俞邃:金砖上合双峰会检验美国对策

2015-07-30 15:26:00 环球网 俞邃 分享
参与

  金砖国家和上合组织“双峰会”无论其意图或是成果,非但不应理解为一味排美,而且要看到这是为美国今后如何与之应对、沟通、合作提出了新的命题。

  金砖国家和上海合作组织双峰会结束不久,人们听到的固然更多是赞扬之声,但也有另类议论,仿佛这两个会议与美国的利益格格不入,甚至提出其矛头是不是针对美国的问题。其实并非如此,应该看到美国与这两个组织之间是存在着合作空间的。当然,这首先要看美国持何态度,更取决于美国能否收敛霸权主义图谋。

  相互衔接的金砖国家与上合组织两大峰会,主旋律在于经济与安全并举,增强金砖国家的合作,深化上合组织的发展,推进“一带一路”的建设,巩固二战的胜利成果,维护以联合国为核心的国际秩序。可见,两会的宗旨和结果都构不成对美国利益的损伤。

  金砖5个成员国,除俄罗斯当今与美国疙瘩较多却也并非不共戴天而外,其他4国与美国的关系均属正常甚至友好。何况,7月10日美国国务卿克里也曾表示,不赞同认为俄罗斯对美国国家安全构成现实威胁的评估。当前,金砖国家合作面临全球增长缓慢带来的经济下行压力,于是峰会把“金砖国家伙伴关系——全球发展的强有力因素”作为会晤的主题,竭力构建新型全球发展伙伴关系,要让发展成果公平惠及地球每个角落。既如此,当然也会惠及美国。

  启动新开发银行是这次金砖国家的一项重要内容,峰会决定年内将全面运作并启动首批合作项目。这将不仅为金砖国家以及其他新兴市场国家发展提供金融支持,而且为全球经济金融治理改革增添动力。金砖国家应急储备机制已完备各项手续,不仅增强了金砖国家间利益纽带,也为全球金融安全网增加了新层次。其作用涉及全球,自然也就与美国的利益相关。

  金砖国家各成员国又都是20国集团的成员,与美国在一个大集体中“共商世事”。当今各种地区性合作组织彼此交叉和交融,有利于国家间的经济互补。金砖国家与20国集团的关系,不是对立的关系,搞得好,金砖国家的势头会胜过美欧传统发达大国,在一定程度上起到引领作用。

  至于上合组织,仍坚持奉行互信、互利、平等、协商、尊重多样文明、谋求共同发展的“上海精神”。安全方面更是上合组织关注的首要问题。这次峰会批准了《上合组织成员国打击恐怖主义、分裂主义和极端主义2016年至2018年合作纲要》,提出要尽早启动反极端主义公约起草工作,加快成立应对安全威胁与挑战中心。这与美国的构想并不相悖。再说,最近在伊朗核问题取得实质性进展,参与谈判6国中的上合组织成员中国、俄罗斯与美国配合尚算默契,也是一个成功的例证。

  经济方面,峰会批准了《上合组织至2025年发展战略》,发表了《乌法宣言》及其行动计划、《金砖国家经济伙伴战略》等文件。习近平主席在“双峰会”上指出,“一带一路”建设的倡议是开放的,也是包容的,愿与各国发展战略规划实现对接。那么,人们自然会联想到“一带一路”与美国“新丝路”的关系。

  美国早在1999年就有“丝绸之路战略”,2006年还有过更新版。2011年7月,美国国务卿在印度金奈又提出了新丝绸之路战略,目标是以阿富汗为中心,在中亚和南亚形成广泛的地区交通和经济联系网络。其区域范围是中亚、阿富汗和南亚。美国智库还提出要把新丝绸之路战略与从波罗的海经中亚到阿富汗的北方运输网连接起来,甚至设想使之进一步直达东南亚。丝绸之路经济带与美国新丝绸之路战略的动因和手法虽然差异明显,却也在地缘与目标方面形成某种交集。中国和美国共同参与一些地区合作机制和项目,这既可为新丝绸之路战略所用,也不妨纳入丝绸之路经济带。可见彼此存在一定的合作空间。当然,对此俄罗斯难免会心存芥蒂。这就需要在各自战略构想“对接”过程中,进行诚意协商和加以有效协调。

  上合峰会通过了启动印度、巴基斯坦加入程序决议,接纳白俄罗斯为本组织观察员国,阿塞拜疆亚美尼亚柬埔寨尼泊尔为对话伙伴国。美国也许会有所不快,但至少对于例如印度(美国将其当作牵制中国的特殊力量)成为上合组织正式成员,未必会有多大反感。

  上合组织峰会还发表了《关于世界反法西斯战争暨第二次世界大战胜利70周年的声明》。国际社会期待中国将于9月初举行的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纪念活动。这对于当年的同盟国美国来说,二战胜利理所当然是应该同庆的了。

  中国既是金砖国家和上合组织的成员国,又是“一带一路”构想的倡导者,还是构建中美新型大国关系的推动者。中国可以起到上述两个组织与美国沟通合作的桥梁作用。这一点也许会在今年9月习近平主席对美国的国事访问中进一步得到体现。

  值得一提的是,7月13日美国《赫芬顿邮报》刊登文章,评介国家战争学院教授莱尔·格尔茨坦的新著《与中国半路会合:如何化解美中新对抗》。这对美国当局来说,无异于一副清醒剂。文章指出,在挑战华盛顿日益强硬的共识时,著作者主张承认中国发挥更大作用,“根据的不仅是全球和地区权力对比变化的现实,还有对北京意图的一种正面判断。不要忘了,中国没有海外军事基地,已30多年没大规模动武。”文章还说,目前支配美国外交政策的是一种两党共识,即华盛顿说什么就是什么。这在冷战结束不久美国统治地位近乎巅峰时都行不通。如今应对中国这样的崛起大国,这种法子绝不可能奏效。正如格尔茨坦在书尾所言,“对美国来说,除了半路与中国汇合,没有其他可行的办法”。他是对的。

  总之,金砖国家和上合组织“双峰会”无论其意图或是成果,非但不应理解为一味排美,而且要看到这是为美国今后如何与之应对、沟通、合作提出了新的命题。

  (作者为中国国际问题研究基金会高级研究员、国际自然和社会科学院院士,文章来源于国际网)

责编:刘弘轶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网Huanqiu.com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获取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