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正龙:西方给伊核协议“庆功”,恐怕早了点

2015-07-22 11:13:00 环球网 吴正龙 分享
参与

  经过一年半的艰巨谈判,伊核问题六国与伊朗日前终于达成了历史性的全面协议,为解决持续12年的伊核问题带来实质性突破。欢呼雀跃之余,一些西方媒体开始“论功行赏”,提议美国国务卿克里和伊朗外交部长扎里夫为诺贝尔和平奖候选人,点赞协议是奥巴马总统的重要外交遗产。笔者认为,伊核协议达成难,执行更难,现在谈“庆功”、发“红榜”还为时尚早。

  伊核谈判取得实质性突破,是国际社会全面合作的结果。尽管结束谈判的日期一推再推,数次拉起濒临破裂的“警报”,但是在各方的坚持不懈的努力之下,每次都化险为夷。这与中国俄罗斯等国家所展开的积极斡旋是分不开的。每当谈判遇到困难、或陷入僵局时,中俄等国家总是从各方共同利益出发,积极寻求解决问题的思路和途径,为达成协议发挥了不可或缺的重要作用。所以,没有国际社会的努力与配合,伊核谈判取得实质性突破是不可能的。

  伊核协议长达100多页,包含5个附件,时间跨度之长、勾连环节之多、涉及领域之广,为现代国际关系中所罕见。其核心内容是各方以具有约束力的国际协议方式,将伊朗不发展核武器的政治承诺固定下来;同时给予伊方和平利用核能的正当权力,并逐步结束对伊经贸封锁和外交孤立。

  伊核协议主要有以下几个特点:一是时间跨度长,协议延续15年,有些“透明”项目竟长达25年;

  二是协议规定覆盖了伊朗生产核武器产业链的全过程,从浓缩铀浓度,到浓缩铀库存保有量,从离心机拥有数量,到重水厂建设限制,一网打尽,无所不包。美国的目的是要剥夺伊朗生产核武器一切手段。此外,协议也对伊朗核武器的研发作了详尽的规定;

  三是去核化走到哪里,核查就跟到哪里。如果伊朗在协议执行过程中作弊,国际原子能机构有权进入并调查任何其境内的核设施。伊朗也有权对国际核查人员的核查要求提出异议,由伊朗和六国人员组成的仲裁机构将做出裁定;

  四是解除制裁以去核为条件。国际原子能机构核实伊核计划的和平性质后,解除对伊朗的经济和金融制裁;对伊朗的武器禁运将继续实施5年,对伊朗的弹道导弹禁运将继续8年。

  从伊核协议的设计来看,这是一项宏大的系统工程,似乎封堵了一切伊朗有可能钻的空子。然而,百密难免一疏。协议是否穷尽了未来15至25年时间内,美伊国内、中东地区以及全球政治、经济、科技发展对执行协议可能产生的不利影响,并预设了应对方案?现在下结论还不是时候,还有待进一步观察。

  美国总统奥巴马说,构成协议的基础不是信任,而是核查。因此,从一定意义上来说,伊核协议的成败取决于核查。对于国际原子能机构来说,这是一项异常艰巨繁重的任务,如不增加人力和和财力支持,按现有编制和预算恐难以胜任,而任何核查差错都会对伊核问题解决造成不可弥补的损失。

  另外,由于美伊之间严重缺乏互信,双方国内保守和强硬势力的作梗,以及以色列的反对和海湾国家的保留,协议能否顺利执行具有相当大的不确定性。

  总之,伊核协议只是千里之行的第一步,新一轮去核博弈即将开始,未来要走的路更长,挑战更大。协议执行要达到预期的目的,如同谈判一样,加强国际社会合作至关重要。(作者是前驻外大使,现任中国国际问题研究基金会高级研究员;环球网特约评论员)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网Huanqiu.com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责编:王书影(实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