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敦球:冷战·热战·温战

2015-06-15 14:43:00 中国青年报 李敦球 分享
参与

  最近,朝韩关系一反年初友好的气氛而变得紧张起来。6月2日,驻韩美军司令部、韩美联合司令部及“联合国军”司令部联合发布《战略摘要》称,韩美已制定应对朝鲜导弹威胁的四大作战原则,且美军将长期在朝鲜半岛部署尖端战力。

  朝鲜《劳动新闻》6月7日报道,朝鲜祖国和平统一委员会书记局6日发表公报说,今年是《6·15共同宣言》发表15周年,进入6月以来,韩美两国以应对“朝鲜潜艇挑衅”为借口,在济州岛海域展开史上最大规模的联合反潜作战演习,韩美两国还公布旨在对朝鲜实施先发制人核打击的“四大作战原则”。《劳动新闻》2日曾刊发文章,谴责美韩展开的各种大规模军事演习是“侵朝战争挑衅”,将朝韩关系推向破产局面,韩国已丧失同朝鲜改善关系的机会。韩国KBS电视台2日报道称,朝方1日拒绝了韩方有关团体关于南北联合举办《6·15共同宣言》庆祝活动的提议。朝方在信函中表示,在北南双方基本立场没有根本性变化的情况下,这种联合庆祝活动无望得到任何结果,因此建议南北各自举行活动。

  今年伊始,朝韩互伸橄榄枝,双方先后呼吁无条件举行朝韩首脑会谈。正当世界关注朝韩关系如何发展之际,似乎是外部因素让韩国打消了对朝“幻想”,朝韩关系突然降温。有迹象表明,朴槿惠还是想在改善韩朝关系上做点事情,但好像“身不由己”或“力不从心”,或许是受制于韩国内外的战略环境,而朴槿惠本人又不想挑战目前的内外环境,屈服于各种压力。因此,导致了目前朝韩关系新一轮对峙的升级。

  今年是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也是朝鲜半岛分裂70周年,1945年划分的“三八线”是当年美苏冷战的产物,“三八线”将朝鲜半岛拦腰斩断。从民族分裂的角度来看,朝鲜和韩国都是冷战的直接受害者。也就是说,没有美苏冷战,就没有朝韩分裂。

  “三八线”划分5年后,半岛燃起了冷战时期第一场大规模的“热战”。朝鲜战争的爆发不但牵涉众多的域内外国家,而且使“三八线”进一步固化,加深了民族分裂。朝鲜战争留下了《停战协定》和“韩美同盟”等诸多冷战遗产,一直在影响并规制着半岛乃至东北亚的秩序。虽然那场战争已经过去60多年了,但是其余波绵延不断,时而激荡升级,朝韩关系转变成为长期的对峙和摩擦不断的“温战”。

  世界两极冷战格局崩溃后,朝韩关系有不小的改善,却没有本质性的突破。因为不但朝鲜半岛冷战机制仍然存在,而且近年来还有明显强化的趋势。朝鲜半岛处于东北亚中心地带,朝韩关系的走向对东北亚乃至亚太地区都会产生重大而又深远的影响。实现朝韩和解与统一不仅符合半岛人民的长远利益,也是朝鲜和韩国可持续发展的重要基础。在双边关系问题上是否应该排除外来干扰由朝韩自主决定,值得全体半岛人民深思。

  朝韩关系的演变历史表明,当韩国政府相对较大地保持对朝政策自主性的情况下,朝韩关系就会有所缓和,如金大中、卢武铉政府时期,在对朝政策上基本坚持了自主性原则,推动了朝韩和解与合作,半岛局势曾一度出现了良好局面。

  朴槿惠总统五年任期已越过第三年的年中,按理说,改善朝韩关系也该到付诸行动的时候了。鉴于上述的历史规律,朴槿惠政府首先应该在朝鲜半岛的和平与统一是民族的最根本利益这一认知的基础上,按照自身设计的路径和方式去推进朝韩互信进程,最大限度地减少外部因素对朝韩双边关系的负面影响,避免对朝政策继续向李明博政府的路线回归。战略抉择往往是一个痛苦的过程,但这确实是问题的关键。

  其次,在处理朝核问题上,韩国政府在积极推动半岛无核化的同时,需要认清朝核问题的本质,不要一味地把无核化进程与朝韩关系的改善直接捆绑在一起,更不应像李明博政府时期那样试图通过牺牲朝韩关系来解决朝核问题。可先行推动朝韩关系改善,虽然朝韩关系改善或许并不能直接解决朝核问题,但它一定会为推动朝核问题的最终解决提供正能量。

  第三,在做好韩中、韩美之间均衡外交的同时,取得中国在对朝政策上的充分支持是很有必要的,因为包含美国在内的周边大国中真正希望朝韩和解的国家似乎并不多。

  由于东北亚各国对朝韩和解与统一的态度各不相同,甚至已出现过公开阻挠朝韩靠近的现象,朝韩关系任何积极的变化都会对东北亚国际格局和包括同盟关系在内的半岛冷战机制产生巨大的影响与冲击。反过来,半岛固有的冷战机制也会对朝韩和解产生消极的作用。在某种意义上可以说,朝韩分裂70年难以和解,最重要的原因可能正是因为韩国被同盟关系所绑架。朝韩和解与统一最终取决于整个半岛人民的觉醒和实力的增长,这也许是朝鲜半岛最终走出冷战阴霾的必由之路。

  朝鲜半岛实现和解与统一对中国来说既是机遇又是挑战,但机遇远大于挑战。无论是从大层次的地缘政治环境看,还是从小层次的东北边境地区经济建设看,半岛实现和解与融合对中国都具有重要的战略意义,中国应该坚持支持朝韩改善关系并推动半岛实现自主和平统一。(作者是浙江大学韩国研究所客座研究员、环球网特约评论员、中青报“寰球东隅”栏目特约评论员)

责编:郭馥源(实习)
环球网简介| About huanqiu.com| 网站地图| 官方微博| 诚聘英才| 广告服务| 联系方式| 隐私政策| 服务条款|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