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新育:中国可为朝韩经贸合作提供平台

2015-07-28 08:10:00 环球时报 梅新育 分享
参与

  韩国国会国防委员会委员长黄震夏近日提出,为解决朝核问题,中国可向朝鲜提供核保护伞,换取朝鲜完全放弃核武器开发。这一倡议引发不小的关注。

  这一倡议可行性如何暂且不议,从中可以看出的是韩国希望走出半岛紧张局势和朝韩关系的死胡同,为此愿意积极探索新途径,在更大程度上倚重中国。相信伊朗核协议的进展也在韩国内部制造了新的期望和压力。作为经济研究者,我更关注的是经贸合作在缓和东北亚区域紧张中具有不可替代的作用,在相当程度上也是缓和东北亚区域紧张的重要目的之一。

  一人向隅,举座为之不欢。在东亚这个全世界经济增长最迅速的区域,朝鲜长期被排斥在外的局面既不正常,也不利于本区域经济持续稳定发展,本区域各国有必要争取吸纳朝鲜更深入更广泛地参与国际经贸合作。在确保周边不生乱不生变的前提下,中国乐见区域内经贸合作发展;作为本区域最大经济体和世界头号贸易大国,中国也有条件成为区域内各方经贸合作发展的枢纽和平台,事实上中国也在逐步向这个方向发展。鉴于朝韩双方政治关系颇多龃龉,以中国为平台积极稳妥发展中朝韩三边经贸合作,应当是有助于半岛局势破冰的一条出路。

  为什么有必要考虑以中国为平台发展中朝韩三边经贸合作?这样做的基础在于中国与朝韩两国都保持着友好合作关系,同时位居两国最大贸易伙伴。中国一度占朝鲜外贸总额近90%,在华学习、就业的朝鲜人数以万计,入境中国的朝鲜人从2000年的7.6万人次一路上升至2013年20.7万人次的高峰,2014年虽然因种种原因回落至18.4万人次,仍然高于2012年的18.1万人次。中韩经贸往来和人员交流更是密切,2000—2014年间,入境中国的韩国人从134.5万人次上升至418.2万人次;中韩达成双边自贸协定,进一步密切了中韩经贸,也改善了韩国借助中国平台开展对朝经贸的条件。

  韩国社会和政府有打开对朝关系僵局的内在需要,但朝韩双方迄今相互视为“首敌”,直接开展经贸合作的路径基本上已经陷入僵局,三大招牌项目金刚山旅游区、南北铁路公路连接工程、开城工业园区废弃或停滞:2008年击毙韩国女游客事件导致朝韩金刚山旅游项目被叫停,朝方取消韩国现代峨山公司的独家投资经营权,跨越三八线的列车也于当年11月无限期停止运行,仅存的开城工业园区又因为加薪争端而深陷僵局。在开城工业园区加薪争端中,2013年开城工业园区关闭一幕一度几乎要重演,虽然后来妥协,但韩国企业在开城工业园区投资的风险已经暴露无遗,心有余悸的韩国企业在可预见的未来不太会显著增加在开城工业园区投资,更不用说直接在开城园区之外的朝鲜地区投资了。

  韩国改善对朝经贸关系需要另寻路径,在可预见的未来,同时位居朝韩两国最大贸易伙伴的中国是可行选择。对于韩国而言,借道中国平台,通过参与中国对朝经贸活动开展朝韩间接经贸,为自己的对朝经贸获得中国的一层保护,推动对朝关系发展,无疑是一项更为可取的选择。对于朝鲜而言,更大规模、更深入地利用中国平台开展对外经贸,包括对韩经贸,也有助于降低其对外经贸、特别是对韩经贸潜在副作用风险,从而兼顾“趋利”和“避害”双重目标。▲(作者是北京学者)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责编:王书影(实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