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中外专家的建议:如何避免中日开战

2015-04-07 14:50:00 环球网 第五昭婷 分享
参与

  编者按:在中日钓鱼岛危机严重时期,双方“剑拔弩张”,冲突大有一触即发之势。近期,钓鱼岛局势渐有缓和,中日双方也已重启了一系列安全对话,并达成了建立“海空紧急联络机制”的共识。那么,中日到底应如何管控东海危机?日前,爱海洋网联合察哈尔学会、斯德哥尔摩国际和平研究所主办的“中日东海冲突的危机管控”研讨会在北京举行。与会专家就近期中日在东海的事态发展,以及如何更好地管控中日冲突进行了深入交流,提出了一系列建议。

  杜懋之:我乐观地认为中日今年会在危机管控上达成某种协议

  应该加强对于东海地区危机管控问题的研究。中日两国防务部门于今年一月重启了关于“海空紧急联络机制”的安全对话,双方重新确认了在2012年达成的共识,并将内容从海上扩展到空中。在现在比较复杂的政治和安全的局势下,中日是否需要达成书面的文件,是两国谈判的焦点。

  但中日在建立管控机制上的认知上的差异,可能会成为该机制建立的潜在的阻碍:第一是历史问题。第二是日本宣布“购买”钓鱼岛后,中日双方对新现状的不满。第三是双方都希望能够充分行使对钓鱼岛的独立主权,但目前看没有进行共同开发的太大可能。第四,日方认为中方想通过危机管控机制的建立,使其在地面展开对争议区域的巡逻,日方也希望通过此机制来巩固其对该区域的管理权。

  如果一个国家用有意图的风险事件来发动战争,那么危机管控机制不会起任何作用。但对于非意图的风险事件的发生,危机管控机制会对其有比较明显的预防和减少的作用,并避免事件的升级以及其可能导致的战争的发生。去年11月,中日双方达成的“四点共识”拉近了双方的立场。我比较乐观地认为,中日双方在今年还会达成某种协议。但从长期来看,对于危机管控的建立还存在一个最重要的条件,那就是如何将危机管控的建立跟政治问题分离,使其能够成为独立的体系,不受政治风险的影响。通过危机管控机制,我们可以进入一个相对稳健的安全环境,培养积极的政治氛围,但如果希望能够彻底解决争端的问题,还是需要从双方两国对主权问题的解决入手。(Mathieu Duchâtel,斯德哥尔摩国际和平研究所中国与全球安全项目主任)

  张沱生:危机管控机制建立起来后可以守住中日关系底线

  现在的重点就是我们应该争取在上半年把危机管理机制谈下来,把它落实了。据报道,今年4月份两国防卫部门可能再举行一轮专家磋商,如果这次对话谈得成功,海空联络等危机管控机制就有可能在5月份正式启动。危机管理机制建立起来,就可以把中日关系的底线给守住。底线是什么?就是中日两国不走向意外冲突和战争。

  危机管理的作用是有限的,它不可能解决利益分歧,不可能解决中日领土争端,它只是控制危机,防止危机无限升级、引发军事冲突与战争。但危机管理的成功却能够为中日将来开展谈判,进行共同开发,创造必要的条件。

  危机管控是中日双方处理国家关系中的一项重要内容,但它并不能代替其他方面的工作和努力。因此,在加强危机管控的同时,我们要全力促进其他方面的工作,重启政治对话、开展经济与安全合作,等等。

  为什么我们认为中日爆发战争的可能性不大呢?因为世界历史已经清晰地表明,用战争的手段是不可能解决领土争端的。到目前为止,我们已跟12个邻国解决了陆上领土、边界争议,最后都是用对话手段解决的。此外,中日是两个大国,一个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一个是世界第三大经济体,如果中日打一场战争,不仅将会对双方带来严重损害,而且将会对整个地区、世界带来很大的风险。因此,避免战争是中日双方必须共同努力的。(中国国际战略研究基金会学术委员会主任)

  马世琨:中日管控冲突最好的办法是双方“搁置争议”

  中日双方在东海爆发危机的可能性是否在增大?我认为,这种可能性不是在增大而是在减少。可以做这样的估计:偶发性的摩擦有可能,有意为之的冲突不大可能,双方“真刀真枪地干一场”绝不可能。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钓鱼岛问题和东海局势发展取决于中日美三方的态度,而这三方都没有让钓鱼岛和东海问题闹大的政治意愿。

