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正龙:希腊第三轮救助应走出一条新路

2015-07-26 18:32:00 环球网 吴正龙 分享
参与

  希腊债务危机发生五年,四次更迭政府,三轮巨额救助。前两轮已结束,而第三轮救助具体安排正在谈判中。从过去五年应对情况来看,希腊债务危机这一顽疾不但没有得到有效的救治,反而愈演愈烈,希腊已经深陷经济和债务危机的泥潭。其背后的原因究竟是什么?

  首先,救助计划遭到希腊民众的抵制。两轮救助计划剑指希腊不可持续的高福利政策,希腊民众首当其冲,成为直接的受害者。老百姓勒紧裤腰带过苦日子,不满和抵制情绪弥漫希腊社会。除了示威游行罢工外,希腊民众主要的发泄手段就是对各种改革措施阳奉阴违,或顶着不办,以致改革严重受阻,救助效果大打折扣。

  其次,救助计划削弱了希腊经济增长动力。由于过度的紧缩,经济失去了造血功能。希腊失业率高企,GDP萎缩,债务不降反升,经济处于崩溃的边缘。

  再次,救助计划受益的是国际债权人。前两轮救助,国际债权人总共提供2400亿欧元,但其中90%是用来偿还债权人债款,借新债还旧债,而真正用来发展希腊经济的钱不多。所以,与其说救助希腊人民、救助希腊经济,不如说国际债权人自己救自己。

  最后,政局动荡影响国家治理。5年之内,希腊换了四次政府。在前任萨马拉斯政府领导下,希腊11年来第一次实现国家财政平衡并略有盈余, 6年来经济第一次获得正增长。然而,激进左翼政党领导人齐普拉斯凭借反对紧缩的民意支持,赢得今年1月大选,上台后便推翻了前任政府紧缩做法,导致大批外资撤离,今年希腊经济预计将重新跌入负增长。然而,经过半年与债权人博弈,在强大压力之下齐普拉斯经济政策又回归到紧缩的原点,且紧缩强度与前任政府相比,有过之而无不及。早知今日何必当初?政治上的折腾造成了经济上的巨大损失。

  第三轮救助计划是重蹈前两轮救助计划的覆辙,还是另辟蹊径,走出一条真正促进希腊经济增长、解决债务危机的新路,这是国际债权人和希腊政府需要认真思考的问题。近来出现一些积极的迹象值得期许。

  第一,经过这一轮债务危机,希腊上下认识到“鱼与熊掌不可得兼”,要留在欧元区就必须进行改革。其佐证便是,希腊议会顺利通过两轮紧缩法案;与前两次全国大罢工、警民冲突造成人员伤亡不同,此次希腊民众对紧缩方案反应比较平静,即便示威游行也较为温和。

  第二,希腊与债权人同意把价值500亿欧元的国有资产抵押给一个设在雅典的基金。虽然前两次救助计划也提到国有资产私有化,但是由于私有化过程涉及各方利益,进展十分缓慢,对国库收入也没有带来很大的改善。而这次不一样,成立了一个由希腊方面与德国公司共同管理的基金,债权人还有权根据相关程序进行拍卖。这不但可以保证私有化的进行,还可以改善希腊的国库收入,减轻债务压力。事实上,希腊政府通过引进“外援”进行改革,在一定意义上让渡了部分国家主权。

  第三,作为国际债权人一方,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提出不减免希腊债务,有可能不参加下一轮救助。据IMF估计,接下来的两年,希腊债务将达到峰值,债务占GDP的比例将接近200%。IMF认为,希腊债务已变得“极度不可持续”,只有通过债务减记措施才可能实现可持续性。如果IMF主张得到采纳,这将有利于减轻希腊政府还债压力,把更多的资金用于发展经济。

  希腊债务危机正处在十字路口,如果双方在制定第三轮救助计划时能吸收前两次救助计划的经验教训,增长与紧缩兼顾,摆脱当前恶性循环,步入经济良性发展轨道,这不仅是希腊之幸,也是欧盟和世界之幸。(作者是前驻外大使,现任中国国际问题研究基金会高级研究员;环球网特约评论员)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网Huanqiu.com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责编:翟亚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