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明波:希腊正在打开“潘多拉魔盒”

2015-07-09 06:38:00 广州日报 李明波 分享
参与

希腊公投是否接受债权人还款方案之前,德国媒体以希腊总理齐普拉斯举枪对着自己太阳穴的漫画作为封面,标题是“给我钱,不然我就开枪”,在德国媒体看来希腊的谈判战略就是以自杀式威胁来要求赎金。德国媒体嘲笑的意图很明显:如果希腊是自杀式炸弹袭击者,这样的要挟或许有用。但希腊现在的姿势是拿枪指着自己。

希腊人以公投的方式决定“集体赖账”后,世界金融市场的巨大震动表明德国媒体的冷嘲热讽过于乐观了。正如身为博弈论教授的希腊前外长瓦鲁法基斯在公投前对《纽约时报》威胁的那样,“为了生存,不起眼的希腊可以毁掉整个金融世界。”希腊债务违约后,全球大宗商品价格全线暴跌。现在,新一轮全球性金融危机的风险笼罩在国际市场上,恐慌的情绪正在传染。

英国《金融时报》欧洲版主编托尼·巴伯将希腊公投引发的危机比喻为希腊将欧洲重新拉入地狱,“1914年8月(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欧洲坠入地狱。1945年5月(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欧洲逃离地狱。历史将铭记2015年7月,因为这一个月,希腊将整个欧洲再次拉入地狱。”

实际情况可能更糟糕,受牵连的可能也不仅仅是欧洲。大宗商品价格的暴跌就是个信号。希腊退欧带来的最直接冲击,当然是欧元和欧元区。欧元成立是建立在欧洲统一联盟的基础上,一旦欧元区出现分裂,欧元信用便会遭到质疑,欧元在国际货币市场的地位将下降,那对欧元区来讲是个灾难。更令人担忧的是,欧元风险可能会引发全球风险。欧元在欧元区的苦心经营下已成为全球第二大储备货币,甚至在挑战美元的地位。随着希腊退出,欧元将遭受巨大冲击,势必引发国际外汇市场动荡。

中国而言,希腊的债务危机并不是发生在遥远神话国度的灾难,全球化的力量已经将中国与希腊变成了利益相关方。希腊正处在中国通向西欧的海上丝绸之路经济带上,中希双方希望能将希腊的比雷埃夫斯港,作为中国商品进入欧洲的门户。如果希腊经济出现大幅动荡的话,中国的“一带一路”战略布局势必将受到影响,中企投资将面临一定风险,甚至中国的宏观经济,也将受到希腊债务危机的间接冲击。

正如李克强总理6月29日指出,“希腊债务问题是欧洲内部事务,但希腊能否留在欧元区,不仅关系到欧元的稳定,也事关世界金融稳定和经济复苏。”如果希腊危机继续发展,最终导致希腊退出欧元区的话,人民币汇率和中国的出口将会受到直接冲击:欧元贬值相当于人民币升值,中国整体的出口贸易会下降。如果希腊退出欧元区,以新的货币偿还中国的债务,中国将蒙受不小的损失。正是因为这个原因,中国政府已经在希腊公投后明确表态,称中国愿意看到希腊继续留在欧元区,也支持欧洲一体化的过程。

在牵一发而动全身的国际市场上,想要“独善其身”越来越难。或许,全世界都要做好勒紧裤腰带的准备了。潘多拉的魔盒可能已被打开,危机或已开始,而我们却浑然不知。

李明波(媒体评论员)

责编:王书影(实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