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维塔利•纳乌姆金:俄美难因反恐走得更近

2015-06-27 08:41:00 环球时报 维塔利•纳乌姆金 分享
参与

  当前中东的主导趋势之一,是激进伊斯兰主义和恐怖主义武装的攻势,它既威胁着俄罗斯,也威胁着美国

  俄美两国在该地区的立场和利益并不完全一致。美国(更不用说其盟友)目前仍然是中东石油的主要买家,多个地区国家(其战略盟友)与其签有防务和安全条约,当地还设有美军基地,俄罗斯则没有。与此同时,尽管在个别情况下与美国的地区伙伴国也有紧密联系(比如土耳其),但俄罗斯更多地与对美关系紧张的国家保持合作。

  总之,俄罗斯在该地区没有生死攸关的重要利益,因此即使俄美两国政府对该地区的个别政权或事件看法不同,也无对立性矛盾。那么,两国的利益有哪些相符之处呢?首先,毫无疑问是坚决打击国际恐怖主义和极端主义的必要性。此外,两国都希望该地区稳定。如果真如许多俄罗斯人认为的那样,华盛顿致力于在该地区建立“可控的混乱”,我倒觉得这并不符合美国的长期利益。推翻不友好政权(或美国不可控政权)带给美国更多的是麻烦而不是优势。利比亚何时会成为被控制国家?谁将会控制它?美国的现实主义政客如基辛格,对美国不加考虑地干预该地区国家事务持批评态度。那么,俄美两国今天能合作吗?比如,在重建利比亚秩序问题上?这或许是个不错的选择。

  然而,即便是在共同利益领域的俄美合作也会受到一系列限制。其中最主要的是双边关系的冰冷现状,以及两国政府极度缺乏互信。甚至解决乌克兰危机也难以从根本上改变这一状况。一方面,美国在恐怖主义肆虐的某些阿拉伯国家,支持其认为相对温和的伊斯兰组织。俄罗斯则认为,这些武装派别的威胁丝毫不亚于“努斯拉阵线”。恐怖分子没有好坏之分;另一方面,美国拒绝与叙利亚政府合作,莫斯科视后者为重要反恐合作伙伴。

  即使两国的反恐合作随着形势发展进一步增强,俄罗斯在任何情况下也不会参与美国主导的任何联盟。美国也永远不会放弃其主导地位。我认为,俄罗斯从美国(还有本国)的经验中得出了有益的教训,任何情况下都不会在阿拉伯领土上发动军事行动,哪怕仅限于空袭。俄罗斯在任何情况下都会坚决主张将问题提交到联合国安理会解决。

  无论如何,俄罗斯愿意在打击恐怖主义的斗争中,与西方和地区国家进行密切合作,同时一直倾向于与合法政府合作。让俄方尤为不安的是,“伊斯兰国”军队中来自俄罗斯个别地区和中亚国家的圣战分子在不断增多。

  我相信,联手应对威胁的必要性最终会让俄美两国产生更多合作可能,但考虑到上述限制因素,这种合作可能会处于较低水平。双方在最好的情况下会协调行动、交换必要信息,同时各自独立行动,可能还处于平行而不交叉的轨道上。但即便如此,这也是有利于改善双边关系的互信措施。本文刊载自《环球时报》“透视俄罗斯”专刊,内容由《俄罗斯报》提供。▲(作者为历史学家、俄罗斯科学院东方学研究所所长、历史学博士、教授)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责编:王书影(实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