  那么,该如何管控冲突,避免冲突加剧?我认为,最好的办法是双方搁置争议。1972年中日建交和1978年中日签订友好条约时,两国领导人就钓鱼岛问题搁置争议达成过默契,这是许多年中日关系顺利发展的重要因素。石原慎太郎的“购岛”闹剧和日本当局将钓鱼岛“国有化”的荒唐行为,导致东海局势紧张和中日关系急剧恶化。所以说,“搁置争议”是管控冲突的最佳方式。

  有日本专家建议欧盟利用中立的第三方地位在中日间调解。我觉得没有必要,这只会把问题复杂化。去年11月,中日双方达成四条原则共识,其中有一条就说到中日双方承认在钓鱼岛和东海问题上存在不同主张,这为上述问题的处理迈出了积极的一步。

  关于钓鱼岛问题,中国、日本和美国学者提出过不少主张,有中日“一岛各表”论,有双方“共管”论,有双方“都不管”论,等等,都不失为有创见的建议。在这个过程中,很重要的一点是双方必须完善管控机制,把不祥的苗头及时扼杀在萌芽状态。(环球网高级顾问)

  王冲:中日对话大门一直敞着,建立管控机制有可能

  关于钓鱼岛,当年邓小平说共同治理共同开发,我们这一代人智慧不够,交给下一代人。那么到了我们这一代人,在未来五年、十年能得到解决吗?我觉得可能在我们可见的十年、二十年之内是难以彻底解决的。

  我个人认为中日之间不会爆发大规模战争,双方无论从官方,还是到知识阶层、普通民众,都没有这方面的诉求。虽然中国媒体喜欢说日本要走向军国主义,但是调查发现只有11%的日本人愿意为国参战,而中国却有71%。我相信日本人的调查可能是比较真实的,对于中国71%的人愿意为国参战这个数据我深表怀疑。

  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防范发生冲突的可能性,即在军事方面出现一些疯狂行为,甚至擦枪走火,这时候双方怎么办?其实据我了解,从钓鱼岛事件白热化之后,中日矛盾很深,双方高层停止交往,但司局级这一层次甚至军队之间的交流一直没断,也就是说,中日对话的大门一直在敞开着,双方谁也不会把这个关上。在这个基础上建立一个管控机制,甚至在不妨碍以后中日关系转暖的情况下举行高层会谈都是有可能的。(察哈尔学会研究员)

  吴正龙:钓鱼岛的总趋势是缓和的,要有全局观

  危机管控非常重要,实际上不仅中日之间是这样,中印边界问题也一样。目前来说,中日间的首要问题是管控,防止失控,这是最主要的。另外,在我们谈危机管控的时候,不能脱离中日关系的大背景。中日两国交往了几千年,但中日交恶才一百多年,中日几千年的交往中始终是中国占上风、占主导地位的,我们始终走在日本的前面。近代中国落后了,挨打了。但是现在这种情况正在发生变化。我们的GDP超过日本了,已经是他们的一倍多了,随着时间的推进,我相信我们在各方面都会超过日本。另外还要有一个长远的观念来看待这个问题,应该看到,钓鱼岛的总趋势是缓和的。所以不能一叶障目,失去全局观点。

  总的来说,我们要看到大的趋势,我想未来可能会更好一点。当然,中日之间问题很多,特别是历史问题,但你能指望安倍的“8·15”讲话有多大的改善?很难。能够完全得到中方和韩方的满意?难。但是不管怎么说,缓和东北亚的紧张局势,缓和中日的紧张关系,对于我们的发展是有利的,这是一个大的方面。(中国国际问题研究基金会高级研究员)

  洪源:完全按西方做法管控中日危机不能真正解决问题

  中日都属于东方文明,一个是中华文明,一个是日本文明。那么我们自己的儒家文明和日本文明有着很强的特殊性,这种特殊性就是从东方文明的体系出来,它跟西方文明的行为方式、思维方式甚至危机的解决方式有着很大的不同。所以,如果完全按照西方的做法来对中日危机进行管控,并不能够真正解决问题。

  我认为真正的解决办法应该是双方间的战略互信,而不是所谓的军事互信,因为从军事危机管理这方面出发实在是太微观了。中日两国应加强文化、外交、政治以及国家领导人之间的互信。只有达成战略互信,双方间的冲突才会得到很好的解决。

  另外,在中日东海危机管控、危机处理方面,我们应该摒弃一切其他大国的参与,就是由中日之间相互协商来解决危机。日方应该摒弃军事同盟这种比较过时的做法,摆脱在任何的冲突中过分地依赖军事同盟,以及依赖美国来威慑中国的做法。(中国社会科学院美国研究所研究员、察哈尔学会研究员)

