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格:习奥会确定中美新型大国关系方向

2015-09-16 02:35:00 环球时报 苏格 分享
参与

  习近平主席应奥巴马总统邀请,即将对美国进行国事访问。此访时机重要,意义重大,举世瞩目。人们常言:中美关系是当今世界上最复杂最重要的一组双边关系。而中美构建新型大国关系的几个层次,可以用铁路建设作比。

  一,道砟。即路基碎石。“碎石”既有分力,又有合力;承受着重量,支撑着轨枕和钢轨。联想到中美关系,其中千丝万缕的联系和方方面面的问题,犹如道砟一样,支撑着两国关系合作与竞争并存、挑战与机遇同在的特殊格局。

  中美国情各异,历史文化、社会制度和发展阶段不同,两国难免存在一些分歧和问题。中美关系正常化以来数十年,一直是在面对矛盾和解决问题的过程中得到发展的。进入21世纪以来,全球化、多极化深入发展,中美两国实力对比出现重大变化。一段时期,美国对华战略焦虑增强,自然会出现新的问题。美国全球战略重心东移,加紧推进“亚太再平衡”战略,重点从反恐转向防范其他大国崛起的挑战。中美关系的外部环境更加复杂、多变,某些“第三方因素”干扰。大选等国内政治因素对两国关系的干扰增大,美国国内对华政策大辩论中主张防范和制衡的杂音增强。

  我们审视中美关系,一要有战略高度,二要有全局性眼光,三要有举重若轻的坦然心态。像中美这两个重要国家,在太平洋彼岸的舆论中,出现不同的论调是正常的事情。中美之间问题固然不少,但关键是存在有重大的共同利益。片面强调和夸大矛盾与分歧,只会导致对立的增加。关键是要不断扩大共同利益,妥善处理分歧。能通过沟通解决的则解决,一时解决不了也可搁置分歧,共谋合作大局。犹如钢轨可铺设在碎石上,中美关系也可建立在“求同存异”、和而不同的基础上。

  二,轨枕。支承钢轨,同时保持钢轨的位置。其坚固且柔韧,承受并缓冲压力。中美之间各层次和各方面也存在“轨枕”一样的联系渠道,使双方可通过沟通和对话不断扩大共同利益,同时妥善处理有关矛盾和分歧。

  近年来,中美两国领导人在双边和多边外交场合保持了频繁接触。双方除元首、外长热线外,还建立有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人文交流高层磋商、商贸联委会、科技联委会等数十个对话磋商机制。形式多样的高端机制化交流起到了增进共识、减少误解、扩大合作的重要作用。

  中美两军交流与合作也有长足发展,建立了多个联系机制,包括:中美国防部防务磋商、工作会晤、海上军事安全磋商机制和国防部直接通话等等。双方就重要和紧急问题进行对话和沟通,还开展了多层次、多形式的交流。然而,两军关系时而受到一些问题的冲击和干扰。

  在多极化背景下,中美两国经济利益荣损与共的交融格局持续深化。中美已互为第二大贸易伙伴,贸易额超过5551亿美元,经贸往来已成为维系中美关系的重要纽带。双向投资额逾1200亿美元,美国的资金和技术在中国发展进程中起到重要作用,同时也获益颇丰。

  中美两国人民长期相互抱有朴实的友好感情,希望两国为友而非敌。70年前反法西斯战争中中美协同作战,“飞虎队”在中国民间早已传为佳话。而现时中美友好省州关系、姐妹城市、互派留学生、文化教育机构合作,以及每年数百万的人员往来等等,更是续而构成中美关系间剪之不断的纽带,为双边关系综合与可持续发展提供了广泛的社会和民意基础。

