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条件地为朝鲜提供“核保护伞”是否可行

2015-08-18 11:13:00 中国青年报 李敦球 分享
参与

  8月6日,朝鲜东盟地区论坛(ARF)期间召开记者会, 朝鲜国际机构局副局长、朝鲜前常驻联合国副代表李东日以朝鲜外务相李洙墉发言人身份代读了一份声明。对于朝鲜进行第四次核试验的可能性,这份声明表示,“这完全取决于美国的态度”,为了让朝鲜主权和人民不受到核威胁,朝鲜只能选择采取自卫性的方案。朝核形势再掀波澜。

  朝核问题目前仍处于僵局阶段,似乎成了“死结”。为了解开这一“死结”,不少人绞尽脑汁,提出了各种方案,尽管未必都是有效的,但也在不同程度上开拓了人们的思路。例如,不久前,韩国国会国防委员会委员长黄震夏提出,为了解决朝核问题,有必要将中国向朝鲜提供核保护伞方案纳入考量之中。此提议一出,立刻引发一阵议论。有观点认为,这既不符合中国一贯坚持的核政策,朝鲜也未必会愿意接受中国的核保护。

  笔者认为,黄震夏的提议尽管很不完善,但也不能简单地全盘否定。该提议的积极性有两点:一是说明韩国有人已认识到中国在朝核问题上不能只局限于调停者的角色,还应该发挥更大的作用,甚至可包括向朝鲜提供核保护伞;二是暗含了对美国不是全盘信任,至少已认识到完全依靠美国是难以解决朝核问题的。这或许是意识到,在朝核问题和朝韩关系问题上,韩美两国的利益是不尽相同的。

  黄震夏提议的局限性至少有以下两个方面:一是黄认为朝鲜开发核武器只是为了巩固政权,免遭美国核威胁,如果中国向朝提供核保护伞,朝鲜的安全关切就解决了,就可换取朝完全弃核。这句话有一半是正确的,但将朝鲜的安全关切简单化了,正如朝鲜一贯主张的那样,要将朝鲜半岛停战机制转变为和平机制,才能从根本上消除朝鲜半岛的冷战遗留,否则,即使朝鲜在中国提供核保护伞的条件下完全弃核,朝鲜半岛的冷战遗产仍然存在,三八线上的对峙不但没有消除,而且还有可能重归中朝对美韩的格局;二是黄的提议忽略了韩国应发挥的作用或应担负的责任,韩国应该更加明白,在民族大义和长远的可持续性发展方面,得靠朝韩自己,沉湎于美韩同盟肯定不符合韩国的根本利益。韩国应该在积极倡导建立朝鲜半岛永久和平机制的前提下同时谋求朝鲜弃核。

  实际上,作为关键当事方的美国一直就没有解决朝核问题的诚意,其利用朝核问题牵制中俄的战略意图显露无遗,保持朝鲜半岛局势适度紧张正符合美国的战略需要,对朝奉行所谓的“战略忍耐”政策的目的是为其实施亚太再平衡战略服务。

  如果朝核问题长期得不到解决,任凭目前这种军演、核试、制裁、对峙的局面无限循环,美国不仅能够以此为理由,强化美韩与美日同盟的网络,增强遏制中国的力量,而且可随时以此为借口在东北亚实施某种军事行动,制造事端。当然,即使朝鲜完全无条件地弃核,美国同样会制造其他借口。正如李洙墉在上述声明中所说:“美国要的不是朝鲜半岛无核化,而是要整个朝鲜半岛‘美国化’。”可谓一针见血。

  在某种意义上,中俄朝韩都是美国亚太再平衡战略和对朝“战略忍耐”政策的受害方,中朝受害尤甚,也是最直接的受害者,这是地缘政治的“宿命”所决定的。目前的僵局不能无限延续,必须寻机打破。从2008年12月起至今,“六方会谈”进入长达7年的休会期,该机制仍然是解决朝核问题与朝鲜半岛问题的有效平台,但应该调整和充实会谈的议题和内容。

  笔者认为,在“六方会谈”的框架内,中国可以有条件地为朝提供核保护伞。首先,应切实考虑朝鲜合理的安全关切。各方应继续推动将朝鲜半岛停战机制转变为永久和平机制,这与南北双方认可的“民族、自主、和平”的统一原则相符合。各方尤其是中韩应向美施加影响,使美国真正接受这一议案,并落到实处。虽然说服美国很困难,但这是必过的坎,否则,让朝弃核就沦为一句空话。

  其次,在将朝鲜半岛停战机制转变为永久和平机制的工作启动后,朝鲜开始启动弃核,此时由中国或几国联合明确为朝鲜安全提供保护包括核保护,使朝方消除在安全上的后顾之忧。这也符合《中朝友好合作互助条约》第二条的精神。

  第三,朝鲜半岛永久和平机制建立后,朝鲜完全弃核,中国撤除对朝鲜的核保护伞,美国撤除对韩国的核保护伞,同时废止美韩同盟,撤走驻韩美军,美韩成为正常的友好国家关系。

  另外,在谈判过程中,美国停止妖魔化朝鲜,逐步解除对朝制裁,减少美韩军演,以降低再起冲突的可能性。

  在上述方案中,韩国的角色和参与非常重要,因为韩国要为整个朝鲜半岛走出冷战付出实际行动。据韩联社8月7日报道,韩国盖洛普民调机构当天公布民调结果显示,对从李承晚到朴槿惠历任总统的任期评价中,正面评价多于负面评价的总统只有朴正熙、卢武铉和金大中三位。朴正熙使韩国摆脱了贫困,而金、卢两总统执政时期由于对朝实施“阳光政策”成为历史上朝韩关系最好的时期。这说明韩国社会的新生力量在成长,值得期待。

责编:张锐颖(实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