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德华:美国为何敢肆无忌惮监听盟友

2015-06-25 17:05:00 未来网 王德华 分享
参与

  法国一直以“友好、信赖、独立和坦诚”的态度面对美国,美国对“盟友”的回报却是严密的监控,骨子里透露的却是不信任。维基解密称,美国国家安全局在2006年至2012年期间监听法国总统希拉克、萨科齐和奥朗德三任总统,时间跨度长达6年。

  法国朝野冲冠一怒。总统奥朗德召开紧急国防会议,并召见美国大使。爱丽舍宫发布公报称:“法国绝不容忍任何危害法国国家安全的行为。美国的做法不可接受。”法国左右派政治人物纷纷谴责美国刺探情报活动,绿党呼吁政府立即中止与美国的跨大西洋贸易投资伙伴关系协定的谈判。

  做贼抓了现行,美国的回应却是轻描淡写。美国总统国家安全委员会发言人普赖斯一开始拒绝置评,后称,美方“现在没有、将来也不会把奥朗德总统的通信作为监听目标”,法国是美国“不可或缺”的伙伴。 对过去是否监听拒绝回应,完全一幅无赖像。

  美国对盟友的监听,法国并不是第一家。早在10年前默克尔尚未就任总理时,就已经成为美国情报机关窃听的目标。德国曾被称与美国好得“睡一床被子”,原来却是“同床异梦”。默克尔自然不会善罢甘休,她不仅公开谴责,更直接致电奥巴马,狠狠喷了其一脸唾沫。

  一个松散的并由美国主导的欧盟符合美国的利益,美国决不允许一个由德法主导的大国在欧洲出现,因为这威胁他再当世界老大一百年。欧元的发行,美国早就耿耿入怀。法国总统被曝监听,只能证明“法国的地位与德国同样重要”,仅此而已。

  美国的盟友分为两个不同的圈子。以美、英、加拿大日本为代表的最核心盟友,可以共享情报以及纳入到美国情报机关的监听网络中。而法、德等非核心盟友,则成为被监听的目标。与美国坐在同一条船上的欧洲各国,只有同文同种的英国是其核心盟友。

  “我们又一次看见,美国眼中没有盟友,只有对手和仆从。”法国议员、执政党社会党法律委员会主任委员于尔沃阿分别用英语和法语这样愤怒地写道。美国对世界的划分,只有对手和任其左右的仆从,没有朋友。美国有必要监视仆从的一举一动是否符合主人的利益。一旦仆从做出了对主人的不敬行为或主认不知道,对主人来说是不可想象的。

  法国大喊大叫美国低调回应,美国心里有底,法国只能屈从美国监视,翻不起大浪。就如同德国一样,不久就会给自已找台阶下不了了之。在不久前在德国召开的七国首脑会上,默克尔与奥巴马把酒言欢,脸上笑得像一朵花,就是证明。

  美国监听默克尔没有造成美德关系冷淡。现在法国的愤怒只是在向公众表明一个姿态。现在不是戴高乐时代,当时法国在国际舞台上是个独立玩家,而现在欧洲已倒向美国,法国也只是美国的一个小跟班,不会恶化与美国关系。这也是美国敢肆无忌惮地监听盟友的原因。

  自斯诺登曝光“棱镜”计划后,美国一些政客和媒体不时找茬指责中国搞网络袭击,最新又编造出“1800万政府雇员遭受中国黑客攻击”的猛料。美国指责中国“有鼻子有眼”,但又拿不出证据,贼喊捉贼的伎俩罢了。在“美国监控外国首脑”的丑闻频发的情况下,谁还会相信美国这些“离奇的谎言”呢?

  毫无疑问,对于美国而言,利用技术上的优势打造“监听帝国”,无疑证明了自己对世界的控制能力。对盟友尚如此,对中国可想而知,大谈友好,只是幻想而已。我们一定要做好相关防范,防贼防盗。害人之心不可有,但防人之心不可无。

责编:翟亚菲
环球网简介| About huanqiu.com| 网站地图| 官方微博| 诚聘英才| 广告服务| 联系方式| 隐私政策| 服务条款|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