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敦球:韩强化对日军事合作,小心引狼入室

2015-06-06 11:54:00 中国青年报 李敦球 分享
参与

  韩日在军事领域的合作近期似有加深的趋势。报道称,5月30日,韩国国防部长官韩民求和日本防卫大臣中谷元在新加坡举行双边会谈,就日本行使集体自卫权的条件及程序等问题交换意见。双方商定,日本在朝鲜半岛行使集体自卫权需先征得韩方同意。并决定进一步加强两国在国防领域的合作,争取年内进行联合搜索救援演习。

  就上述新闻可以作3点解读: 一是韩国并不排斥日本在朝鲜半岛行使集体自卫权,只需先征得韩方同意即可;二是在适当条件下,日本自卫队以行使集体自卫权的名义在时隔70年后有可能重新进入朝鲜半岛;三是韩日两国未来将不断提升双边军事合作。

  韩日目前这种加强军事合作的势头,使笔者不禁联想到日本在近代对朝鲜半岛战略地位的重视程度。早在1890年,日本内阁总理大臣山县有朋就提出了所谓的“主权线”和“利益线”理论。根据该理论, 日本“利益线”的焦点就在朝鲜半岛。随后,日本利用各种手段与当时的韩国签订了一系列不平等的条约,并最终于1910年8月22日签订了《韩日合并条约》,奠定了后来以半岛为基地进而进攻中国大陆的基础。但愿现在的朝鲜半岛不再是当年日本的“利益线”。

  2011年8月,日本鹰派人物野田佳彦上台,野田借助升格了的美韩全面战略同盟,想强化与韩国的安全战略关系,借此加强应对中国和朝鲜的南“铁三角”。拟议中的韩日军事条约由两部分组成,即《军事情报保护协定》(GSOMIA) 和《物资劳务相互提供协定》(ACSA) 。2012年春,谈判已接近最后阶段。但是,受韩国在野党和市民团体反对呼声高涨的压力,是年5月17日,韩国防长金宽镇取消了访问东京与日本签约的计划。搁浅的《韩日军事情报保护协定》是一个准军事同盟性质的文件。虽然韩国政府声称其最早提案是2010年由日方提出的,但据韩国媒体报道,其实它是由韩国于2008年首先提出, 时任韩国总统是李明博。

  朴槿惠总统上台后,美日韩三国曾于2014年12月29日签署了《美日韩关于朝鲜核与导弹威胁的情报交流协议》备忘录,协议签署后立刻生效。尽管韩国当局反复强调备忘录的签署是为应对“来自朝鲜的威胁”,但韩国舆论仍认为,备忘录的签署实际上是在美国的撮合下“迂回”实现了韩日间的军事情报交换,变相推进了2012年告吹的韩日政府间《军事情报保护协定》。美国在三国军事合作中非常卖力,意图明显。

  按常理说,有了强大的韩美同盟就能足以应付来自朝鲜所谓的“威胁”,那么,韩国为什么还要同日本加强军事合作呢?韩国国防分析研究所专家白承周认为,韩日军事合作“符合美国鼓励盟国加强双边关系的立场”。在白承周看来,韩日军事合作最大的赢家既不是日本也不是韩国,而是美国。韩日加强军事合作只会进一步加剧地区紧张局势,中国等邻国将会视其为“美国主导的军事同盟在东北亚地区的扩张”。

  韩国《朝鲜日报》也曾发表社论指出,美国和日本都希望加强韩日军事合作,表面原因是朝鲜问题,但其背后的真正原因是“牵制中国的结盟战略”。有日本媒体报道称,日本期待“日韩准军事同盟”的正式起步,而日韩准军事同盟关系将为日后日韩美三国军事同盟的形成做铺垫。

  据报道,日本希望借助日前在新加坡召开的日韩防长会议继续推动缔结《军事情报保护协定》。韩国方面表示,虽然韩日两国相关部门之间就缔结协议的重要性达成了一致,但韩国国内存在强烈的反日情绪,且考虑中国方面的因素,因此缔结情报保护协议一事尚存在阻碍。韩国有识之士认为,“中国是韩国最大的贸易伙伴,在朝鲜半岛和平与统一问题上和美国一样拥有很大的影响力。因此,必然要考虑中国的立场。坦白地说,让韩国站在东北亚对峙格局的最前沿,并不符合国家长期利益”。

  韩国政府在对外战略上似乎还没有真正吸取历史教训,或对东北亚历史规律还没有深刻的认识,在地缘战略层面上也或许存在误判。正如韩国进步人士所说,如果美日韩建立军事同盟,就如同“手术成功了,但人死了”。当下的日本政府在侵略历史反省方面还存在严重的问题,在右翼势力和军国主义势力逐步抬头的背景下,还是希望韩国谨慎对待韩日军事合作问题, 切莫再次“引狼入室”。

  原题:韩日军事合作不符合历史潮流

责编:翟亚菲
    环球网简介| About huanqiu.com| 网站地图| 官方微博| 诚聘英才| 广告服务| 联系方式| 隐私政策| 服务条款|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