的故事吸引住了。听说以前这里装有声光设备,但不知什么时候电源被人切断了。未能耳闻目睹声光表演,犹感余兴未尽。但又一想,山鲁佐德讲的故事连同她的事迹,早已被译成多种文字,传遍世界。在夜幕星光下,她默然不语,岂非更能给人以想象的余地? 

  离开巴格达已一个多月了,但在那里所得的印象却毫不减褪:巴格达是很美的,更美的是巴格达之夜。 

责编:翟亚菲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网Huanqiu.com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环球兵器库为天下军迷,倾力打造环球第一兵器数据引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