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2:凭吊巴比伦古城遗址

2015-01-03 16:33:00 环球网 劳木 分享
参与

  一到伊拉克,我就想去看看巴比伦古城遗址。汽车驶出巴格达市,便向东南方向疾驰。车窗外,一望无际的黄色沙碛,在烈日下懒懒地闪动着白光,单调乏味,令人困倦。我收回目光,信手翻阅那本介绍伊拉克古迹的图文并茂的画册。透过几千年的历史尘沙,巴比伦古城带着昔日的丰彩,呈现在我的面前。巴比伦是公元前1800年左右和公元前600年左右两个强盛的巴比伦王国的首都。在鼎盛时期,它有着宏伟的殿堂、辉煌的庙宇、高耸的楼台以及用釉砖装饰的墙壁。公元前五世纪曾到巴比伦游历过的希腊史学家希罗多德写道:“就其壮丽而言,其他城市皆无法望其项背。” 

  正在这时,车子突然在一扇大门前停住。看样子,这门高不下于四米,宽在二米以上。门的上端是拱形顶盖,两边同残破而高大厚实的城墙相连。大门里外的墙上绘有由雄狮、公牛及神龙组成的排列有序的图案,色彩明丽,生趣盎然。一打听,才知道我们已跨进了巴比伦古城的门槛,真叫人欣喜而难以置信。经过数千年悠悠岁月,它依然这样气势轩昂,当年的巴比伦城该是多么雄伟壮丽? 

  然而,穿过城门,除了些许开掘出土的房屋、几条街道以及狼藉的残垣断壁,展现在我们面前的只是一片低矮的沙丘。耐旱的芨芨草、骆驼刺在不下摄氏60度的高温下卷缩着蔫枯的枝叶。威震八方、睥睨当代的帝国的京城,就深埋在这荒沙蔓草之下。霸业难久,历史无情,我们面前的巴比伦古城遗址便是最好的佐证。 

  巴比伦古迹博物馆内陈列着古城的巨大模型。考古学家和艺术家们,根据出土文物拟想出该城大多数建筑当年的情景,使之灿然复观。古巴比伦城是一座拥有数十万人的繁华城市。城内街衢纵横,房舍毗连,错落有致地巍立着15座庙宇,三座皇宫,其中仅南宫的面积就达5,700平方米。全城以坚固的城墙环绕,以防御外敌入侵。西面的城墙屹立在幼发拉底河畔,如同一道伟大的防波堤,使该城免受河水泛滥之害。 

  离城墙不远处,有一座拔地而起的金字塔。塔高300英尺,分7层,每层以色彩不同的烧砖砌成。塔顶有一座用釉砖建成的神庙,供奉玛克笃克神的金像。《圣经·创世纪》称之为人类虚荣的缩影。在漫长的历史中,它几度毁废。公元前六世纪新巴比伦王国的国王在修复此塔时命令他的臣下,“要将塔顶提升,与天公比高”。可惜,此塔早已被泥湮没,不留一点痕迹。人们多么期望它早见天日,恢复旧观。 

  被称为世界七大奇迹之一的“空中花园”,就设在南宫的一个庭院内。相传它是公元前六世纪新巴比伦国王尼布甲尼撒二世为其爱妻建造的。在史书中,人们总是用“鬼斧神工”、“巧夺天工”之类的美妙字眼,来形容这块凝聚着古代伊拉克人民心血智慧的瑰宝。尽管有如此这般的思想准备,但当我在巴格达枣拉公园里看到“空中花园”的模型时,仍然惊叹不止,并在眼前幻出它的倩影:一个宝塔状的多层平台建筑,每层平台上都种植着四时不败、八节长青的秀木花草,香气迷漫,七色纷呈;塔顶上有长年喷涌的清泉,泉水从四面的水道中飞泻而下,似群龙嬉游,喷云吐雾,蔚为壮观。 

  展览馆中最引人注目的是一块高逾两米的黑色闪绿岩的大石碑。它上面用楔形文字记载了《汉穆拉比法典》的全文。汉穆拉比是古巴比伦的奠基人,这部世界上最早的法典就是在他领导下制定的。法典共282条,不仅详载了各种罪行过失及与之相应的惩处办法,而且对各种人的权限都作了明文规定,表明当时的巴比伦王国是法律和秩序高于一切。站在这方黑石头跟前,我默想良久:古巴比伦所以能称雄西亚,盛极一时,当然有种种原因,但国家崇奉法制该是个重要的因素吧? 

  在古城遗址挖掘现场,工人和考古工作者使用最简单的工具在默默地工作,许多房屋、殿堂、街道已渐次露出了地表。在落日余辉中,我们踏上了归途。当我回首向这座历尽沧桑的古城道别时,恍惚觉得那重见天日的一砖一石,象是在现身说法,向世人诉说巴比伦古城当年的繁华,并以期冀的目光,注视着今天正在创造新的历史的人们。 

责编:翟亚菲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网Huanqiu.com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环球兵器库为天下军迷,倾力打造环球第一兵器数据引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