劳木:CNN活该挨批,谁叫它亵渎肯尼亚

2015-07-29 08:20:00 环球网 劳木 分享
参与

  在奥巴马动身前往肯尼亚时,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在报道中称,“奥巴马总统前去访问的不只是他父亲的老家,还是一片作为恐怖温床的地区。”这番言论大大激怒了肯尼亚,从总统到庶民,谴责声响成一片,他们批驳CNN:“肯尼亚不是恐怖主义温床”,“我们是投资机遇和伟大人民的温床,除非你是带来恐怖的家伙”,肯雅塔总统郑重指出,肯尼亚是“活力文化的温床,有着壮美的自然景观和无限的可能。”

  有网民贴出内罗毕的图景,对比恐怖袭击照片,配的说明词是:“这是真实的内罗毕,那是CNN眼中的内罗毕”。

  附在后面的这篇《内罗毕速写》副刊短文,我写于1984年4月。当时借坦桑尼亚与肯尼亚客机通航之机,从达累斯萨拉姆去内罗毕逗留了3天。描述的虽然是30年前的内罗毕,但希望有助于大家认识这座非洲名城,以及肯尼亚人民对它的情感。

  内罗毕速写

  将内罗毕誉为“非洲的伦敦”之说我早有所闻,对这座东非名城也因此格外神往。但当我身临其境后,发现上述类比并不确切。内罗毕有其独特的风韵。

  就说市容。伦敦是以建筑物低矮和长久不改旧观为特色。内罗毕却是高楼林立,气派非凡,而城市的巨变主要发生在国家独立后的20年。随便问问当地人,他们会告诉你,18层的希尔顿饭店建于1968年,28层的肯雅塔会议中心1972年揭幕,18层的东非保险公司大厦1982年竣工,24层的政府办公大楼新近落成……独立前,四五层高的楼房就可称为“大厦”。如今,它们早已失去当年的威仪,谦恭地侍立于那些庞然大物之旁。市区内,不少大楼正在施工,以几天一层的速度节节升高。

  就整体而言,内罗毕的高层建筑具有现代派风格。但式样却各各标新立异,争奇斗胜,无一雷同。它们或如耸立云表的古塔,或似刚破土而出的蘑菇;仿佛雕镂精细的圆柱笔筒,宛若光华灿灿的多棱明镜;有的作凌空欲飞之势,有的呈落地生根之态。色彩也有雪白、米黄、淡蓝、浅灰、桔红、褐黑之分。尽管它们各抱地势,高低错落,七彩纷呈,却给人以和谐统一的美感。

  在马赛族语中,内罗毕是“凉爽之地”的意思。这里的气候确也名副其实。最热时气温超不过27摄氏度,最冷时不低于12度。外国旅游者似乎得知此时此地正值热季,大都短衫薄裙,衣着单薄。久居此间的人大概没有多少季节的概念,总也离不开深色的外套,早晚时分,有人还穿毛衣。晚饭后步上旅馆的楼顶阳台,不一会便觉寒气袭人。此地3月,相当于我国的仲夏。由此往北140公里便是赤道。内罗毕海拔1700米的地势,竟使赤道也失却了它独具的威力。“琼楼玉宇,高处不胜寒”,感受到高原气候的特色,使我领悟了这一千古名句的科学内涵。

  内罗毕的商品是充盈的。然而,要在此地买把雨伞却非易事。据说因为这物件在该市毫无用武之地。内罗毕年降雨量在1000毫米左右,而且一年中有两个雨季,雨倾如注的景观并不罕见。但奇秒的是,这里的雨大都下在深夜。当夜幕隐去,黎明降临,迎接人们的是碧空丽日,清新爽润的空气和娇红嫩翠的花木。住在此地的人极少看到阴天,更没法想像昔日伦敦常见的沉沉阴霾和弥天大雾。

  与许多非洲城市不同,内罗毕没有界限分明的白人区、亚洲人区和黑人区。市政建设的疾速脚步早已踏平了旧日殖民主义的烙印。然而,贫富差别是明显的。离市中心不远,可以看到一座座別墅式的花园洋房;再向外,是一幢幢公寓式的楼房住宅;在市郊,一排排低矮房舍的铁皮顶盖,在夕阳下闪闪刺目。金钱和地位,决定着谁是这些房屋的主人。

  有这样一种说法:内罗毕不仅属于肯尼亚,也是属于世界的。内罗毕算得上是座国际性城市。联合国下属机关、许多国际组织和金融机构大都在这里设有办事处。在随处可见的街头书摊上,小贩们高声叫卖两三天前刚在伦敦、巴黎和纽约出版的刊物。数十条国际航线,载来了世界各国的游客,也带来了数目可观的外汇以及形形色色的文化风尚、生活方式和种种信息。

  今日内罗毕,以其近百万的人口,690平方公里的面积和雄浑繁华,已跻身非洲和世界名城之列。但它还很年轻。1905年,当它被选为国家的首都时,还是个无名小镇。1963年肯尼亚独立之际,它也仅拥有25万人口。此地没有多少名胜古迹,也就很少历史重负。它在发展的途程中因此可以步履轻捷,一往直前。在过去短短的20年里,它已变成全国政治、经济和文化中心,以及国内外交通枢纽。在这里,可以触摸到肯尼亚强有力的脉搏,听到它稳步前进的足音。登高远眺,但见高楼、厂房、民宅、花树,高高低低,错错落落,一直伸延到蓝天白云深处。

  我深知,只有用浓墨重彩、大笔挥洒,方能描绘出内罗毕的风貌和神韵。可惜我来去匆匆,又乏笔力,只能粗粗为它勾一幅速写,聊记此行。(劳木)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网Huanqiu.com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责编:王书影(实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