尹承德:西方与俄陷入“新冷战”临界点

2015-06-29 15:09:00 环球网 尹承德 分享
参与

  近来, 美欧借口俄未履行关于乌克兰问题的明斯克协议, 全面强化了对俄的制裁与遏制, 引发俄的激烈反制。双方紧张的对立对峙升至新的高点。

  美国对俄严厉的经济制裁呈常态化, 欧盟6月22日宣布对俄制裁延长半年, 进一步拉紧了经济上扼俄的绳索。俄则以牙还牙, 宣布对欧反制裁措施延长一年。双方军事对峙更是愈演愈烈。双方都在边境陈兵布阵,高频度地隔着边界举行针对对方的大规模均演,侦察与反侦察机舰近距离遭遇愈益频繁和靠近。日前,美国拟将在紧邻俄的6个北约国家部署重武器,北约决定将其针对俄的快反部队从1.3万人扩增至4万人,尤其是25日结束的北约防长会议推出了多项扩军和改革发展计划, 旨在扩大对俄战略优势,势将进一步升高与俄的军事对抗。更危险的是, 双方还发出新的军事威胁—核威胁,出现常规军事对峙升级为核对峙的危险, 相互争斗的火药味越来越浓。西方媒体因此认为美欧与俄关系已滑到"新冷战"的“临界点”。

  北约出台的所有针对俄的军事动作和战略布局基本上是由美国主导和安排的, 连欧盟延长对俄经济制裁, 也同不久前奥巴马总统在G7峰会上所定严厉制裁俄罗斯的基调有关。当前美欧与俄战略较量的严重升级,本质上是美俄地缘政治矛盾和战略遏制与反遏制斗争深化与激化的反映。

  此轮美俄战略对立升级的导火线是乌克兰危机持续,但从根本上看,是美强化遏俄战略的应然结果。冷战结束苏联解体后,美仍把苏联的继承者俄罗斯当作主要战略对手加以防范遏制,对俄实行“剥笋”战略, 层层剥夺俄的战略空间, 直至在乌克兰策动“颜色革命”,实行政权更迭。其终极目的是使俄的周边战略空间“零存在”,使之丧失大国地位及抗衡美与西方的能力。俄对美操纵北约多次东扩一再忍让,但对美竟然染指其兄弟之邦乌克兰,将其从俄的势力范围变为美的势力范围,从俄的战略屏障变为美遏俄前哨和桥头堡,则忍无可忍,作出了超强硬反制,一举改变了双方在欧洲的攻防态势。

  美加紧对俄战略进逼,直抵乌克兰,除了自认为俄国力衰弱,只能吞下苦果外,还有如下深层原因:一是俄继承了前苏联的超强军力,尤其是俄战略核力量同美相当,与美保持了能相互摧毁的“核恐怖平衡”。前不久俄一前高官说,俄有能力在几十分钟内把美国“从地球上抹掉”。美视之为心腹大患,欲通过遏俄战略来弱化其“核牙齿”;二是美认为俄“扩张成性”。奥巴马指责普京在“追求重现苏联帝国荣光”,企图恢复前苏联势力范围,再次与美争霸。美须先行遏制,以防患于未然。三是普京坚持本国特色的俄政治和经济模式,拒绝全盘西化,被美视为异端而坚持对俄打压,企图以压促变。四是俄在外交上主张世界多极化,反对单极独霸,被美视为同己作对,因而极力遏制与促变俄,以清除其称霸障碍。

  欲加之罪,何患无词。美对俄的疑忌与指责大多“莫须有”。俄从未主动挑战与挑衅美及其盟国,是美对俄步步进逼,一再突破俄的战略底线。在乌克兰问题上,也是美先发制人,俄是后发制人;美指责俄加剧乌危机,实际上美自己走得更远。不久前美派大批军事专家到乌训练军人。这无异给乌内战火上浇油,完全背离了明斯克协议精神。

  尽管美俄都重申不会进行军事摊牌,但乌危局和美欧与俄对立存在进一步恶化的可能。这是冲突各方皆输的局面,并对整个欧洲和世界形势产生严重负面影响。解铃还需系铃人。解决乌危机及欧洲两大势力对抗的出路,在于对立各方换位思考,保持克制,理性而为。尤其美应转变冷战思维,在乌克兰问题上,放弃将乌“卫星化”的念想,并促乌当局转变亲美仇俄的极端化政策,重返中立立场。这是解决危机与冲突的唯一正道,也是所有有关各方之福。(作者是中国国际问题研究基金会研究员,前中国驻美国使馆参赞)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网Huanqiu.com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责编:翟亚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