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敦球:旅游是中韩国家关系的润滑剂

2015-06-25 11:10:00 中国青年报 李敦球 分享
参与

  截至6月22日,韩国“中东呼吸综合征(MERS) ”确诊病例为172人,是沙特阿拉伯以外最多确诊病例的国家,死亡病例27人,致死率达15.7%,隔离人数仍有3833人。疫情高峰时期,韩国共有超过1.2万人被隔离,有108所学校因疫情而关闭。 

  韩国MERS疫情如此严重,在疫情暴发初期,政府重视不够,措施不当,才使疫情扩散,因此而遭到联合国批评。据韩联社6月5日报道,民调机构盖洛普韩国(Gallup Korea) 当天公布的调查结果显示,韩国民众对朴槿惠施政的支持率为34%,较上周下降6个百分点。

  受疫情影响,旅游及相关产业首当其冲受到极大的打击。韩国旅游业协会6月22日发布数据显示,预购2015年7月至8月韩国旅游产品的外国游客约20.26万人,比去年同期减少82.1%。6月1日至18日,因疫情取消来韩旅游的外国游客累计达到12.34万人,其中来自大中华区的游客人数占75%。换句话说,韩国的旅游经济核心就是中国游客经济。事实上,包括旅游业在内的韩国经济已与中国高度融合。如何创造让中国游客安心和舒心的旅游环境,是韩国政府当前面临的重要课题。

  在旅游业怎样应对遭受巨大冲击方面,韩国政府也似乎措施乏力。韩国文化体育观光部曾与5家保险公司就推出“中东呼吸综合征(MERS)安心保险”相关事宜进行协商,却遭到抵制和反对。22日终于推出针对外国游客的“MERS安心保险”,保险适用期为6月22日至9月21日。韩国MERS疫情对今年中韩旅游规模势必造成重创,后果还有待观察。

  中韩建交以来,人员交流频繁,旅游发展迅速。2014年7月,习近平主席访韩时,两国领导人宣布将2015年和2016年分别定为“中国旅游年”和“韩国旅游年”,致力于到2016年实现两国双向人员交流规模达1000万人次的目标。根据中国国家旅游局的统计,2014年全年中韩两国旅游交流规模已突破1000万人次,其中,中国赴韩旅游人数为610万人次,韩国旅华人数为420万人次,提前实现了两国元首设定的目标,旅游合作已经成为中韩战略合作伙伴关系的新亮点。

  与中国陆地接壤的国家有14个之多,中韩陆地并不接壤,两国间旅游合作的发展速度和规模却遥遥领先,其中最重要的原因,恐怕与两国的历史文化传统密切相关。历史上,中韩曾是政治共同体、文化共同体和命运共同体,儒家文化对韩国影响深刻,汉文典籍曾通过韩国传到日本。文化相通、价值观念相近是两国人民交流的深厚基础,中韩旅游业的蓬勃发展也根植于此。

  韩国应该在经济层面和战略层面重视同中国的旅游合作。为促进中韩旅游的发展,中韩两国应为双方的旅游提供更多的便利,不仅要增加两国之间的航班密度,而且在签证的门槛上也要不断放宽。从合作机制、签证制度、服务标准、构建一体化发展模式等方面不断加强。为办好韩国“中国旅游年”,2015年中方拟举办115项对韩旅游交流活动,韩方应大力配合。两国应抓住历史时机,结成全面旅游战略合作关系,达到最大程度的经济共赢。

  中韩旅游合作决不能只停留在经济层面上,因为旅游还涉及文化交流,并影响双边关系,应提升到国家战略高度。首先,通过旅游往来,可以增加双方的认同感,加深彼此民众对生活方式和习俗的理解。国家间的政策、双边关系可以自然渗透到民间,让老百姓切身感受。

  其次,旅游在促进两国战略合作中能发挥重要的作用。如果在两国关系处于困难的情况下,旅游可以作为打破僵局的纽带,以民间促政府,实现双边关系突破性的改善,常被称作“民间外交”或是国家关系的“润滑剂”。 如在1983年5月,韩国当局妥善处理了中国民航客机被劫持事件,对旅客和机组人员在生活上给予照顾和妥当安排,在一定程上打破了两国关系的僵局;而当两国处于良好关系的情况下,旅游则可以拓宽交流渠道,增强了解,深化合作,提升双边关系全面发展,可以用“增效剂”或“膨大剂”来形容。

  第三,在推动建设中韩经济共同体的同时,应该恢复和延续近代因海洋势力入侵而中断的中韩政治共同体、文化共同体和命运共同体,韩国应该认清形势并予以高度重视。6月1日,中韩自贸协定在首尔正式签署,这将有力推动中韩经济合作向经济共同体方向迈进,也有助于中韩旅游合作向深度发展。韩国观光公社发布资料称,2014年赴韩的中国游客同比增长41.6%,达612.7万人次,占赴韩外国游客的43.1%,为韩国带来的经济效益为18.6万亿韩元(约合人民币1055亿元),人均为303.4257万韩元。中国游客是韩国旅游行业的“大户”,游客数量多且人均消费远高于其他国家游客的平均值。中国游客在韩国创造的经济效益相当于韩国出口69.82万辆现代汽车,创造了34万个工作岗位。韩国经济极度依存中国经济,而旅游经济是其重要组成部分。中韩旅游和中韩关系正处在大发展的新起点上。(作者是浙江大学韩国研究所客座研究员、环球网特约评论员、中青报“寰球东隅”栏目特约评论员) 

责编:翟亚菲
环球网简介| About huanqiu.com| 网站地图| 官方微博| 诚聘英才| 广告服务| 联系方式| 隐私政策| 服务条款|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