劳木:乘飞机遇到的惊险和趣事(附2文)

2015-01-31 16:15:00 环球网 劳木 分享
参与

  外航事故频发和中国乘客“机闹”不断,让我想起以往坐飞机遇到的种种惊险和趣事,既有些后怕,又觉得好笑。

  乘孟航:机舱内一节行李架坠落,我险些被砸死

  大约是1975年夏季,我们从巴基斯坦孟加拉国采访,搭乘的是孟加拉国航空公司的波音707,这种型号在当时算是个先进的。

  机舱里乘客寥寥,又没什么东西可看,我便迷迷糊糊睡去。突然一声巨响和乘客的惊叫把我吓醒。原来舱内的一节行李架整体坠落在我前面几排座位的椅背上,我那时要是向前探着身子,一准会被拍死。很庆幸自己命大。

  怎么回事?从机长的道歉解释,加上我事先掌握的情况,终于明白了事故的缘由:1971年3月,东巴基斯宣布独立,成立孟加拉国,并得到这架波音707。新成立的孟加拉国航空公司,主要就靠着这架飞机维持公司的正常运营,不得不采取“换人不换马”的做法,除了上下乘客、货物装御,该机差不多都在天上疲劳飞行。加上孟航的技师们业务不太在行,维修一事形同虚设。

  我一身冷汗,提心吊胆,不时地察看头顶的行李架,生怕刚才的一幕重演,更担心比这还更吓人的事情发生。

  飞机颠颠悠悠地着陆了,但总感觉它有种随时会散架的前兆。不过,后来听说该机一直好好地在天上飞,直到寿终正寝。这说法应该是可信的,它要是出了大事,媒体绝不会放过。

  国航:饭菜里吃出蟑螂,公司送蛋糕水果致歉

  早些年,中国民航国际航线上的饭菜着实不错,花样多,量大,还佐以甜食和水果。不过,疏漏过失也时有出现,我们就碰上一次。

  这是从北京直飞墨西哥的航班。飞机起飞两小时后开始供应午餐,有两种选择:鸡肉炒面条,红烧牛肉配米饭。邻座的老李要了牛肉盖饭。刚吃了一半,他“啊”地叫了一声,同时用筷子夾起一个黑糊糊的东西,不到3秒钟,我们俩便做出监定:一只死蟑螂。

  想到这是乘中国民航,“家丑不可外扬”的观念立即发挥作用。不能张扬,否则让外国乘客知道,不知会怎么大惊小怪,说不定还借题发挥。我们招手叫来空姐,把那东西夹给她看。她瞅了一眼,便说了声“我马上回来。”不一会 她领来了乘务长。乘务长先是道歉,也对我们的不事声张表示了感谢。她让老李把事情的原委写个书面材料,要我作为见证人在材料上写了句“所述情况属实”的话,并附上名片。

  从拉美采访回来约半个月,我接到一个从中国民航打来的电话,对方说奉领导之命要当心感谢我们。我极力婉拒,对方则执意坚持,实在盛情难却。结果收到大堆感谢的话,外加一个塔式大蛋糕和一篮洋水果。同时得知,中国民航飞机上的盒饭是新加坡在北京的一家合资航空餐饮公司提供的。

  法航:我的两篇批评文章,带出意想不到的故事

  法航的名头很大,我乘过几回,有两次感受实在太差,便写了两篇批评性文章,引出了意想不到的故事。这两篇短文要附在后面,这里只说一下大概内容。

  一篇题为《法航看人下菜碟》,其背景是:我们从巴黎乘法航直飞秘鲁,机上乘客多为在法国打工的拉美民工,这些人修养欠佳,不仅把厕所里的香水之类据为己有,连手纸也顺手牵羊,机舱过道成了三三两两聊天抽烟的场所。对此,机上服务人员竟然不管,还躱了起来,除了送三顿饭,不提供任何服务,想喝水自已倒。就这样,旅客们在闹闹哄哄、烟雾腾腾中度过了十几个小时。文章批评的重点是:作为一个大公司,不能因为顾客素质不高而放弃服务,势利眼,看人下菜碟。

  另一篇的题目是《再也不坐法航了》。这一次乘法航的线路有两段:从意大利的威尼斯到法国马赛,从法国尼斯到巴黎。让人生气的事情是,原本只需要3小时的两段行程,浪费了我们15个小时:一,6人代表团中2人的托运行李被弄丢了,两天后才找回来;二,因法航航班取消,我们未赶上已订好的航班,法航违反行业规定,拒不提供免费食宿;三,在航行途中,飞机上抛下沉,颠簸得厉害,当时的的感觉,除了害怕,就是后悔没事先写好遗嘱。对上述几点,法航既不解释原因,也不道歉,有失大公司的水准。

  对这两篇批评文章法航很当回事。其驻京办事处两次送给我外国交响乐团在京演出的票,以表歉意,我当然谢绝。之后又发出赴法国访问一周的邀请,说是让我体验法航工作改进后的服务。人家的好意没法拒绝,我让单位的一位同事去法国走了一趟。

  这件事更让我感到媒体批评报道的力量。公司、企业,对媒体的说好话似乎不特别在意,或许是见得多了,但对有根有据的批评可就坐不住了,因为名誉事大,利益攸关。(劳木)

  附:

  文1:法航看人下菜碟

  文2:再也不坐法航了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网Huanqiu.com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责编:翟亚菲
环球网简介| About huanqiu.com| 网站地图| 官方微博| 诚聘英才| 广告服务| 联系方式| 隐私政策| 服务条款|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