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丰:日本纪念核爆不应忘记“加害”身份

2015-08-10 14:23:00 环球网 蒋丰 分享
参与

  在日本,有一种“委屈”70年来挥之不去,70年后仍萦绕心怀。这种“委屈”是针对美国在1945年8月分别对日本广岛和长崎投下两颗原子弹而产生的。

  世上大多数的国家与民众都是热爱和平的。因此,对日本在1945年8月遭受两颗原子弹、在两天的时间内集中死亡十几万人、在此后长期遭受核爆病毒的浸害,或者是寄予一些同情,或者是从人道主义出发三缄其口。但是,日本对此并没有透彻的理解,不断地把这种“委屈”发酵,为美国把人类历史上仅有的两颗原子弹投放日本而“委屈”,为美国军民不分无差别地轰炸而“委屈”,为世界上至今还存在核武器而“委屈”,真的是“委屈复委屈,委屈何其多”!

  站在战后70周年这样重要的历史拐节点,笔者认为一方面仍然应该对在核爆下死去、受伤的日本民众表示同情,另一方面也应该告诉日本:第一,正是这两颗原子弹,给日本国家和民族带来了一时之痛,但更为重要的是,它促使日本早日终结了战争,给日本国家和民族带来了战后70年的和平与发展。第二,正是这两颗原子弹告诫日本的执政者,他们的前辈作为“加害者”对外扩张、侵略他国,最终让自己的国民成为“受害者”。今后什么时候日本政府忘记了“受害者”之痛,重新成为“加害者”的时候,日本的国民也还会因此成为“受害者”。第三,既然日本总是感觉“委屈”,认为美国在这个问题上缺乏“道德性”,那就不妨挺直腰杆站出来,到国际法庭、美国法庭、等控告美国,索求赔偿,试听国际法律如何评说。(作者是日本新华侨报总编辑)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网Huanqiu.com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责编:张锐颖(实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