尹承德:TPP或于奥巴马离任前正式问世

2015-08-06 14:53:00 环球网 尹承德 分享
参与

  7月31日,美国等12个“跨太平洋伙伴关系”(TPP)成员国在夏威夷结束了为期3天的紧张谈判。由于各方在棘手的知识产权、农产品市场开放等问题上仍未能弥合分歧,美国操控的TPP成员国经过5年多超“马拉松”式谈判再次拖而不决。但此轮谈判使各方立场进一步接近,现在只差“临门一脚”。基于完成TPP谈判是奥巴马政府当务之急,其两个最大障碍——美国会反对和美日农产品谈判僵局都出现关键性变化,前者已基本解决,后者已取得实质进展,预计今年内或最晚在奥巴马明年底离任前,TPP协议谈判可能修成“正果”,一个新的跨太平洋区域自贸组织可望正式问世。

  TPP原名“跨太平洋战略经济伙伴关系”,是由智利文莱新加坡新西兰四国于2005年发起成立,并签署和生效了自贸区式的经贸协议。后来美国发现有利可图,遂于2008年加入TPP,并“鸠占鹊巢”,全面主导其谈判进程。它包办扩员计划,将日本加拿大越南马来西亚等亚太7国拉入其中,使TPP成员扩为12国;为TPP量身定制规则,将其绝对自由贸易理念引入谈判,提出要突破传统的自贸协定模式,将TPP打造成一个面向21世纪的高标准、综合性自贸协议典范,将劳工政策、环境保护、知识产权、有关投资的国家争端解决机制和包括承建基础设施建设的政府采购原则纳入协议内容。美国所定高标准和极宽泛主张曲高和寡,各国争议很大,这是谈判久拖不决的要因。未来可能达成的协议将是各国权衡利弊,互作妥协的产物,但它仍将基本反映美国的政策思路。如果能达成将是奥巴马一大政治遗产。

  美国力推TPP协议,同亚太特别是同东亚政经格局的演变密切相关。东亚已崛起为世界主要经济中心,是全球规模最大、发展最快、活力和潜力最大的市场,而美国在东亚影响下降,其市场占有率明显降低,落在中国之后;东亚各国之间自贸区建设蓬勃发展,其中中国和东盟自贸区尤为成功,而美国都在其外。为挽回颓势,美力推TPP,以求一箭三雕,即打开庞大的东亚市场,为其“出口倍增”计划找到主要支撑点;掌控亚太经济一体化整合进程,维护其地缘经济、政治、安全利益;谋求21世纪全球贸易规则制定权。

  为此,美国对促成TPP协议谈判费尽心力,甚至作出重大利益“牺牲”。如它在谈判中作出妥协让步最多,特别注意照顾越南等发展中伙伴的处境和需求,甚至向他们进行利益输送。据美国权威机构2014年研究报告,到2025年,美国加入TPP后国民收入只比不加入增加0.4%,越南却将增加14%。

  美国为了建成TPP这一跨太平洋自贸区机制,投入了大量政治、经济、外交资源,其经济收益却与之很不相称。这说明其“醉翁之意”主要不在经济,而在于政治和战略方面, 即所谓“三分经济,七分政治”。其主旨在于占据亚太区域一体化制高点,以重振它在这一至关重要的战略区独一无二的主角和主导地位,进而维护和加强其在世界的独超霸权地位。更重要的是,缔结《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议》是美国“重返亚洲”战略的重要组成部分,主要矛头是应对与遏制中国崛起。它把亚太地区的盟国和同中国有领土主权争端的日本,越南纳入其中,显含拉帮结派对付中国之意,难怪有的媒体把TPP称为“经济北约”。它把政府采购原则引入协议条款,显系牵制中国倡建的亚投行之举。奥巴马总统不久前更是明确声言:“如果我们不能制定全球贸易规则,中国会为我们制定”。这就一语道出了美国力推TPP,不惜向其他成员国让渡重大经济利益背后“遏制中国”的政治意图。

  TPP谈判久拖不决,美国是否应反思其指导理念。美国不邀中国加入TPP,实际是将中国拒之门外,甚至将TPP政治化,将其作为遏华工具,更是逆潮流而动,这只能使中美和TPP三方受损。美国应改弦更张,转变抗拒中国的错误立场,变三输为三赢,这才是它的明智选择。(作者是中国国际问题研究基金会研究员,前中国驻美国使馆参赞,环球网特约评论员)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网Huanqiu.com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责编:张锐颖(实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