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正龙:希腊和欧盟玩“瞪眼游戏”玩输了

2015-07-10 16:40:00 环球网 吴正龙 分享
参与

  8日,欧元区国家向希腊发出最后通牒:希腊必须9日之前向欧元集团提交新的改革方案,并于本周日举行欧盟领导人峰会讨论此事,否则希腊将面临退出欧元区的危险。同日,希腊总理齐普拉斯在欧洲议会发表演说,承诺9日提交改革方案,并表示“有信心”在接下来几天里“让希腊满足留在欧元区的义务”。

  齐普拉斯从公投前指责国际债权人救助方案是对希腊的“讹诈”、“羞辱”,到现在放低身段,“保证”进行改革,其立场缘何在一周之内出现180度的大逆转?

  首先,欧元集团表面上“尊重”公投结果,但是实际上并不买账。齐普拉斯在公投前夕致信债权人,表示可以接受债权人方案的绝大部分要求。此举不但暴露了齐普拉斯临阵方寸大乱,也等于在公投结果出来之前就亮出了希腊政府的底牌,让债权人看透了公投只是齐普拉斯为内政需要而耍的小花招。其实,公投结果也没有增加齐普拉斯与债权人谈判的筹码。

  其次,欧元集团掌握希腊去留的主导权。当前,希腊债台高筑,资本管制,银行关门,经济已陷入崩溃的边缘,完全靠欧洲央行输血过日子。公投前,欧洲央行向希腊提供有条件的“紧急流动性援助”(ELA)。公投后,欧洲收紧了ELA。虽然ELA上限保持不变,但是条件更为加苛刻。同样一笔借款,希腊银行从欧洲央行得到实际钱款却缩水了。由于流动性紧缺,保加利亚货币列弗已经在希腊北部地区开始流通。事实上,希腊一只脚已跨入脱欧门槛。希腊在欧元区去留完全取决于欧元集团的态度。欧元集团拉一拉,希腊就可留在欧元区;推一推,若大限之日希腊依然不能满足欧元集团的要求,切断ELA,希腊就不得不脱离欧元区。希腊要想留在欧元区内只得乖乖地按照欧盟的要求进行改革,几乎没有还手的余地。

  再次,公投之后欧元集团对希腊立场更加强硬。希腊危机爆发5年以来,欧元集团为解决这一顽疾开了无数次会,花了大把银子,厌烦情绪普遍上升。法国总统奥朗德公开表示,欧盟不能每三个月就为希腊问题开一次会。法德提出拯救希腊的计划应包括一项附带条件的中短期方案,而希腊必须拿出一份更全面、更具体的改革措施的“清单”。然而,希腊似乎没有意识到欧元集团立场的变化。当7日欧元集团举行紧急财长会议、8日欧盟举行首脑紧急峰会时,无论希腊新任财长察卡洛托斯,还是齐普拉斯都没有提出新的改革方案。希腊政府误认为只要撤换了欧元区不喜欢的财政部长,把齐普拉斯的信重复一遍,就可以蒙混过关,获得欧元集团的金融救助。齐普拉斯对形势的误判,自然遭到欧洲议会议员们的严厉斥责。

  最后,欧元集团做好了希腊退欧的最坏准备。除了向希腊发出解决危机的最后通牒外,欧委会主席容克还披露,已经为希腊退欧准备好了详细的应对计划。此举展示了欧元集团不惜做出巨大牺牲,按照欧元集团要求,解决希腊债务危机的决心,对齐普拉斯政府具有震慑作用。

  总之,希腊公投不但没有增加希腊与欧元集团博弈的资本,相反在欧元集团反击之下暴露了希腊的软肋。在这场“瞪眼游戏中”希腊先眨眼了。希腊要摆脱当前的困境,留在欧元区,唯一的出路只能按照欧元集团要求行事,舍此别无它途。(作者是前驻外大使,现任中国国际问题研究基金会高级研究员;环球网特约评论员)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网Huanqiu.com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责编:王书影(实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