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敦球:质疑中朝关系的声音不值一驳

2015-08-05 08:25:00 中国青年报 李敦球 分享
参与

  7月25日,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在老兵大会上连续两次向中国志愿军烈士、老兵致敬。7月27日,金正恩还以其名义向桧仓中国志愿军烈士陵园敬献了花圈。国际国内舆论对此高度关注。韩国SBS电视台的报道称,此前被认为一度冷淡的中朝关系正在出现恢复的征兆。韩国纽西斯通讯社同日引述韩外交高官的话称,中朝关系很可能出现某些积极变化。笔者认为,外媒对中朝关系存在某种误读,因为中朝关系的基础一直牢固。

  2011年12月,朝鲜前最高领导人金正日在外出视察的列车上突发心脏病逝世。朝鲜新的年轻领导人在特殊情况下要面对国内国际两个大局,在复杂的情势下某些工作的节律势必会受影响,在此背景下,外媒对中朝关系就产生了一些不切实际的解读。事实上,中朝传统友好关系丝毫没有改变。

  中朝友谊是用鲜血和生命谱写的,它的基础牢不可破。朝鲜三代领导人都高度评价伟大的抗美援朝精神,在位于朝鲜桧仓中国人民志愿军司令部的作战室里,悬挂着金日成同志的亲笔留言,上面用中文写着:“中国志愿军兄弟们,你们流下的鲜血和贡献,朝鲜人民永远不会忘记。”

  为迎接中国人民志愿军赴朝参战60周年,2010年10月26日,当时的朝鲜劳动党总书记、国防委员会委员长金正日亲自同朝鲜党和军队的干部一起参谒位于桧仓郡的毛岸英同志之墓和志愿军烈士之墓,敬献花环,并致以最崇高敬意。

  2013年7月29日,为迎接祖国解放战争胜利60周年,朝鲜劳动党第一书记金正恩向毛岸英同志之墓和志愿军烈士之墓敬献花环,并说:中国人民志愿军烈士陵园是为共同事业而并肩战斗的朝中两国人民战斗友谊历史的见证者,世世代代永远相传志愿军烈士们革命精神和所建树的丰功伟绩,这是朝中两党、两国人民的共同责任,也是崇高的道德情谊和使命。

  但是,近些年来,国内外舆论不时出现一些质疑中朝关系的声音,这些质疑之声主要集中在两个方面:

  一是将在中朝边境发生的刑事案件上升至中朝关系的高度。在中朝边境上偶尔会发生个别朝鲜军人越境抢劫杀人事件,往往会引起舆论的高度关注,其实,这只是普通的、偶发的刑事案件。与中国陆地接壤的国家有14个之多,可以肯定的是,在中国漫长的边境线上,中朝边境线上的刑事案件的发案率不是最高的,却是最受关注的。在2014年年底发生朝鲜逃兵越境杀人后,中国外交部迅速向朝方提出交涉,中国公安部门也依法处理该案。后据韩国CBS新闻报道,朝鲜严惩了全部相关负责人,上将军衔的朝鲜警备总局局长被撤职。可见,朝鲜官方也不希望发生此类事件,并严肃追责。因此,事件不会影响中朝关系大局。

  另一方面,有人认为,朝鲜的一些军事“挑衅”行为给美国实施亚太再平衡战略和日本走向军事大国战略提供了借口,而美日的真实意图是为了遏制中国,所以朝鲜就间接地侵害了中国的利益。这一观点在国内有一些市场,看起来似乎有一定的道理,特别是很能忽悠背景知识不怎么多的人。但是,只要稍为认真思考一下就能发现,上述观点是站不住脚的。

  笔者也承认,在美日为实施其军事战略正需寻找借口的时候,朝鲜的一些军事行为客观上正巧符合美日的这一需求。我们应该注意的是,美日的国家发展战略或军事战略是由其国内的政治、经济、文化和军事等综合因素的合力形成的,朝鲜是个小国弱国,根本不具备左右或引导美日战略走向的能量。在近代,中朝两国国力衰弱,均没有也无力挑衅日本,但从甲午战争、日韩合并(朝鲜半岛沦为日本殖民地)、“九一八”事变到“七七”事变,日本每次侵略都找到了所谓的借口和理由,难道还能指责同是受害者的中国和朝鲜吗?在现实世界中,强势者随意找个所谓的理由欺侮弱势者的事件并不鲜见,弱势方竟还一时无处说理。退一步来说,假如现在的朝鲜没有任何军事“挑衅”行为,难道美国就不实施亚太再平衡战略,日本就放弃走向军事大国战略吗?显然是不可能的,因为在这个世界上强势者寻找借口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狼和羊的故事在不断重演。

  中朝关系已经历了66年的风风雨雨,历久弥坚。今年3月8日,十二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新闻中心举行记者会,外长王毅回答记者提问时说:“中朝是友好邻邦,中国人重信义、讲情义。我们珍视中朝传统友谊,致力于两国关系的正常发展。中朝关系有着牢固基础,不应也不会受一时一事的影响。”王外长明确告诉世人,不要从一时一事孤立地看待中朝关系,应看传统、看基础、看大局。

  7月31日,中国驻朝大使李进军在谈到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在老兵大会上向志愿军烈士和老兵表示崇高敬意并向志愿军烈士陵园敬献花圈时说:“这一切再次表明,金正恩同志以及朝鲜党、政府、军队不忘历史、继承传统的决心,我们对此表示赞赏。在新的历史条件下,我们将继承并发扬传统,为这种用鲜血凝成的友谊赋予新的时代内涵。”所以,中朝友谊的基础和发展潜力是不能低估的。(作者是浙江大学韩国研究所客座研究员、环球网特约评论员、中青报“寰球东隅”栏目特约评论员)

责编:翟亚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