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祖荣:美日军事同盟会走向衰亡吗?

2015-08-05 14:00:00 环球网 吴祖荣 分享
参与

  美日军事同盟自2015年7月16日日本安倍内阁强行在国会众议院通过新安保法案起,开始步上衰亡“征程”。日本安倍内阁违背宪法,放弃二战后长期奉行的“专守防卫”安保政策,打造军事大国、追随美国在全球用兵的政治走向,激起民众罕见强烈抗议和反对浪潮,是美日军事同盟开始走衰的标志性事件,将对现有国际安全格局产生重大影响。

  首先,美日强化军事同盟逆世界和平发展大势而动,走向衰亡势在必然。表面上看,美国作为世界超强军事大国,通过扶植拥有先进军事装备技术、世界第三大经济体日本的军事机器,并促成日本在全球用兵配合其作战,加上其他盟国的合作,以军事手段称霸世界的实力得到空前加强,倚强凌弱势不可挡,可谓“强盛至极,所向无敌”;但本质上,受盛极必衰规律支配,美日军事同盟作为冷战产物,破坏世界和地区和平和发展之“极盛”已成为其走衰的内生动力。由过高估计同盟军事实力和先进武器装备在战争中的作用的误导,同盟军事行动扩张对世界和平发展的破坏将遭到前所未有的严重障碍和来自四面八方的反击,同盟走衰进程必然加快。

  其次,美日战略目标不同,相互利用掣肘颇多,军事同盟祸起萧墙不可避免。美日2015年4月27日发布的新版美日防卫合作指针的核心内容,是在美日军事同盟的旗帜下,日本自卫队在全球发挥进攻性角色。安倍把美日军事同盟作为工具,实施强化军事机器路线和确立海外用兵机制的战略目标。而美国目前财政拮据,军事预算面临压缩压力,借助日本海外用兵继续称霸全球,可获近利,对日本成为军事强国后可能复活军国主义,与其争夺霸权的风险则采取珍珠港事件爆发前夕类似的短视政策加以应对。历史经验告诉人们,美日军事同盟的强化对世界和平和发展埋下了十分严重的祸患。随着日本军力的增强,作为二战中互为敌手的美日,明争暗斗必然加剧。

  第三,日本民众反对安倍把日本引向战争的意愿和决心,将创伤美日军事同盟元气。以安倍为代表的日本极右政治势力,伙同美国鹰派好战分子,相互勾结,合谋运筹,在新版美日防卫合作指针的引导下,策划日本新安保法案,企图实现日本自卫队在全球同美军一起作战的目的。美日政治精英的这种阴谋诡计正被越来越多的日本民众识破。在二战中深受两次原子弹爆炸和东京大轰炸等战争苦难的日本老百姓,决不允许较二战破坏性更大的大规模现代战争在日本发生。日本新安保法案,被日本民众称为战争法案,在国会审议通过不得人心,其实施更不会一帆风顺。日本执政者在全球用兵的风险和阻力也将随着日本军事扩张的推进及其付出的代价而不断增多。没有日本民众支持的自卫队在海外作战没有胜算,只会被动挨打。

  第四,冷战结束后世界和平力量的壮大和国际战略稳定的巩固,是美日强化军事同盟的克星。正当世界各国人民致力于发展经济、改善民生,建设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历史性时刻,美日却反其道而行之,刻意在亚洲制造紧张和军事威胁,为其强化军事同盟制造借口。由于中国和其他亚洲国家坚定维护地区和平,亚洲和平局面始终未变。美日制造军事威胁苍白无力,无法骗取信任。驻日美军事基地和军事人员经常遭到日本民众谴责就是例证。

  美日政治精英强化军事同盟的如意算盘是一个中长期的战略设想,面临多种变数,在跌宕起伏中走向衰亡是必然趋势。日本国内反对战争、追求和平的强大力量迟早会击败以安倍为代表的极右政治势力扩军备战的图谋。经济全球化和世界多极化的强劲势头,也会制约美日军事同盟的野心,助推同盟的解体。(作者是中国国际问题研究基金会研究员,环球网特约评论员)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网Huanqiu.com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责编:翟亚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