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德华:艾兰之死不能改变难民命运

2015-09-08 10:04:00 中国青年网 王德华 分享
参与

  可怜的叙利亚小男孩小艾兰,本想随父母逃离战火纷飞的祖国,奔向欧洲天堂,未曾想却永远躺在异国他乡冰冷的沙滩上。小男孩之死照片,刺痛了全世界的良心,展示着内战的可怕与残酷,诉说着一段可怕的通向死亡的逃亡路程。

  “照片依然是世界上最强大的武器,”美联社摄影记者艾迪·亚当斯写道。越战期间那张燃烧弹烧灼嚎啕奔跑的女孩照片,看过的人无不为之动容,也激起了美国人反战的情绪。叙利亚小难民艾兰在土耳其海滩遇难的照片,同样极具震撼力,直击世人心中最柔软的那个角落,拷问着欧洲人道主义良心。

  艾兰之死,用最残忍的方式唤醒了全世界,“冷漠的潮水正在退去”。在令人心碎的照片传遍全世界之后,慈善机构发起了为难民捐助的热潮。位于马耳他的援助组织“移民离岸救助站”,一天内收到破纪录的100万欧元捐款,平时每天大约1万欧元。

  此前在难民问题面前互相推诿的欧盟各国,也作出积极姿态。英德等多国放宽难民入境,英国首相卡梅伦松口称,英国将接受数千名叙利亚难民。匈牙利在巨大压力之下,开放与奥地利边界,并派巴士将难民送至那里。德国总理默克尔展现出道德正气的高大形象,准备安置80万名绝望的难民。

  小男孩陈尸沙滩的照片,将西方国家最后一点人性照亮。可惜的是,这点爱心却如流星划过很快熄灭。冷酷的现实没能被一张海滩上的微小遗体的照片改变。奥总理法伊曼周6号与默克尔和匈牙利总理欧尔班通电话后,发表了收紧移民措施的声明。德国表示,虽然愿意帮助移民,但也不能让德国超负荷。

  美国实际上是“难民之父”。作为“阿拉伯之春”公认的“政治总指挥”,到别人家放了一把火,然后抽身跑了。纽约时报在《谁该为叙利亚难民危机埋单?》不得不承认,“最大的责任要属于那些向叙利亚的冲突输出武器和资金的国家”,但又辩称“美国也有一定的、但相对较弱的责任”。

  美国女诗人爱玛·拉扎露丝的诗歌中,自由女神像被描述成一座希望灯塔,迄今仍伫立在纽约港,召唤着彼岸“那熙熙攘攘的岸上被遗弃的可怜的人群”。真的吗,自由女神像只是美丽的传说。美国迄今只接收了叙利亚1500名难民。面对全世界的指责,美国只是耸耸肩说,“相信欧洲有能力处理好难民问题”。

  面对需要帮助的难民,美国以所谓国家安全推托。1924年,南卡罗来纳州参议员埃里森在国会发言仿佛又在耳边回响,“现在我们国内已经有了足够的人口,可以关上国门,培育纯正的美国公民。”

  小艾兰之死,改变了部分难民的命运,但不会改变所有难民的命运,更不可能改变正陷入血腥内战叙利亚人民的命运。这里每天演着空袭、爆炸和屠杀,还有更多的小艾兰遭受类似朝不保夕的厄命,还有更多的小艾兰正在逃亡的路上。叙利亚重建和平,是改变居民变难民的唯一机会。然而,叙利亚已成为多方博弁的跑马场,和平只是镜中月水中花。

  “睡吧 睡吧,我亲爱的宝贝”、“ 妈妈的双手轻轻摇着你”、“爸爸的手臂永远保护你”,这些歌词里描绘的幸福生活,并非我们天经地义拥有,一定要好好珍惜。感谢我们的祖国,即使她没那么完美,但每天撒满和平的阳光。颠沛流离的生活,只是从电视里看到、从网上读到。祝小艾兰在妈妈的怀里好好入睡。愿天堂不再有战乱,不再有冰冷窒息的海水。

责编:张锐颖(实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