劳木:欧盟需要“戴高乐精神”

2015-07-01 13:26:00 环球网 劳木 分享
参与

  美国监听法国3任总统长达6年一事,法国经过一番愤怒、警告和抗议,已渐呈偃旗息鼓之势。这不奇怪,早有先例。2013年10月,默克尔的电话遭美国安全局窃听事件披露后,德国也走了同样的过程,最后因“证据不足”不了了之。如此处世之道,这般处事方式,很让人费解。

  一国监听别国军机大事,窃听别国首脑的通话,可不是小事,这是赤裸裸侵害他国主权、侵害人权的行为。照理说,酷爱人权的欧盟抓住美国的小辫子,就应采取点强硬行动,给美国一点教训,让它长点记性,今后别这样对待欧洲。法德没有这么做,而是顾忌同美国的盟友关系,采取息事宁人的态度。在外界看来,这未免太忍气吞声,简直是“容忍人家骑在自己脖子上拉屎”。有位网友说,这让他想到京剧《法门寺》里的贾桂。此人在主子面前弯腰屈膝,窝囊得要命,成了骨头软、奴性足的代名词。当然,一个有尊严的欧洲,没到这个份上,也应该同“贾桂精神”不沾边。

  美国同欧盟国家是盟友关系,但在美国心目中更多是主仆关系。欧盟对美国就应俯首贴耳,唯命是从。随着欧盟的不断壮大,美国越来越怕欧盟背着美国另搞一套,像什么加速欧洲体化进程,欧洲防务另起炉灶、另拉山头等等。因此,盯牢欧盟,掌握其动向,便被美国视为大事一桩。监听便是美国对欧盟疑神疑鬼的伴随行为。法德分别是欧盟政治和经济领头羊,拿这两国首脑作为重点监控对象,也是题中应有之义。对美欧关系的实质,法国社会党议员于尓沃阿一语点破:“我们又一次看见,美国眼中没有盟友,只有对手和仆从。”

  美国这种蔑视欧洲的坏毛病,在相当程度上是欧洲给惯出来的。长期以来,欧盟对美国过于言听计从,丧失自我,美国要打谁,欧洲赶紧出兵,美国想吓唬谁,欧洲马上跟着瞪眼睛。欧洲让美国看透、看偏:即使有满肚子委屈和不满,嚷嚷一阵子就过去了,苦酒还得乖乖喝下。

  欧洲应设法摆脱美国为它安排的角色,如今已有这个能力。就地域、人口和经济体量而言,在当今的多极世界里,它是当之无愧的一极。欧盟只要挺起腰杆,足以捍卫自身利益,最新的例证是:由英国带头、17个欧盟国家争当亚投行创始成员国,美国对此虽然心里不高兴,但也无可奈何。

  冷战结束后,欧洲选择的是削减军费、注重发展经济、改善民生的路子,虽然问题不少,但总体上说,还比较合乎时代要求。美国则继续冷战时的套路,扩充军备,耀武扬威,四处用兵,把世界搞得乱糟糟。欧洲具有文化底蕴和经济实力的优势,在国际事务中可以发挥更大作用。就对美关系来说,不能一味迁就、屈从,对美国的错误和不当作法,给予抵制、纠正是必要的。要知道,在美国治下的世界,欺软怕硬也是常态。从大局着眼,欧洲需要“戴高乐精神”。当年戴高乐总统推行独具特色的外交战略,被称为“戴高乐主义”,其核心内容被概括为:坚持独立的外交与防务;积极促进欧洲建设;充当美国与苏联之间的仲裁者;对苏联既抗衡又保持对话;强调法国同第三世界的联系。不难看出,对今天的欧盟来说,这些原则无疑仍具有生命力。弘扬“戴高乐精神”,对欧盟提高在国际舞台上的地位有好处,对保持世界的平衡与和谐有好处。(劳木)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网Huanqiu.com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责编:翟亚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