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心伯:美国应对中美关系想开一些

2015-05-29 02:35:00 环球时报 吴心伯 分享
参与

  近来美国学界对中美关系的焦虑感在上升,他们声称双边关系已达临界点,主张要奉行更强硬的对华政策。焦虑感何来?一是担心中国越来越积极有为的大国外交将损害美国及其盟友的利益,挑战美国的全球领导地位。二是对中国某些国内政策不满,认为这不符合美国对中国走向的期待。

  这种焦虑感反映了美国对中国发展的新常态不适应。这个新常态,一方面就是推进有中国特色的大国外交,更加积极地在国际事务中发挥建设性作用,更坚定地维护中国的主权、安全和发展利益。另一方面,中国对坚持自己的发展道路越来越自信,正通过一系列的重大举措提高治理能力。

  说到底,美国不适应的背后是唯我独尊的陈旧思维在作祟。冷战结束后,美国对其在世界上的地位和作用形成了两点基本看法。一是美国是唯一超级大国,其世界霸权地位合情合理。美国搞北约东扩并加强在亚太的同盟体系,都是正当的。谁想挑战就是大逆不道。二是美国所代表的制度和价值观具有普世意义,其他国家理所当然接受,如果谁胆敢另辟蹊径,走自己的路,就是违反世界潮流。

  实际上,上世纪90年代以来的美国对华政策就是在这种思维的影响下制定和实施的。面对中国的崛起,美国要确保中国融入美国主导的国际体系,遵守美国制定的游戏规则,为美国分担责任。与此同时,美国不断在人权和民主问题上敲打中国,通过各种手段向中国社会输入美国的文化和价值观,推动中国在政治制度和思想观念上的转变。

  然而,一旦发现中国的现实发展与美国长期奉行的对华政策思维和政策目标不一致,美国的焦虑感就冒出来了。怎么办?一是向中国施加压力,迫使中国按照美国为中国设定的套路发展。二是美国自身做出调整,以更加务实的思维和政策适应新的现实。

  从中国的角度看,答案不言自明。今天的世界不是历史刚进入21世纪时的样子,多极化在发展,新兴国家在崛起,美国的优势地位和国际影响力在下降,中国更强大,也更自信。世界变了,美国变了,中国变了,美国的思维和政策也得变。旧的笼子已经罩不住新的现实。

  其实,中美关系从来不是一厢情愿的。分歧、摩擦甚至冲突都不可避免,中美关系这么多年不就是这么过来的吗?相比美国,中国似乎想得开一些。否则,当美国以“再平衡”的名义加强在中国周边的军事部署、提升与亚太盟国和伙伴针对中国的安全合作,中国能不焦虑吗?当美国插手东海和南海争端,罔顾事实,一味支持盟友和伙伴甚至挑衅中国,中国能不着急吗?当美国要求中国为美国主导的国际体系多出钱出力,又迟迟不愿兑现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给予中国更多份额的改革方案,还对中国设立亚投行大加阻拦,中国能不生气吗?美国近年来积极推进将中国排除在外的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削弱中国在地区经济中的中心地位,并公然声称不能让中国制定地区经济合作的规则,中国能不愤怒吗?面对美国近年来对中国的种种不是,中国学界不应发出中美关系已到“临界点”甚至“引爆点”的呐喊吗?事实上,中国尽管对美国的对华政策有这样和那样的不满意,却仍以积极和建设性的态度处理中美关系,谋求扩大合作、有效管控分歧,致力于推动构建中美新型大国关系的目标。

  当然,美国可能会有人说,中国弱,你焦虑、着急、生气甚至愤怒都没用,所以我干什么你都只能逆来顺受。美国强大,所以美国一焦虑,中国就得紧张,美国一生气,中国就得认真对待。这种说法或许有那么一丁点道理,但解释力很有限。从根本上说,中美对待双边关系的不同态度,是由于双方的哲学和理念不同。相比美国,中国能够更深刻地认知世界的复杂性,更敏锐地把握形势的变化,更平等地看待他国,更务实地开展交往。美国唯我独尊的心态和“山巅之城”的传统思维妨碍了它更客观地看待世界、他人及自身。如果美国对这个急剧变化的世界的看法更现实一些、对中国的态度更平等一些、对自己分量的估计更客观一些,那么对中美关系就不会看不开了。▲(作者是复旦大学美国研究中心主任)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责编:翟亚菲
    环球网简介| About huanqiu.com| 网站地图| 官方微博| 诚聘英才| 广告服务| 联系方式| 隐私政策| 服务条款|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