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义桅:难民危机凸显欧洲窘境

2015-09-06 02:35:00 环球时报 王义桅 分享
参与

  欧盟近来可谓屋漏偏逢连夜雨,还未走出债务危机,又陷入另一场更焦心的危机:难民危机。最近两天,一名3岁叙利亚小难民陈尸地中海海滩的图片引发全世界关注,成为这场难民危机的悲惨写照。

  如果说乌克兰危机考验欧洲一体化的起点——和平与和解,债务危机考验一体化成就——团结就是力量,那么难民危机则直接考验欧洲的良心——欧洲如何应对潮水般逃离叙利亚、利比亚内战的难民?很多难民惨死在逃亡的路上,这已成为巨大的人道主义灾难。

  何以至此?危机首先暴露了欧洲一体化的漏洞,比如没有统一的边境安全政策,因劳动力需求而对移民问题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这次不是移民问题,而是无法遣返的难民,必须保护。那么欧盟能否给予他们政治避难呢?债务危机爆发后,相互扯皮的现象在欧盟内部愈发明显。比如,2013年欧盟通过《都柏林协议》,规定非法移民可被遣送回其第一个进入的欧盟国家,但希腊意大利等地中海国家抱怨它们只是过境,非法移民最终目的地是德国和北欧等国,因此要求后者出资帮助解决这一问题。

  危机还是欧盟无法独善其身的写照。欧盟国家热衷输出软实力,跟着美国醉心于怂恿叙利亚内战,现在大量难民涌入欧洲,可谓是自作孽。

  这种热衷于推广欧盟价值观的睦邻政策明显不可持续,长此下去还会问题多多。

  难民危机还考验着近代以来欧洲引以为豪的核心价值观——自由、平等、博爱。欧盟的申根协议便利了劳动力自由流动,但也方便了移民与难民进入。其中难民无法遣返,寻求政治避难的要求也很难被拒绝。因为难民中很多都是穆斯林,受近年类似查理周刊事件这样的刺激,难民问题已变成政治正确性问题。消化不了但又不能拒之门外,这使欧盟进退两难。

  难民危机只是欧盟面临的重重危机中的一个方面。要想“危中寻机”,欧盟首先需要从大的视角上改变心态,重新认识自身和世界。首先,优势与劣势可以相互转换。欧盟过去的先发优势可能成为今天的劣势,当然今天的劣势也可能变成明天的优势。其次,内外之势相互转换。欧盟不断扩大,因而逐渐将外部挑战内化。但扩大何处是尽头?现在欧盟主要国家不仅要治理好自身,同时还得兼顾周边。这当然会导致欧盟陷入无法独善其身、自顾不暇的境地。

  地中海曾被称为“上帝的脚盆”,但如今已成为非法移民或难民们的坟墓。在这一点上,欧盟值得反思,反思其是否还要一味跟着美国肆意干预他国,结果“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可以想见,如果欧盟继续甘愿做美国的“跟班”,那么类似的危机还会不断。(作者是中国人民大学欧盟研究中心主任、教授)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责编:张锐颖(实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