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敦球:解决南海问题应从东北亚入手

2015-07-08 10:29:00 中国青年报 李敦球 分享
参与

  最近,日本《周刊现代》杂志爆料:日本首相安倍晋三6月初在与各媒体负责人的内部座谈上说,安保法制改革是冲着南海上的中国的。此新闻立刻引发轩然大波,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表示:“如果报道属实,日方应该就此作出澄清和说明,渲染对抗言论不得人心。”

  7月3日,《人民日报》发表文章称:“当前,我国周边领土主权争端、大国地缘竞争、民族宗教矛盾凸显,周边热点问题升温,家门口生乱生战可能性增大。”日本似乎做好了从东海到南海同中国进行军事对抗的准备。事实上,早在100多年前日本就形成了类似的战略思维,1890年12月6日,日本内阁总理大臣山县有朋提出所谓“主权线”、“利益线”理论。根据该理论,朝鲜(指朝鲜半岛)、琉球、中国、越南菲律宾缅甸等都在日本的所谓“利益线”范围之内,而焦点是在朝鲜。而我国周边领土主权争端以及家门口生乱生战的可能性,主要分布在从东海到南海沿线上,这条线的焦点正是朝鲜半岛。

  笔者以为,甲午战争以前的历史事实证明,当大陆势力与朝鲜半岛紧密结合并能抵御海洋势力时,则半岛稳定,东北亚各国和平共处;甲午战争以后的历史也证明,当海洋势力染指并控制朝鲜半岛时,不仅半岛失去了独立性和完整性,而且大陆势力与海洋势力不可避免地直接碰撞和交锋,这是东北亚百余年来动荡不定的根源,也正是这个原因,东北亚的动荡之源才波及至南海。

  英国政治学家麦金德说过:“谁统治了东北亚,谁就掌握了西太平洋,谁就掌握了整个亚洲的命运。”而东北亚的钥匙则是朝鲜半岛。随着世界向着多极化方向发展,朝鲜半岛的战略地位日益凸显。

  在中国崛起和美国实施亚太再平衡战略的背景下,韩国陷入了前所未有的战略困境,如何抉择,在韩国国内争论不休,远远不能达成一致。韩国经济命脉已牢牢系在中国这条大船上,但是,韩国却将国家安全命运紧紧绑在美国的战车上。韩美同盟关系不断升级,将经济和安全两大领域分别依附于一个大陆大国和一个海洋强国,这是一对不可调和的结构性矛盾,必然会发生冲突。这种局面不仅不可能长久持续,而且反过来又会伤害中韩两国利益,韩国似乎已陷入战略困境中不能自拔。

  如何破除韩国这一战略困境,并促使韩国的国家安全战略转向大陆,是否可用提升中韩经济合作的方式加以解决呢?中国国际问题学者阎学通先生近日著文认为,“经济关系决定不了战略关系”,依据这一原理,利用经济手段是不可能使韩国改变安全战略的。

  笔者认为,只有从推动朝韩和解入手,瓦解朝鲜半岛的冷战结构,才能动摇韩国现在的国家安全战略,进而改变东北亚国际关系格局。美国前国务卿基辛格博士就曾说过:“如果(朝鲜半岛)南北紧张局势大大缓和,美国军队的存在将成为韩国内部一个非常有争议的问题。反过来,如果美国军队撤出,美国在日本的军事基地的未来也会成为问题。如果美国军队离开亚洲边缘,亚洲将出现一个全新的安全尤其是政治格局。”韩国金大中和卢武铉两位总统执政期间的事实已证明,只要朝韩实现某种程度上的和解,并在经济上形成融合的态势,即使不统一,美国也会感到恐慌。当然,感到恐慌的还有日本。

  美国在本地区的军事存在或者说美国实施亚太再平衡战略主要依靠两大支柱,即美韩同盟和美日同盟。如果基辛格博士的推断是正确的,那么中国就可以通过影响朝韩,促使朝韩和解,摧毁美军驻留韩国的基础,首先砍掉美国的第一大战略支柱美韩同盟,进而动摇和瓦解第二大支柱美日同盟。同时,建立中国与朝鲜半岛的联盟和命运共同体,并努力促成东北亚共同体。届时,美国的亚太再平衡战略就会不攻自破。

  事实上,日本近些年来在钓鱼岛、东海和南海不断挑起事端、制造麻烦,本质上也是因为有美日同盟、美韩同盟和美国亚太再平衡战略为其撑腰。如果逐步摧毁日本赖以依靠的基础,钓鱼岛问题和东海问题的解决就有可能迎来新的转机。只要美日不再有足够的实力干预南海问题,那么,南海事务即使存在摩擦,也会在可控范围之内,南海问题才能从根本上得以缓解。

  反之,如果不从摧毁美国在东北亚的两大同盟入手,让美国的两大战略支柱长期存在,美国的亚太再平衡战略就很有可能向纵深扩展,美国就会有足够的实力和能力在东海和南海制造麻烦,南海问题和矛盾不仅会长期存在,而且还有可能不断升级。美国前亚太事务助理国务卿柯庆生最近在他的一个新书发布会上说:“为了应对中国在东亚的挑战,美国必须加强在亚太地区的军事存在,同时也帮助美国的盟友以及中国周边国家发展能力……美国能够影响中国的选择,是因为美国站在一个更高的位置上,因为美国有很多的盟友,而中国很少。”他的讲话似乎也佐证了笔者的判断。历史在螺旋式地向前发展,但历史规律中的本质内核是难以改变的。

  (作者为本栏目特约评论员、浙江大学韩国研究所客座研究员)

责编:王书影(实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