  王京涛:建议中日两国从意识交流、文化交流入手建立深层交流机制

  近来有美媒强调中日都在钓鱼岛问题上积极备战,说得非常吓人,给人感觉好像大战一触即发一样。但另一方面,中日已经开启了中断了四年的安全对话,还有中断了三年的中日韩外长会议,同时中日还在探讨海空联络机制的建立。这个机制建立起来以后,可能会对偶发性事件有非常好的控制作用。那么,中日之间发生战争或者是军事冲突的可能性是在变大还是变小?这个问题值得思考,但这个答案可能我们现在没法找出来,因为偶发因素太多了。但有一点我觉得可以肯定,就是中日双方对战争的担忧都存在,而且日本的舆论甚至已经在讨论战争发生以后该怎么收场的问题了。

  对中国来讲,我觉得中国人对中日之间的冲突可能不是担忧,而主要是对日方的心理上的不满。从根源上来讲,就是来自于历史问题,因为日本一直缺少对历史问题的深刻反思,中国人对此不满意。再看看什么问题最容易引起中日冲突?一个是钓鱼岛问题,一个就是历史问题,而钓鱼岛问题其实又可以归为历史遗留问题。

  所以在这种背景之下,任何一种危机管控其实就是一种暂时预防或解决偶发性问题的机制,要真正解决一些深层问题的话,还是需要更多的一些办法。这个办法,我觉得不妨就是两国政府以及民间包括学界,从一些意识交流、文化交流方面去入手,建立这样的深层交流机制。如果历史问题能够得到比较好的解决,那么其他问题的解决得都会相对容易一些,或者是相对和平一些。(爱海洋网副总编辑)

  张良福:如果日本坚持钓岛没有争议,危机管控管不下去

  我认为中日双方都需要有新的思维,正视现实。如果日本人还是顽固地坚持钓鱼岛没有争议的话,那么危机管控也管不下去;如果日本人还是顽固地不承认双方在海上存在划界争议的话,那么风险依然还会存在。

  此外,我们要看到不管在国际上还是在亚太地区,中日的力量对比已经发生了很大的变化,至少现在中日两国属于两强并列,双方都要相互适应。日本人要适应一个崛起的中国,中国人也要适应和日本人两强并列,这是一个需要思考的问题。

  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就需要有一个新的思维。处理中日关系,不管是日本人看待中国还是中国人看待日本,恐怕都要跳脱过去“中美日”大三角关系而是着眼于亚太地区的和平稳定。中日两国一定要从两国如何和平共处、两国如何为亚太地区的和平稳定做贡献,从这个角度来思考彼此的关系。如果只从大三角关系的角度来看,看不到两国之间力量对比变化之后新的国际格局的话,那么中日关系的前景仍然很难预测。(中国海洋石油总公司能源经济研究院研究员)

  蒋涛:日本要降温危机须在历史问题上做出反思

  前一段时间的中日韩外长会议的时候,日本就拼命释放出中日韩关系正在回暖的一个信号,但据我观察,其实中日还处于一种比较紧张的状态。那么在这种背景之下,安倍有没有可能做出一些不理智的行动,甚至可能进一步实现钓鱼岛军事化,有没有可能?在这种背景之下中国会做出什么样的反致措施?在这种背景之下,我认为反而是日本应该去反思自己,把中国激怒到了现在的阶段。那么日本现在想要降温的话,那么在历史问题上应该做出反思,这样的话才可能实现中日关系的正常化。(中国新闻社记者)

  柯银斌:要在中国推广和平学,让大家了解危机管控的知识和方法

  首先,我们要知道是谁在管控危机。因为这个危机涉及的人是很多的,上中下层级的都有,所涉及的与危机有关的各种不同的主体的想法可能是不一样的,这是在管控危机之前就要解决好的问题。

  中日冲突危机本身很重要,但这个危机的事实到底是什么样的情况,谁能搞清楚?我们的学者可能只知道媒体上说的信息是什么,而不了解真正的事实。咱们有多少人能看看日文的资料呢?媒体的报道跟真正的事实是有差距的。

  公共外交在中日危机管控当中起着很大作用。在目前的状况下,中国的公共外交解决不了什么问题,所以公共外交必须与和平学结合起来。我们的公共外交要树立很高的目标,不仅仅是为了国家形象,公共外交最大的目标是人类的和平。在公共外交的过程当中,传达的内容上要传达和平的思想、和平的理念。我们要在中国推广和平学,让大家了解和平学,了解中国话语权,了解危机管控这些知识和方法。(察哈尔学会秘书长兼高级研究员)

  注:文章转自4月4日爱海洋网文章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网Huanqiu.com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责编:翟亚菲
环球网简介| About huanqiu.com| 网站地图| 官方微博| 诚聘英才| 广告服务| 联系方式| 隐私政策| 服务条款|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