  三,钢轨。两条钢轨互为支撑,不即不离,平行向前。用之形容中美之间并行不悖、相互助力的国家利益颇为妥帖。

  中美作为世界最大的发展中国家和最大的发达国家,同为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对维护地区和国际和平、安全与发展肩负着重大而独特的责任。今年是二战胜利70周年,当年正是中国与美国等共同创立了以联合国为核心的国际秩序和国际体系。中美两国都应该是当今国际体系的建设者和维护者。同时,随着国际形势变化,也应与各方协调,为不断改革和完善这一体系做出贡献,使之更加适应世界各国的共同愿望。在伊朗核问题之后,可加强在朝鲜核、中东、反恐、阿富汗等国际地区问题上的协调配合,为世界和平稳定继续发挥建设性作用。

  在全球治理问题上加强协商,中美有共同的利益。在多极化和全球化的背景下,任何人都难以独善其身,这就需要包容与合作。不断扩大、深化国际协调合作是双方走新型大国关系之路的基本要求和重要助力。中方“一带一路”、亚投行等倡议的提出,是对现有政治、经济秩序的补充和完善,是不具排他性的公共产品。中美可共同探讨海洋合作、网络安全等,还可在气候变化、金融危机、经贸关系、能源合作、司法合作、公共卫生以及发展等领域开展互利合作。

  双边关系涵盖多种领域。其中重要的是夯实中美关系的经济基础,稳定中美关系航船的“压舱物”。建交以来,两国共同利益增多,合作基础扩大,相互依存度也不断加深。实践表明,健康稳定的中美经贸关系符合两国的根本利益,须不断寻求并扩大利益汇合点,推动双边经贸关系在新的起点上不断向前发展。中美存在一些经贸摩擦,实际上是利益互融加深的表现。关键是要从战略高度和长远角度审视和处理中美经贸关系,并在发展进程中找到解决方法。争取促进中美经贸、金融、投资、基础设施建设合作,不断开拓新合作亮点。中美可加大双边投资协定力度,也希望美方放宽对华民用高技术出口的限制。

  四,方向。领导人登高望远,审时度势,确定中美关系的路径和方向。当前,中美关系又站在一个新的历史起点上。双方应该从两国人民根本利益出发,从人类发展进步着眼,共同推动构建“新型大国关系”。“新型大国关系”,言简意赅,寓意深刻。其不是一个标签,而是有着包容性内涵和可扩展的外延。时代不同了,两国要全力避免重蹈史上大国恶性争斗的覆辙。此并非选择性问题,而是符合两国根本利益和国际社会共同利益的必然选择。

  一是增进战略互信。“和则两利、斗则俱伤”。中美双方应守住“不冲突、不对抗”底线。多些换位思考,对等照顾到对方关切。筑牢“相互尊重”基础,相互尊重,互不干涉彼此的内部事务,以伙伴关系精神处理有关问题。只要双方真正秉持平等原则,就可以找到利益汇合点,实现互利合作。“合作共赢”是两国处理彼此关系的最大公约数,也是奋斗的目标。

  二是在亚太良性互动。“宽广的太平洋两岸有足够空间容纳中美两国”。亚太地区很多问题没有中美合作都难以解决。中方向来尊重美方在亚太的合理利益和关切,欢迎其为本地区和平、稳定与繁荣做出努力,同时也希望美方尊重中方的利益和关切,展现同中方合作的善意。中国无意把美排挤出亚洲,愿与美方在亚太实现良性互动和包容性协作。

  三是切实管控分歧。择宽处行,谋长久之利。增进两军信任措施,以建设性方式处理分歧和敏感问题,不做损害对方核心利益的事。严防擦枪走火,防止热点问题升级为对抗。同时,妥为引导舆论并开展公共外交,增强中美关系的民意基础。

  总之,习近平主席对美国的国事访问承上启下,继往开来,具有重大历史里程碑意义。两国领导人审时度势,为中美新型大国关系发展指明新的前进方向,不仅有利于两国,更将惠及亚太地区乃至全球。(作者是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院长)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责编:张锐颖(实习)