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敦球:韩国——战略困惑期的纠结

2015-07-22 16:52:00 中国青年报 李敦球 分享
参与

  近日,韩国《中央日报》报道称,韩国总统朴槿惠是否参加9月3日在北京举行的纪念活动正成为韩国的“一大考验”。该报还引述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韩政府人士的话说:“政府正在慎重考虑朴槿惠是否应邀出席的问题,其慎重程度不亚于决定加入亚投行。”显然,韩国在对华关系上又一次陷入纠结之中。随着中韩关系不断发展,韩国遇上此类纠结反而在增多。

  为了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和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中国将于9月3日在北京举行隆重的纪念活动,并邀请有关国家领导人出席活动。中韩两国在70年前不仅同受日本军国主义的侵略,而且还并肩抗日,相互帮助。因此,受邀的朴槿惠总统理应出席纪念活动。那么,韩国方面为什么会感到如此纠结呢?

  我们来看看韩国媒体是如何解释的。韩国《中央日报》报道称,持慎重观点的人士担心,如果参加中国抗战纪念阅兵活动,可能会成为中国“炫耀军事实力的陪衬”;但持积极态度的观点则认为,韩国光复军曾在中国大陆辗转参加抗日战争,没什么可担忧的。韩国《文化日报》则称,看到中国如此大张旗鼓地纪念战胜日本军国主义,韩国也应当在8月15日大规模庆祝朝鲜半岛光复70周年,并邀请共同遭受日本侵略的亚洲邻国共襄盛举。韩国应该清楚的是,不管西方国家是否出席,韩国在遭受日本侵略方面都与中国感同身受。

  笔者认为,朴槿惠总统最应该来北京参加9月3日的纪念活动。首先,抗日战争期间中韩是密切的战友关系,半岛南北的抗日武装都同中国人民并肩作战,大韩民国临时政府和韩国光复军流亡中国期间得到了国共两党和中国人民大力的、无私的帮助,中韩两国人民在抗战中结下了深厚的战斗友谊。所以,朴槿惠总统来北京参加纪念活动才符合情理。

  其次,上述韩国持不同意见的人士认为,如果参加中国抗战纪念阅兵,可能会成为中国“炫耀军事实力的陪衬”。此观点既不符合事实,也不符合逻辑。中国之所以隆重举行纪念活动,主旨就是铭记历史、面向未来,不存在“炫耀军事实力”的问题。中韩有着共同遭受侵略的历史,对日本军国主义所犯下的罪行有着共同的感受,在纪念抗日战争胜利和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之际,中韩之间似乎不应出现不和谐之音。

  第三,日本未来的走向值得中韩等亚洲邻国共同关注和警惕。在日本战败70周年之际,安倍政权强行通过新安保法案,对此,中国国务委员杨洁篪7月16日指出:“这是二战后日本在军事安全领域采取的前所未有的行动,不能不让周边国家和国际社会疑虑和质疑日本是否要放弃专守防卫政策。”俄《论据与事实》周刊援引俄专家明琴科的分析说,新安保法案在众议院通过,“打开了潘多拉魔盒”,日本此举不仅引起东亚国家,而且也引起俄罗斯的担忧。

  近日在网上流传一篇题为《中日和解是对二战结束70周年最好的纪念》的文章,文中用了大量篇幅来介绍战后德国法国、俄罗斯等国的和解,却有意或无意忽略了战后德国领导人对侵略历史真诚反省和谢罪的态度并取得了被侵略国家和世界各国的认可与谅解的事实。而日本的情况呢?德国专家夫罗里扬表示:“日本和德国对待历史问题上本质的区别是,德国此前并不缺少对历史的反省……安倍政府上台以来更是不愿对历史观进行反省和道歉。” 显然,责任不在中方。韩国光复军同志会会长金荣观老人在接受《人民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否认历史的国家没有未来”。他认为,日本一边否认侵略历史,一边解禁集体自卫权,准备走上再军事化的道路,这不能不让人担心战争悲剧重演。中韩两国应该加强合作,携手维护和平。

  此外,韩国《中央日报》报道称,对于领导人和军队是否参加北京抗战纪念活动,韩国政府计划在确认朝鲜是否参与后再综合考虑会对中韩关系产生何种影响等相关变数,最后再作决定。虽然朴槿惠多次表达过改善朝韩关系的愿望,但其总统任期已过半,还不见有任何实际成果,如果朝鲜来参加北京的纪念活动,韩国应视为机遇而不是变数。

  不难发现,近期在中韩关系方面韩国遇上的纠结在逐渐增多,如是否部署“萨德”系统问题、是否加入亚投行问题(在期限到来前夕决定加入)和是否参加9月3日北京纪念活动等,这些问题的背后都有美国的影子。深层次原因是,中国正在崛起过程中,大陆大国与海洋强国的影响力不断在半岛上的韩国交汇和碰撞,导致韩国在外交安保上的纠结集中爆发,这标志着韩国已陷入战略困惑期。

  甲午战争前后,韩国也遭遇了类似的战略困惑,日本打败了清朝并签署《马关条约》,清朝与朝鲜王朝的宗藩关系解体,获得“独立”的韩国很快沦为日本的殖民地。韩国不应对日本等海洋势力抱有幻想,历史证明强大的中国才是半岛和地区稳定的基础。目前中韩政治、经济关系处于历史最好时期,但中韩在军事安全领域的合作还不及韩日。韩国《朝鲜日报》记者安勇炫报道认为:“中国抗战胜利纪念日很可能成为今后中韩日进行的东北亚外交的分水岭。”韩国如何抉择,我们将拭目以待。

  (作者为本栏目特约评论员、浙江大学韩国研究所客座研究员)

责编:王书影(实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