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丰:日本妈妈拒收安倍“参战”遗产

2015-09-09 13:54:00 环球网 蒋丰 分享
参与

  “车辚辚,马萧萧,行人弓箭各在腰。耶娘妻子走相送,尘埃不见咸阳桥。牵衣顿足拦道哭,哭声直上干云霄。”杜甫的这首《兵车行》描写了出征士兵与家人分别的情景。孟郊《游子吟》中的“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临行密密缝,意恐迟迟归”也描述了亲人对子女的不舍之情。

  然而,有些人注定是感受不到这种情感的。比如日本首相安倍晋三。日本的不少小报绘声绘色描述身体不好的安倍,一会吐血一会肠道恶化,生不出孩子不说,还弄得夫人安倍昭惠要去夜店寻欢作乐,与其他男人玩暧昧。

  说实话,无论安倍的政治主张如何,拿这些不知真假的“缺陷”去攻击他,是不太道德的。但是,没有孩子的他,大力强推新安保法案,拿人家的孩子做炮灰遭到谴责,却丝毫不值得同情。

  有人说:“战争最大的受害者是母亲和孩子”。自2012年安倍上台以来,一直试图修改维护战后70年和平的定海神针“和平宪法”。在遭到民意的强大反对后,他又转向包含集体自卫权在内的《安全保障关联法案》。即使在8月30日,全日本有100多万民众走上街头反对,但安倍也是“吃了秤砣铁了心”,“霸王硬上弓”,誓死要通过该法案。

  然而,这个“战争法案”对于日本的母亲们来说意味着什么?没有孩子的安倍可能永远也不会知道。他想给日本留一笔遗产,以这种形式让自己“后继有人”。这种“续后”就是让日本摆脱“和平宪法”的禁锢,让日本成为“正常国家”,像他姥爷岸信介一样“史上留名”。然而通过“战争法案”意味着:让日本的孩子们在全球杀人或被杀,给无数个日本母亲留下伤心的眼泪。

  对于这种行为,日本的妈妈们显然不会答应。以前的她们不关心政治,每天在家相夫教子,承担着一个妻子和母亲的责任。但当有人想伤害她们的孩子时,绝不会置之不理。她们走出家门,成立了“反对安保法案妈妈会”,掀起了声势浩大的“反安保大作战”。

  她们的网站上,写着“我们不是为了杀人或被杀而活着,没有理由让孩子们必须上战场,用枪口相互对着。需要战争的不是我们。”“妈妈会”的母亲们在日本35个都道府县展开了反对新安保法案的活动,表达母亲的心声。

  8月27日,90名妈妈代表带着孩子包围了日本国会,将收集到的2万多条妈妈留言交给了参议院。“北海道妈妈会”的4名妈妈代表,将1万5300名妈妈的反对意见交给了执政党参议员,试图阻止参议院强行通过“战争法案”。

  9月2日,东京墨田区的“妈妈会”又凑齐了2500名母亲的签名,向区议会提交了请愿书,要求安倍废除“战争法案”。除此之外,“新潟市东区妈妈会”、“神奈川县妈妈会”、“石川县妈妈会”等都举行了规模宏大的反对游行。

  到9月8日为止, “妈妈会”网站上的留言已经达到了2万1530条。这在日本任何一个网站上都是很难达到的。而且,为“妈妈会”点赞并全力反对新安保法案的火种,正在日本呈现出燎原之势。

  “父爱如山,母爱如水”。在战争中母亲或许很柔弱,但当滴水汇集成小溪,小溪汇集成大海时,谁都无法忽视母爱的力量。真正为日本的子孙后代着想的不是“无子”的安倍,而是这群可爱的母亲。(作者系《日本新华侨报》总编辑)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网Huanqiu.com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责编:张锐颖(实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