劳木:从漫画看日本民众的反战情绪(多图)

2015-09-03 09:17:00 环球网 劳木 分享
参与

  为纪念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讽刺与幽默》报举办揭露日本侵华战争罪行漫画展,精选几十年前中外漫画家作品百余幅。其中有“日本军国主义毒害日本民众"的专题,作者全是日本人。20多幅漫画,配上有故事、有情节的文字说明,别开生面,很具感染力,令人看后至少有两点印象深刻:一,日本统治者当年用军国主义毒害民众,把他们套上战车,有些人中毒很深,作恶多端;二,深受战争苦难的日本百姓反战情绪早已有之,且根深蒂固。

  由此也就不难理解,为什么日本民众那么恨安倍的那个日美安保条约,30日一天內全国就有上百万人抗议游行,因为其要害是要将日本引向战争。而且不难断定,随着安保条约在参院表决日期临近,更多更大规模的抗议活动会接踵而至。口号会集中:“废弃安保法案”!“反对战争”!目标会更清晰:“安倍下台”!

  下面选登部分日本画家的漫画。

最后的特攻机

  文字说明:我十三岁时已是一名“军国少年”。八月十五号听了停战广播后不知所措,茫然仰望着天空,这时,从西南方向飞来一架涂有太阳标志的日军战斗机,向东北的千叶方向飞去。战争结束了,它怎么还在飞?不久就听到这样的传言,一个少年特工队飞行员听了停战广播后受到了刺激,驾机没有目标的飞向太平洋,寻找敌人,最后燃油耗尽扎进大海。那天在我站立的皇居广场旁的松树下也有一个青年军官(自杀了),我重新再思考军国(主义)教育之可怕。

 

愚忠——甘糟理事长的末日

  文字说明:二十岁时,我在中国东北长春当地的电影制片厂里工作。八月十五日工厂里的人收听了天皇的广播讲话后,甘糟理事长给了我们女工每人一个红纸包裹的氰化钾,说到了关键的时刻用。八月十七日早上我们上班时发现他口吐白沫趴在地上,已没了呼吸。(甘糟正彦:时为“满洲电影协会”理事长)

我们一块儿死吧——毒害深重

  文字说明:大连乘火车往北走两小时路程,有一个乡下小城叫普兰店,住有三千多日本人。我已上小学四年级,父亲已征兵上了前线。八月十五日那天我在同学家听到了天皇的广播。母亲回家后说:“日本战败了”。家里有祖母、母亲、哥哥、我、妹妹六个人,妈妈对我们说:“去国民学校把军事用的枪借来,我们一块死吧!”

  

疏散到秋田

  文字说明:一九四五年为了躲避空袭,母亲带我和妹妹到乡下秋田,父亲的老家。因食物的缺乏营养不良,我头上和身上长出了疖子,当时我四岁。八月十五日停战后没几天,当兵的父亲就返回了秋田的老家,我奔向父亲摔倒了,父亲亲切的把我扶起来。幸运的是我父亲能回来,不幸的是许多人没能回来。当时大街充满了流浪的孤儿,现在,我强烈地认识到和平之珍贵。

得救了

  文字说明:巴布亚新几内亚新不列颠岛东北部的港湾城市拉包尔,是日军的军事基地。在一场战斗中,其他人都被打死了,我一个人活了下来,我花了两三天时间逃到了有自己人的地方。没几天迎来了八月十五,我心底涌出的就是这句话“得救了!”想到自己以后能活下去了,傻傻的一个人笑了两三天。当时二十一岁。

全家人都已经平安无事了

  文字说明:十岁那年我上小学五年级,全家人疏散到千叶县木更津市。八月十五日那天,弟弟拽着正在哭泣的爸爸的手说“飞机不再来了去钓鱼吧”,我仰头看着太阳“啊,再也没有空袭了,家人都已平安无事了”我不禁潸然泪下。

  

日本战败后流行语

  文字说明:1.在日本乘火车有一种逃票方法叫“烟管乘车”即只买上、下车站附近几站的票,中间各站白白乘坐的违规乘车方法。大家从长期的黑暗战争中被解放出来,可撒欢了,唱着:“烟管乘车喽!烟管乘车喽!”逃票坐车回家。 2.我抵达车站后没发现检票员刚想通过,却被所坐车的乘务员押回车上,直到一个很大的车站。站长问:“咋回事?”“这家伙烟管乘车,逃票呐。”“就因为有像你这样的家伙所以日本才战败了!”那年我十五岁。这句话日本战后特流行。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网Huanqiu.com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责编:翟亚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