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义桅:“一带一路”超越现代化逻辑

2015-08-11 02:35:00 环球时报 王义桅 分享
参与

  中国梦的英文是ChineseDream,其中的Chinese当然包括华人华侨,但海外华人华侨多入外籍,美籍华人可否同时拥有中国梦与美国梦?

  这个问题不能简单以“中国梦与美国梦是相通的”作答。谭中先生于是提出“民族国一文明国”两种体系来解释:美籍华人的美国梦是作为“美国公民”的梦,其中国梦则体现作为“文化人”的属性,可并存。看来,梁启超1901年提出的“中国的中国”“亚洲的中国”“世界的中国”三重身份,今天统一为“民族国”-“文明国”两重身份了。中国梦既有民族国的中国梦,也有文明国的中国梦。相应的,命运共同体不只是民族层面,也应是文明层面,体现寓命于运及寓运于命的有机统一。

  “一带一路”就是在中国成为人类现代化中坚力量之时,推动人类文明复兴的全球化合作倡议与国际公共产品。近代以来,由欧洲人地理大发现而开创的世界现代化进程美其名曰“全球化”,只是让沿海地区和海洋国家实现现代化,而广大内陆地区长期贫困,与全球化的缘分浅甚至无缘,造成今天世界和平与发展两大任务一个都没有完成。

  研究现代化多年的钱乘旦教授不久前在与笔者交流时提出现代化有无终结形态的问题。他感觉到,文明的回归,而非现代化,是人类社会的归宿。这才体现了世界的多样性,而一些人炫耀的普世价值与此相悖。

  一个世纪前,孙中山先生以“世界大势,浩浩荡荡,顺之者昌,逆之者亡”号召振兴中华。这种“线性进化论”思想源头是严复所译《天演论》,将达尔文的“进化论”与中华文化的“天道”思想结合,认定中华民族的归宿是融入国际主流社会。其实,天道无常,“进化论”应翻译为“演化论”,人类社会演绎不见得是“进步”的。中华文明是唯一未被西方殖民而连续不断的非字母文明,其命运岂能以“融入世界大势”所言之?!

  今天,中国已经超越了“落后就要挨打”的时代,文明复兴而非现代化的逻辑,指引着中国梦。近代西方开创的现代化是竞争性的现代化,各国竞相追求现代化,造成个体理性而集体非理性的结局,给地球与人类社会造成不可承受之重。究其原因,现代化逻辑下的和平绝非持久和平,亦非共同发展;现代化掩盖的文明冲突,更令人痛心。现代化的逻辑下,我们紧盯着GDP,忽略了环境;紧盯着技术,忽略了人文;紧盯着发达国家,忽略了我们的发展中国家兄弟;紧盯着与国际接轨,忽略了变轨;紧盯着后发优势,忽略了先发优势。

  “一带一路”将人类四大文明——埃及文明、巴比伦文明、印度文明、中华文明串在一起,通过由铁路、公路、航空、航海、油气管道、输电线路和通信网络组成的综合性立体互联互通,推动内陆文明、大河文明的复兴,推动发展中国家脱贫致富,推动新兴国家持续成功崛起。它以文明复兴的逻辑超越了现代化的竞争逻辑,为21世纪国际政治定调,为中国梦正名。(作者是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责编:张锐颖(实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