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风田:管好“天下粮仓”不必大包大揽

2015-07-07 02:35:00 环球时报 郑风田 分享
参与

  中储粮总公司近日对吉林、辽宁2家粮库“以陈顶新”问题做出严肃处理,涉事责任人分别受到留党察看、行政撤职、党内警告、行政记过等处分。其实近年来中储粮屡屡出现问题,从河南直属库主任携款潜逃,到黑龙江基层粮库两现大火,再到转圈粮、以陈顶新等传闻,这些问题都反映出粮库内部治理结构已出现问题,急需进行实质改革。笔者认为以下几个方面应是改革的方向:

  其一就是增加透明度。我国的粮食储备数量一直被当成机密,诸多信息并不对外公布,这也是近年来屡屡出现问题的主要原因。其实,按照国际通行办法,各国都可以根据本国情况确定一个最优储备量,在此基础上让民营资本去充分竞争。如果国家储备一直不为外界所知,容易导致民营储备的盲目竞争。另外从财政资金的管理角度看,财政支出的资金应该向社会公布。国家粮食储备要使用巨额的财政补贴,所以应该增加其透明度,接受全社会的监督,这样才能避免问题屡现。

  其二是减少过量储备。近半年来学术界与企业界一直有很强的声音在质疑目前我国粮食的过量储备问题。主要理由是过量的粮食储备一方面消耗大量财政补贴,另一方面又导致陈粮出现,而粮食加工企业又难以收购到新粮。

  我国目前粮食储备体系是在2004年建立的,出发点是为了平抑粮食价格波动,防止粮价忽高忽低变化对农民种粮积极性的影响,同时也解决农民家庭储备条件有限等问题。但敞开收购,顺价销售,这种制度也是有成本的,那就是国家维持运营中储粮系统所需的成本。过量储备也抑制了私人储备的积极性,尤其是粮食加工企业与农户储粮的积极性。

  国际学术界一直在研究粮食的最优储备规模问题,也就是说如果处理好国家储备与私人储备的关系,让其各行其是,就可以达到社会福利最优。我国粮食储备在我国数量上要比发达国家要高,但在目前我国粮食加工企业有储备能力的情况下,也应该充分发挥民营储备的积极性,没有必要大包大揽。我国未来的改革方向是增加私人储备的积极性,减少国家储备的数量。

  其三是引入第三方抽检。近几年之所以接连出现“以新顶新”、“转圈粮”,说明基层粮库内外勾结并不是个案,单纯的粮库自我监管难以奏效。国家储备本应该是公益性、平台性的。如果基层粮库频现“以陈顶新”逐利,就难免出现问题。在这种背景下,应该引入独立的第三方机构,进行随机定期的抽检,对国家储备库存粮食进行数量、质量抽查,减少损失。

  只有通过顶层设计改进我国的粮食储备体制,让市场发挥更大的作用,让外界监管去校正内部失灵的管理,才能摆脱被动反腐局面,确保国家的粮食储备安全。▲(作者是中国人民大学农业与农村发展学院教授)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责编:翟亚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